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牵牛花与蒲公英

湮瀅

 

  牵牛花与蒲公英都不是珍贵的花草,沒有人栽在盆中当清供,它们不需要调护,用不着施肥,更不需在溫室中培植;它们与野草一样的普遍,具有強韧的生机,刈去以后,会很快地再长出来。这个世界上如果缺少了芝兰或玫瑰,我们並不会受到什么重要的损失,但假如我们居住的四周牵牛花与蒲公英绝了跡,你便会感到阴暗与窒息,因为它们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所不可缺少的,虽然我们平时不太注意它。


在都市中幸亏有了牵牛花

   我们所居住的这个世界,有许多地方是很简陋的,尤其是在发展中的都市。但幸亏有了牵牛花,这些丑陋的环境,便会很快地被美化起来。不久前走过的一处路旁脏乱的地方,你会忽然发现被翠绿的牵牛花的叶蔓覆盖了,而且一朵朵淡紫色的喇叭形的小花,疏疏落落地洒在叶子上,在朝阳的照耀下,展现了活泼的生机与美丽的笑靥,比什么花朵都美,特別是它那种怯怯的高贵的紫,使你想到镶满了宝石的王冠上的衬料的色泽。当走过它身旁,有时候我会顺手釆撷下几朵,带回来插在小瓶中,置诸案头上,但这种高贵品质的花朵,卻不甘插在瓶中供独赏,不半日便会枯萎了,似乎表示了它的抗议。这种顽強的野生的植物,要贡献它的美丽给丑陋的环境,给芸芸的大众,它不挑环境,不择土壤,在陋巷,在秽土,它都能蓬勃地生长,维护环境的雅观,美化大自然,成了它的天职。当我再经过牵牛花的旁边时,我对它的注目不再是玩赏,而是致敬,向它这蔓生在天地间的平凡而高贵的品格致敬。


蒲公英

   蒲公英是我从小时候就喜欢的一种野生植物。当我放学后在河边的草地上枕着书包看夕阳的时候,蒲公英的黃花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而蒲公英球状的种子,只要轻轻一吹,便可飞上天空,也给了我不少遐想。但我真正爱上蒲公英,是我居住在费城的一段日子,当早春的积雪融掉,厚厚的青草长满了前后院的时候,蒲公英便夹在草丛中冒出了一片灿黃。这一簇簇的小黃花,甚至能夺去你对玫瑰与蔷薇的注意力,当我手执刈草机要割草时,便觉得不忍下手,但当狠下心来将草皮推完之后,第二天一早蒲公英的黃花又会出现了,不几天又喷成了一片金黃,使你感叹而惊異。今年四月我去欧洲,在料峭的春寒中,当飞机低飞过瑞士的原野时,我瞥见绿色的草原上撒下了一片片的金黃,迫使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从来沒有看到过那么多的蒲公英,照得令人不敢逼视,黃得成为一种奇跡,在这样一片绿野的灿黃中,你除了跪下来讴歌自然的伟大,你再也想不出能做什么。蒲公英这棵微小的植物能不畏风雨,不怕践踏,不惧橫逆,而坚強地生长在天地间,更能予人一种廓然大公的群体的美,虽然是一朵小花,实在应该赢得人们的尊敬。
   愈来我愈从这两种小花悟到一些做人的道理。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