繁体
简体

舌尖与指尖之间的距离

殷颖

 

  国內“中央电视台”最近有一个十分叫座的节目,叫舌尖上的中国,报道中式菜肴的烹调,十分火红。“舌尖上的中国”強调的当然是舌尖的味觉;世界上讲究吃的民族,中国当应属前列,中国五千年的饮食文化,早已成了饮食大国,並非近日才崛起;谚云,“民以食为天”,吃饭岂是小事;当初人犯罪被逐出伊甸,就是因为口馋吃了不该吃的禁果,而人的舌头还真是祸源;它不但在饮食上犯了大错,接下来还能在说话上犯更大的错,这个三寸不烂之舌,能领你直奔地狱;正如雅各书所提出的警告:

“这样,舌头在百体里也是最小的,卻能说大话。看哪,最小的火能点着最大的树林。舌头就是火,在我们百体中,舌头是个罪恶的世界,能污秽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轮子点起来,並且是从地狱里点着的。”(雅各书3:5-6)

舌头在百体中虽然最小,但卻不能小觑,它能煽动星星之火,燎尽最大的林原。
  人的舌头是“进步”的,当初人在伊甸园时,舌头只能品嚐水果的滋味,洪水灭世之后,人才开始品嚐肉食;今天人的舌头最中意的,当然是不久前才禁止的食物中添加的“塑化剂”;至於饮料,都市中人最中意的饮料主要有两种:一是硬性饮料的各式酒类;另一种则是含有高糖分的软性饮料(各种汽水),至於H2O的水,早已失宠於现代人的舌尖了。
  中国菜最讲究的是美味,营养考量反在其次,据调查世界各国人最中意中菜者应为犹太人,以往华人要在美国开设饭馆,要先调查当地有多少华人及犹太人,因犹太人多半会光临中餐馆,所以犹太人的舌尖颇能欣赏中菜的美味;对了,耶稣讲了一个故事(路加福音16:19-31),提到一位财主,这位财主除服饰华丽之外,最嗜美食,“天天奢华宴乐”;在耶稣的时代,这位财主应尚未嚐到中式美味,但绝对是当时当地的美食专家,这位财主生性吝啬,日日笙歌,天天宴乐,为宴饮一掷千金,毫无吝色,但卻漠视近旁的一位残障乞讨者,乞者拉撒路想拾取财主廚余的垃圾果腹,卻不易得到,因有野狗与之爭食,狗食不足,还要再来舔食拉撒路身上的浓血以为补充,这种強烈的贫富对比,不就是诗人杜甫詠叹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吗?舌头嚐尽了人间美味的财主,后来死了,卻坠入火燄的阴间地狱,而当初在财主门前乞讨的拉撒路死后,卻被天使带到天庭亚伯拉罕身旁並肩高坐,由乞丐登上饪席,令财主十分不爽而且反感,因按其生前的身家地位,都应为亚伯拉罕的座上佳宾,乞者拉撒路只配在地狱受苦,财主真怀疑是否天使带错了位子;但看见拉撒路稳坐亚伯拉罕身旁,备受优遇,自己反而在地狱中受火炙之苦,真是太不应该,太超过了,卻十分真实。
  在审察情势之后,财主终於明白,天使並未弄错,反倒是自己弄错了,悔不该当初天天奢华宴乐,卻塞住怜悯的心;他漠视,甚至歧视拉撒路的行为,既不公义又严重违背神的律法,才会被掷进地狱,如今已后悔莫及了。
  财主弄明白了眼前的情势之后,自知已逃不出地狱之火,只能退而求其次,他抓住机会向始祖亚伯拉罕提出了另一个诉求;“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涼涼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燄里,极其痛苦”,财主这种说法,让我们晓得地狱的火,並非世上的火,否则财主会早已化为灰烬;呵,对了,地狱的火应不是在烧财主的身体,因财主的肉身已经随死亡埋葬了,日后会在时空中与尘土同化,现在燃烧的是他的灵魂,而灵魂可能是烧不死的;在阴间(地狱)很可能“死亡”的意义要重新釐定,马可在他的福音书中透露:“在那里(地狱)虫是不死的,火是不灭的。因为必用火当盐醃各人。”(马可福音9:48)地狱中不灭之火,与不死的虫,会一直折磨这不死的灵魂,该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所以财主的诉求,颇近情理,亚伯拉罕似乎也颇同情财主的遭遇,但卻无力回天;明白告知财主:“儿阿,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拉撒路也受过苦;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这样,並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这下子完了;财主与亚伯拉罕可以相望,也可相互对话,但卻有不可逾越隔离的深渊,彼此不但不能易位,也无法往来,这种情势让我们了解阴间与人世时空之千差万殊;想必是另一种存在,而这种隔离的深渊,又如何构成?亚伯拉罕似乎已经给了财主一个提醒:“儿阿,你该回想你生前…”财主与拉撒路同为亚伯拉罕的后裔,本为同根生,但生前卻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里;财主的生活,衣则“紫色袍(当时贵族及王者的时尚名牌)”食则“天天奢华宴乐”,名廚佳肴,财主的舌尖应嚐遍了各式美味,当然他的菜单也应每天不同,以征逐舌尖味蕾的新鲜味觉。财主仆从如云,一呼百诺,身后葬礼亦应极一时之盛,排场仪仗辉煌,观者万人空巷。反观拉撒路生前所吃的苦;浑身生疮,根本得不到任何医疗,行动困难,还好有善心人将其抬往财主门口,“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廚余垃圾)充飢”;恐怕财主还要喝斥仆从驱逐拉撒路离远一点,因有碍观瞻,且可避其体臭污染空气,拉撒路之死应为冻饿且缺乏医疗而死,死后怕亦无人为其埋葬,大概狗肚子便为拉撒路的棺材。而这就是二人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可以声息相闻,低头抬首均可见,但卻咫尺天涯,他们是活在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中,相距何止千万里;从财主这边到拉撒路那边,原本举步可达,但卻被有意隔离,造成二者之间的“深渊限定”。而这个不可逾越的深渊,並非拉撒路所设,应为财主所划,而这便是地狱中的财主要求拉撒路以指尖蘸点水涼涼舌尖卻成为不可能的任务。
  财主与拉撒路生前的距离,正是死后在阴间财主的舌头与拉撒路指尖间的距离。


财主与拉撒路死后的距离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