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丁立美牧师生平简记

曲拯民

 

  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我仍然清楚记得,在宾州的乐园镇李曼故居,初度会见蔡苏娟女士和她的同工。那是1973年初春三月杪,她正好欢度生辰。
  我新觅的小居,与她相距不远,附近又少华人,因此常在週末去作閒谈,也时常应她的要求(蔡女士称“求救”),前去招待访客,並代为放映华语或英语配音的暗室之后:蔡苏娟传影片,她说是王永信牧师监制。那时的蔡女士,已年八十三岁,记忆力特強。某次,谈起我姑丈(丁立介牧师)的胞兄丁立美牧师,她说:

“1918年八月间,我参加牯岭莲谷夏令营,我们六人共同发起中华国內佈道会。次年年初,丁立美牧师率领六位牧师,前往云南开荒,着重苗族等少数民族中间的工作。…
  丁立美牧师是全中国最早的佈道家。…
  丁牧师在丧偶之后,曾对我求婚。我考虑以后,遂婉拒了,原因是我要终身奉献,不拟成立家庭。再者,丁牧师的女儿,在苏州景海女中时,曾与我同学,只比我小几岁,又何況丁牧师的年龄和我相差了十七八岁呢!”

  幼年时,我家住在煙台,是津沪航路必经之地,因此过路客人特多。依稀记得,有一次我问父亲:“刚走的客人是谁?”他回答“你大姑丈的大哥丁牧师。”那年,我不足五岁。春节之前,我家兄妹自己的抽屜里,各自添了一个圆形五彩印花铁盒,上面印有经句:“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此后年年收进的压岁钱,就不再随己意支配了,是经父亲寄到天上去了。我父亲在煙台作国內佈道会的联络人,自此开始。


丁立美牧师

   丁立美牧师生於1871(同治十年),原名是立瑂,家乡在山东胶州的大辛疃,是长老会郭显德牧师(Hunter Corbett, 1835-1920)以煙台为据点,向南伸展传福音的最南端,並立有学校。(郭与他的同工在胶东设中小学四十余所。)丁立美在家乡读私塾,也可能读过长老会设在他村中的小学;於十三岁时前去登州,入学文会馆。当年的旧制中学为四年,然后读大学,毕业时年二十二岁。先父子元公於八岁时入文会馆小学部,当时孙希圣(后在南京长老会任牧师时,曾为蔡苏娟,蔡母,及家人施洗),贾玉铭(创灵光报,神学家,作家,牧师,一度与蔡苏娟同工),丁立美等人,有的在读大学,有的在接受神学训练。

  丁立美卒业后,即主持本校学生的读经班,不时访问山东半岛各教会学校,从事乡村佈道工作,並留校教书三年。1896年,丁二十六岁,返回文会馆,半工半读生活,接受神学训练二年。据丁自己说,他在校受各位师长的感召与训诲,奠立了他一生的信仰和西方知识基础。其中有郭显德,赫士(Watson M. Hayes,1857-1944, 后来助袁世凯创办山东大学堂,並设立华北神学院),柏尔根(Paul, D. Bergen, 晚期的文会馆及早期广文大学校长),及伊维廉(William O, Elterich, 一生工作於登州,沂州,煙台三地),他们都是学者,灵命知识並丰,对於中国教育及教会都大有贡献。丁於1898年开始受任牧师职。


  郭显德 Hunter Corbett

  赫士 Watson M. Hayes

  狄考文 Calvin W. Mateer

  1900(庚子)年,山东兴起了大刀会为患,继有义和拳之乱。此时的山东巡抚是满人毓贤,鼓励大刀会,终酿成教案,有天主教德国教士二人被杀。同年,丁立美在莱州(掖县)传道,遭暴徒袭击,並被羁狱,笞杖二百,皮开肉绽。幸逢袁世凯上任,经由赫士关说,始得开释。袁在发文跡之前,曾任宋庆将军麾下的军头,驻防登州,与文会馆创办人狄考文(Calvin W. Mateer, 1836-1908, 为和合本圣经翻译委员会主席),和继狄考文为文会馆第二任校长的赫士,都甚交好。甲午战爭期间,袁世凯是清廷驻节朝鲜的总办。袁世凯在登州时,亲见美国长老会在胶东工作的良好成绩,和传教士舍己为人的精神,深受感动,使他在拳乱中決心保护教士和外侨。结果,山东全省的洋人,除在早期被杀的两名天主教士外,在袁的政策下无一伤亡。此事上达北京,慈禧太后对袁不悅,称之以“山东那个洋巡抚”。
  被释后十年之间,丁牧师历任山东数处长老会牧师,或自由工作,足跡远及直隶(今河北),东北,江南各地。据记录:1904(光绪三十)年,他在山东沂州府讲道,共有千人记名归主。在东北工作,以奉天(沈阳)为中心。某次,在北京佈道,听众二千多人,自夜九时至次晨二时始行散去。在通州传讲,每次赴会者千人,又在协和医学院及北京神学院,各讲道七天。清末期间,他在各地工作整满十年。倘将他接受神学教育之前的工作算来,共为十三年。
  1908年,山东长老会各地牧师约二十人,共同设立“远方佈道会”以自立,自养,自传,不接受西方资助为号召,並制订了章则,是为山东中华基督教会,即自立会之雏型。
  袁世凯在山东巡抚任內,对丁立美是先放后捉。由於他到处讲道,影响力日增;及对广文大学学生讲话时,宣传共和政体和民主制度,袁有些心惊胆战,下令悬赏捉拿他。不得已,他只有到上海和江南去工作,俾可暂避锋芒。此时,他在上海担任中华基督教青年协会少年部的干事,工作目标在全国各基督教大学中学。他也曾担任“学生立志传道团”的干事八年。我曾见到一幅丁立美的半身照片,系1918年在日本所摄,故他应在留日学生中间工作一短时期。因此,丁立美是首先作学生工作的华人,不愧是对知识分子的使徒。
  1911年,辛亥革命,满清覆亡。是年,山东中华基督教会成立於济南,创立人:刘寿山,刘滋堂,曲子元,孙修五,周书训,谭海峰,全是丁立美的同学及友好。初设教会於济南,煙台,青岛,潍县四地。丁立美应聘青岛教会的首任牧师,但为期甚暂;继任者为韩振纲,是他同村的人,又是神学院的同期生。
  丁立美在民国初年的事工,已扩及河北及东北各地,着重九个县包括十二个教会的集中工作,复南下,远达西南边陲四川和云南。

 


  贾玉铭

  1911年,某次在山东沂州领会,丁向贾玉铭提议,应当创办一份基督教属灵刊物,后来遂有南京灵光报的诞生。所以他留下的写作虽不多,卻是知道文宣事工的重要,看重文宣工作,支持文宣工作。灵光报不仅对华人教会影响重大而深远,倪柝声也曾参与工作,在那里受造就。
  像其他属灵伟人一样,丁立美注重祷告。据他自己说,与他通信或祷告相通,分居各省,年龄十岁至七十岁的都有,经记名可数的共二千零五人。这是何等的一个祷告网!莫怪他有良好的灵性与品德,工作持续大有能力。经查询,他从沒有失败的劣蹟,“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徒六:4),赢得“山东的使徒”的盛誉。
  1919年一月,他领导六名传道人前赴云南,在祿丰,大理,腾冲等地展开工作。工作计画是由国內佈道会拟定,正如蔡苏娟女士所述。
  1922年八月,各省基督徒代表约一百五十人共集庐山,正式成立中华基督教学生立志佈道团,他复任干事职,由於他是一名遊行传福音的人,足跡几乎遍及全国,前后有十二年时间专着重於各大学中学生,日讲十次而不倦不休。立志佈道团的工作扩及团员一千五百七十余名,后来献身福音工作可数一百三十人。
  1923年,他決意返回山东帮助赫士,遂至滕县华北神学院任教。此后,断续的授课八年,其间亦抽暇前往各地。例如:1926年,有人见他在江苏宿迁运河一帆船上讲道;1927年,去过吉林四平街;还曾在哈尔滨信义会牧会一段时间。
  1930年,在一次滕县的佈道会中,他被圣灵充满,与圣灵相通,並提升了属灵能力。此后,丁像贾玉铭一样,注重圣洁与灵恩。
  1932年,他创设了天津圣经学院,自二十余名学生开始。至1935年,学生人数增多,始自建校舍。其间常到北平,昌黎等地河北省北部工作。
  1936年一月,前往青岛,拟在青岛创设灵光院。那年冬季,北方各地奇寒,途中劳顿,初罹感冒,终酿成肝病及水臌,臥病八个月,於九月间安息主怀,享年仅六十五岁。计他在民国前工作约十二年,民国诞生后,复工作二十五年,一共是三十八年。
  主耶稣说:“好牧人为羊舍命。”今天牧者为羊舍命之例,已不复多闻。肯担当劳苦,去“走遍各城各乡”,或安於“一外衣,一双鞋”,“沒有枕头之地”那种清苦生活者,也属罕见。反之,世人追逐安定生活和理想待遇,今天在圣职范围內並无区別。至於借赖出版或广播而致富之例,更非奇闻了。
  孟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是勉人自己卑抑或生活体验后之结论?无论如何,此语足资信者猛省,作言而不肯实践为人师者之鑑。子贡曾为其师孔子品格作评:溫,良,恭,俭,让。山东是儒家的发源地。丁牧师学贯中西,有丰盛灵命,具儒家精神,所以他从未以己身的声望,或恃其才干,为谋求名利富贵之进阶;反而不以安定生活为意,不辞劳苦,不避艰难,一生贞忠不渝,为耶稣基督作见证,並培训福音工作的人才。
  丁牧元配王夫人,所生男振邦,女素筠,继配义达夫人所生男振家,女宝筠,均先后逝於中国大陆;孙辈也绝大多数居住中国。
  丁牧逝世不久,各方发起编印记念冊,於1939年由上海广学会出版。时值中日战爭期间,读者不易取得。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战起,广学会被日本军方封闭,料此书早成绝版。
  谢扶雅教授所写的序言:“…是他的狮子吼,震醒了青年人名利虛荣之梦,是他的心弦和风化雨,启发了明心见性的灵能。”
  南开大学创办人校长张伯苓博士,赠予“道范长留”四字。
  张之江将军诗讚:“世之光盐,神之忠仆,精兵良牧,备尝艰苦,功在教会,永生可卜,积财於天,荣耀归主。”
  贾玉铭牧师:“基督的忠仆,真道之干城,教会之良牧。”
  江长川牧师:“他不独在教会学校中,且在私立与国立学校同样作工,收获至多,讲道能力伟大,由於圣经研究深刻,有丰富的灵命,故我在学生时已深受其益。”
  美国卫理年报(1934)有篇文章对他备极推崇讚扬:“亚洲近几十年来教会史中,感动学生献身传道最多的,只有丁立美牧师一人。他的面目和态度如同圣人,故被称作圣约翰。他无论到哪里,都带着火焰。”可见其感人之深,声誉之高,影响之广。
  华北神学院的创办人院长赫士博士说:“他在大学时代本是好学的人,后来人人说他是一位道德君子。在他的同学中,沒有另外一人比他领人归主更多,也沒有另一人比他感人更深。每次想到他,便生有无限的敬重和亲爱之心。”
  华北神学院长张学恭:“整洁,谦和,信坚,热忱,祷不倦,他以主耶稣为乐,为祂而活,也是一位肯为主而死的人。”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