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中国新年谈发财

余卓雄

 

  客居異乡,我更喜欢听爆竹声,尤其是在农历除夕午夜,那辟拍的爆竹声,彼起此落,就把回忆带回万里外的故乡,使人依恋不已!小时候在广东一个小市镇长大,年初一凌晨,成群结队的乞丐逐戶拍门,大声叫嚷:“财神到啦。大老板请施舍几个铜板哪!”我常从梦中被这些“啦啦队”惊醒。既来乞钱,卻又自认财神,实在使人啼笑皆非!然而人们仍喜欢把铜板拋到街外去,乐得买个吉利兆头。
  这种侥倖的心理,似乎成了新年希望的中心。来了美国以后,发现“恭喜发财”成了中西人士道贺的“官式”用语,颇觉失望。这句话用作同胞们里巷之间的致候犹可,但作为国民外交的正式道喜之词,不免流於庸俗,铜腥味重了。发财,在我们东方人,立刻想到某种不劳而获的捷径。可憎发财者每每不一定快乐,而发财的道路也不单靠赌博。
  我爱中国新年,是念其纯朴无华的民风。不少庆会及习俗,出於自然,源於东方伦理,是每一个中国人都珍重的。但是对於金钱至上论,卻永不敢苟同。一切送灶迎神,无非有心贿赂天官,善恶不分。某部分中国人说:“我们有中国的神主,何需求庇於西洋宗教?”如果是真神,又何忍把人类分开种族?因为真宗教是天下一家的。我常怀疑财帛星君,或土地城皇如何得进美国?除非他爭得一个什么知识难民额之类。
  模糊中记得一副通俗的对联:

国基未固,民生多艰,忍看结綵张灯粉饰太平景气;
风俗如斯,神权罔替,尚望鸣锣击鼓惊醒顽旧梦魂。

  中国新年的人情味和強调家的团结,在道德低微的今天要发扬。一概迷信,应予粉碎!我们行善为人,不是假伪一时,建立在几句吉祥话上面,而是实实际际对上帝和人负责任。因为过了新春,你又如何?无谓的传统避忌,盲人骑瞎马,不是已使中华民族束缚了五千年了吗?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