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阵阵 ✐2004-09-01


读书乐

读《良言善导》

文中旴

 

  古人有话说:“读未见书,如遇良友;读已见书,如逢故人。”这话多么溫暖而适切。当然,在人生的旅途上,还有同时可以见到良友与故人的情形,那该是快意的事;用到读书的情況,就是已发表的文章,再结集新刊。

  宣道出版社近来有一函精美的书印行,不仅在设计上独出心裁,颇具巧思,其內容也很宝贵:滕近辉牧师和滕张佳音夫人的良言善导,双帙合为一函。
  其一是牧苑促膝谈。滕近辉牧师是华人教会中最受尊敬的牧者,道德文章,为当世所推重。一般只知他道范可亲,信息感人,能夠登坛说教,很少人得有机会能夠和他促膝而谈。不过,读到他的文集,就有这种促膝谈心的感觉。集里的文章,都是近年的作品,其特点是简明,提纲絜领,而给读者有思想领受的余地。我发现他近年的文章,更增加这种执简驭繁的风格。在曾立华的访问记中,他夫子自道:

在与我相关的工作中,有不少只是需要我参与董事会及作出一些決定,与执行事工无关,所以並不须要付出太多时间。有位朋友打趣地说:“滕近辉有主席命。”有一次,我自己在一次会议中说:“将来在我的墓碑上可以写:“掛名主席滕近辉之墓。”我退休以后,今天在美国仍然掛着五个主席的“名牌”。
即使在我直接参与事奉的岗位上,我也只是重点式的参与。…(页101,“谈教牧健康心理与事奉态度”)

  见个滕牧师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忙人,卻总是忙而不迫;从他所说事奉祕诀中,可以知道是如何应付的。从这里面的文章,也可以看出“主席命”的人,发展成“主席文体”。有的人该写一篇文章就足夠的,写了一本书;该写一句话的,写成了一篇文章。这样,不仅殃及枣梨,也让读者多花不必要的时间,看空洞无物的文章,因而造成厌倦读书的恶果。
  书中也透露了作者个人的內在生活。他把有用的时间,多用在祷告上,使他时间更有用。这是传道人该学习的。

我们的主开始工作的时候,先有四十天祷告的生活(马太福音4:2)。若我们的主尚且须要在工作前祷告,我们又如何?我们这群事奉的人若不祷告就等於说:主须要,我不须要!祷告帮助我们胜过魔鬼的试探。属灵的工作由神开始。(页113,“领袖的祷告生活”)

  作者生活在二十世纪动乱的中国,从作流亡学生,而到献身事主,有很多的属灵经历。在卷末,有一篇“二十世纪华人教会生命发展历程的回顾”,说到他所经历的属灵运动。显示作者不仅是见得多,也识之广,能夠综合分析,纲举目张,使后辈的人可以学习,而不至只见一斑而难窥全豹。
  还有十篇“福音大能目睹记”,表明他观察入微,能夠看得见各类人物的好处,以证明福音的大能。在这个人心浇薄的世代,肯说人好话的人实在很少,也是难以真正为人祷告,並拦阻蒙福的原因。
  既名为牧苑促膝谈,就不能忽略“牧会方向”和“百世牧范”,並牧人的生命与能力。这样,盼望大家能以祷告的心,好好谦卑细读全书,不仅是涉猎欣赏,而能得到造就。

  其二是院长寄心笺。这院长不是那院长:封面的题字是滕近辉牧师院长的手笔;寄的卻是滕张佳音院长的心笺。
  滕师母不仅善於教导,训练,佈道,也能写流畅的散文。她自称“女強人”,或被列为“女強人”。照中文习用,不论男女,“強人”是強盜的意思;如果有谁说:“出门遇到了強人”,听者会关心的问:“还好牧养损失吧?”近年翻译的人不习不察,把本来该译为“強者”,“健者”的字,译为“強人”。从前的人讲:“弱者,你的名字是女人!”;现在该讲“女人,你的名字是強者!”,岂不就好得多了。所以不要对“女強人”有所误会,也不要有不敬的意思。这是题外的话。
  作者在她的“自白”中,讲到她的“心路历程”:沒有疑问的,她从早年就是刚強的人,生而为女強者。在“我的宣教历程”中,有更详细感人的敘述:他皈主后不久,就注意扩张主的帐棚,传扬佳音;以一个女孩子,走遍各洲,远至印度,还想跨越喜玛拉雅山,进入西藏,虽然这宏愿牧养实现,敢於这样想,已经是不容易的事了。后来,她並且致力推广短宣运动,成为其主要的事奉。就这样,这条道路把她带到滕牧师面前,作了滕师母。
  1995年五月,在汉城举行的福音遍传运动,把他们的腳步带到同一条路上。她说:“我过了四十多年快乐的单身生活,也沒有很想结婚的念头。我只觉得自己的路愈走愈窄,承担的工作愈来愈重,很难遇到同心同行的伴侶。”在会中同桌吃饭的时候,她与滕牧师二人,开始更深的认识,讨论起“伟大的神学教育问题,普世宣教问题”(页89)。因为志同道合,后来,发展到谈婚嫁:

当滕牧师向我求婚的时候,我就告诉他:“我是个女強人,並不是家庭主妇,且已经答应了院长的工作,不能本末倒置跟你到美国。除非你有感动回香港,否则我们做好朋友罢了。“但是感谢讚美主,他祷告之后,也有感动回流。我也清楚告诉他我沒有时间煮饭,洗衣服,做太太应该做的。他说:“我不是要娶一个工人,我是要一个同工。”所以他现在也是自己做家务的。(页89)

  这简单的敘述,只能说是美丽,是自然的结合。

  不过,本书到底不只讲婚姻生活,也不是基督教版的“新浮生六记”,更不是妇权运动,而是讲牧职的训练及事奉。
  至於女人作领袖,有多少是原则性的,有多少是一时一地的问题,或在什么程度上的限制与平衡,不是一言可定的。圣经中一个例子,是百基拉领先丈夫:第一次提到这双夫妇,是在迁移戶口的时候,自然是从夫(使徒行传18:2);以后四次他们的名字出现,总是百基拉在前,包括领他们的家庭查经班,亚波罗甘心受教(使徒行传18:26),另外三次是保罗书信中的问安(罗马书16:3;哥林多前书16:19;提摩太后书4:19)。就算是在致哥林多书信中,是为了教会中的妇女解放问题,把亚居拉列在前面,其余的地方,还显然都是百基拉居前。那么,如果亚居拉不介意,亚波罗能夠接受,保罗表示同意,当时的教会沒有反对,別人和后来的人,还有什么理由大作其文章?
  牧职神学院不能闭门造车,必须以实用为目标。调查结果,显示宣教士离职棄牧的首要原因,是“团队不和”。他们的“四大坚持”,是正确值得坚持的:看重圣经,看重讲坛,看重牧会,认识祖国。这是完成传扬福音及文化使命的基本装备,值得神学院借镜。(页136-139)
  至於牧职神学院的训练原则,书中这样说:

神学院要培训出合乎主使用的时代工人,无论是牧养教会的牧者,或是开荒宣教的宣教士,均须在课程设计上兼顾到主工人在神与人关系上的生命操练(being),在圣经及神学知识上的学术装备(knowing), 和在教会及群体中应用上的事奉实践(doing),三者的比重都要均衡。(页134)

  这个构想,是学术与灵命並重,並且加上作为的能力,是个颇高的理想。这不仅该是神学院造就工人的目标,也该是信徒努力的方向。祝主使读者有这样的心志,並赐给现代教会这样的工人,使用这样的工人,久用这样的工人,复兴教会,成就祂所交托的大使命。阿们。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神的时间 ✍亚谷

谈天说地

从疫苗看得胜的人生 ✍林向阳

艺文走廊

指主夸口 ✍凌风

谈天说地

春秋炎涼精卫遗恨 ✍于中旻

艺文走廊

王羲之“兰亭集序” ✍天涯过客

点点心灵

是与不是 ✍吟萤

点点心灵

沙田之晨 ✍海佑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杜鹃花 Rhododendron ✍余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