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纸书的沧桑与沒落

殷颖

 

  书的历史,由简书,锦书,线装善本书到洋装书,然后一不小心重重地跌了一跤,再掙扎着爬起来,已是“电了书”的世代了。有人放言纸本书的末日不远,即将由电子书全面取代。是这样吗?
  我並不是反对或不读电子书;但我卻敢断言,电子书永远取代不了纸版书。这如同电讯开始时,有人扬言“广播可取代报纸”,后来电视出现;又说电视必定会取代报纸;但平面媒体的报纸,杂誌都岿然不动,只是減少了份数;时至今日,电子科技已达巅峰,自苹果等系列问世,人手一机,iPad的快速发展,电讯的高度扩张,形势又数倍於当年的广播与电视,这次有人说了更重的话,断言在数年之內,纸书定会绝跡,电子书将全面取代纸书,这可能吗?错。不少书店关了门是事实,纸书已大量減产,这样电子书将完全消灭纸书,纸书即将画上句号,完全退出销售市场,大概不久便要进博物馆了吗?
  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主要的文明使沉淀成书香,由远古的龟骨,金石与丝帛,最后落腳於纸书,而中国的活字印刷在文明世界上也崭露过头角,但正式的铅字印刷出现时,机器已取代人工,由十五世纪起盛行於欧洲,德国神,哲学家马丁路德博士曾讚叹印刷机之出现,为基督救恩后,上帝予人最大的礼物。第一本以活字印刷的大型古腾堡圣经,被典藏於大英博物馆中,为稀世之珍。但曾几何时,盛行全球七,八个世纪的纸书,如今卻几乎凋零,岌岌可危;纸书的读者,特別是青少年们都已由手机,电脑及iPad等电子工具中去寻找信息,纸书便沒落蒙尘了。
  纸书在未来真的会由人类社会中消失吗?
  无可否认的,电子书有其致命的吸引力与优点;它方便,快速,及时,在任何地方以手机便可阅读,每月缴极少的费用(约台币150元)便可以上网读到大量的书,人在任何时间地域,手指一拨,书便呈现;特別是在旅遊中,更为方便,不必将沉重的书扛在背包中,一机在手等於万卷在握,手指一拨字跡大小由之,无人可抗拒电子书的魅力,我当然也会举手投降,也想做纸书的叛徒。但人手握的电子书毕竟不香了;前人所谓的“书香”,非仅指抽象的香,也是指书在手指翻阅之间所溢出的纸香与墨香,以及古书开卷时那种古典的沉香。而以手握卷的感觉,也一去不返。古人之“手倦拋书午梦长”的惬意,电子书的读者怎能体会,难不成会将手机与电脑随手拋掷了吗?

  许多人在阅读时都有在书上记下心得的习惯,我以前购买了一部胡适印的脂胭斋重评石头记,此书的宝贵便在於书眉的朱批,少了这种手写的朱批,书便不值钱了,要在电子书上作注释也非不可能,但以指敲键盘与搦管在书页上写下的感觉卻完全不同,所以电子书绝对无法完全取代纸版书,跟随现代科技的进展,我们当然欢迎电子书的出现,电子书虽能领一代风骚,但绝不能奢言完全替代纸书,纸书的存在,历经沧桑,有其永恆的价值,电子书是无可望其项背的。
  电子书在快速与虛幻的文化中兴起,当然有其道理,因当代大半的读者都无暇也不愿读长篇巨著,仅於必要时由电脑中剽取一知半解之寸语短句,以汲取急功近利,读手机中的电子书,最能满足这种慾望。谁还能耐下性子来读长篇巨著,电子书最适合这种粗浅的文化,跳读与浅读,偶尔摘录一,二短句,无头无尾,不管什么来龙去脈,由电子书中以指头略动辄止,浮光掠影的瞬间文化,非它莫属。
  书要深读,也要细读,更要收藏,这样才能品嚐出书中滋味,特別是诗与深刻的哲言及雋永的散文,你必须将每一个句子,含在口中,嘬一嘬,咂一咂,像吃橄榄一样,这才叫作读,所谓含英咀华,此之谓也。这种读法只能由纸书得到满足;读书的美感,只能由纸书咀嚼而出,电子书是无法品出其中味的。
  电子书的嚣张与浮华应仅为一时短暂现象,文化与文明终会落实在有质感,有触觉可以典藏的纸书里,我们热烈欢迎电子书的到来,但它並不能完全取代纸书,这显示出纸书並未到末日,且来日方长,不妨走着瞧。

本文为作者著作岁月沉香:小书斋作文习字敘一书的代跋
台北:道声出版社(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g_id=1200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