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书法起於永(二)

于中旻

 

五.永远安全

  人都需要有一位领袖,中国和以色列人,都称为“民牧”,就如羊有牧人一样。圣经告诉我们,有一位好牧人,就是耶稣基督,祂为了我们舍命,使我们得永生,並且永远安全。

耶稣说:“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约翰福音10:27-28)

  世界上的领袖们,多是为了自己,不顾老百姓的利益,有时甚至把他们的羊吃掉。多数的领袖,是要別人为他作马前卒子牺牲,自己享受成功的果实,所以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话。到豺狼势強,自己安全有问题的时候,他们就放棄供他们剝夺民脂民膏的羊群,率先逃命去了。
  拿破崙是一世之雄,以军事天才自许,许多人跟随他,甘心为了他效命。但到了兵败势穷,他就身先士卒,奋勇跑在前面,到后来不管部众,乞降保命。后来,他讲出诚实话:一生只有不多几分钟,真的想到国家。
  有句讽刺的雋语说:“他总以为自己能干,直等到了厄尔巴。”(He thought he is able, until he reached Elba.)再英勇无敌的人,以为能夠掌握天下,到底也有智穷力竭,无可如何的时候,被放逐到厄尔巴岛上;他既自顾不暇,哪还有心顾跟从的人!
  但好牧人耶稣不是如此。祂是“一将功成万骨苏”:自古以来,死是沒有人能胜过的仇敌,所以人人怕死;但耶稣是生命的主,是不能死的;而且祂不是能说不能行,而是走在羊群的前面,叫羊群跟从祂。
  主耶稣是我们的先锋,先为我们尝了死味,胜过死亡,成了复活初熟的果子,“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希伯来书2:10)。我们忠心跟从祂到底,祂能拯救到底。
  以色列人所爱的牧人王大卫,曾以羊的立场,写了一首最美的诗篇:“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诗篇23:4)。群羊的大牧长基督耶稣,与我们同在,沒有什么力量可以隔绝:我们“是属神的,並且胜了他们[那敌基督者],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的更大。”(约翰壹书4:4)有祂同在,永远安全。
  你愿意有这样的永远安全吗?
  首先,你必须“认识”那位大能的牧者。大卫爱他的羊群,为他们敌挡来侵害的狮子和熊,从死亡的口中拯救羊羔(撒母耳记上17:34-35)。耶稣基督爱祂的教会,“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並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希伯来书2:14-15)祂赐永生给一切信靠祂的人;祂能永远保守,绝不失落一个。在主里面,是永远安全的,沒有谁能从主手中把信徒夺去。

六.永远导师

  走路需要有向导。何況沒有人走过明天的路,常会迷失。主耶稣在世的时候,是门徒的导师。圣经说:“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卻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彼得前书2:25)在离世升天之前,祂应许要赐下另一位导师。

耶稣说:“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祂永远与你们同在。”(约翰福音14:15-16)

  耶稣在世的时候,是门徒的导师,日夕和他们同在,教导指引他们,使他们明白真理。但祂在世工作时间只三年多,而道成肉身,受空间的限制,不能同时在几个地方。耶稣在世所旅行的地区,只是地中海岸不到二百哩长一片土地。但祂告诉门徒,那些软弱,不学无术的门徒:“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12)这怎么可能呢?


The Descent of the Holy Spirit, 1618-1620
by Anthony Van Dyck, 1599-1641
Sabssouci Potsdam
  关键在於“我往父那里去”。耶稣升上高天,圣灵才降临。
  祂离世前,应许门徒另一位导师,就是圣灵;同时在所有信徒里面。
  圣灵是父神和耶稣的代表。耶稣说:“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所以是“神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使徒行传5:32);祂不是強迫佔领的暴君,而是爱主,遵守主命令的顺从者,才有圣灵在他里面。或者说,信徒要欢迎,尊敬这位属天的大使,祂才会来內住。
  圣灵是有位格的神,正如圣父是神,圣子是神,有位格一样。主耶稣不是应许赐一件礼物,是赐下一位教师。
  “保惠师”,或译“训慰师”,原文的意思,是在旁帮助者,就如律师帮助在旁辩诉,护士在旁扶持一样。主耶稣说:“保惠师,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来的圣灵,祂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並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约翰福音14:26)又说:“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祂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约翰福音16:13)所以圣灵是训导启示的灵,使我们能夠认识真理的奧义。
  既然同一位圣灵,在所有的圣徒里面,就使圣徒能夠彼此相通,就如所有的肢体,同属一个身体。
  圣灵不是一时的帮助,过后就离开了;祂“永远与你们同在”,是因信徒有永远的生命。如果信徒违背神的旨意,圣灵不会立即拂袖而去,卻会在里面担忧,这就使人內心不安,直等人悔改,回到神的道路。因此圣经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祂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以弗所书4:30)就是耶稣荣耀降临的时候。
  感谢主,祂赐圣灵內住,保护引导信徒,直到走完今生的路。

七.永远慈爱

  我们所信的神,是一位良善的神,祂在我们身上的计画,是要我们永远得福。因此,圣经说:“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吗?”(罗马书8:32)神慈爱表现无比的极致,是把祂的儿子基督耶稣赐给世人,其余的是“附赠”了。圣经说:

你们要称谢耶和华,因祂本为善,祂的慈爱永远长存。(诗篇136:1)

  这是说,必须相信,才可以得着神的恩典;必须得着神的恩典,才可以称谢祂。世人多会时翻刻变,但主是靠得住的,绝不会表里不一,也不会要始无终:祂的慈爱永远长存。
  在巴勒斯坦南部地区,有些小河,只在冬天雨季,才会有水流;如果旅人记得哪里有道河流,夏天行路,指望可以得水解渴,哪知在烈日枯旱的时候,只剩下干河床,找到的是失望。世上的朋友,不少像这样“诡诈的河道”,靠不住的。
  神本为善。神的本性是良善,在祂沒有邪恶,所以是经常是慈爱的。这是说,神不但能,也肯满足寻求祂的人需要。
  耶稣说到我们应该对神有信心,向神祈求的时候,要相信祂完全的良善。祂说:“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況天父,岂不更将圣灵给求祂的人吗?”(路加福音11:13)
  我们心灵愚昧,目光短浅,有时会不知道该求什么,有时所求是错误的,也有时会把无节制的欲求,当作是“需要”。但全知而且良善的神,总是把“好东西”给祂的儿女,就是宝贵的圣灵。
  庄周家贫,去监河侯借些粮食应急。监河侯说:“等我收得租稅,可以借给你三百银子。”庄周生气说:“我在来这里的路上,遇到在车辙中有一尾小鲫鱼呼救,求一点水活命。”我说:“待我遊了吳越,引西江的水来帮助你,好吗?”鱼说:“我只需要升斗的水济急;如果等你的大计画成功,早就成为海味店架上的咸鱼了!”(庄子.外物
  这个有名的“涸辙之鲋”故事,是说及时帮助的需要,借词推托不肯帮忙的朋友,无異於见死不救。
  神是良善的,也是永远的。有时人可能遇到真正的朋友,他们也都慷慨乐於助人,甚至倾囊相助;但谁能保证明天,你有需要去找上门时,会不会发现是“暗牖悬蛛网,空梁落燕泥”,已经作了古人?时过境迁,世事全非,昔日有力的有心人,真的是爱莫能助了。
  如果所求的不能获得,会带来失望。但良善慈爱的神,时常等待满足祂儿女的祈求,祂的慈爱永不改变,常向儿女含笑。所以,我们要时常称谢祂,是相信的果子。

八.永远倚靠

  基督徒所信所事奉的,是一位永生的主。我们可以时常倚靠祂,效法祂,直到永远。
  世人贪爱钱财,尽量的积聚千年之富,卻不道人的生命是短暂的。相反的,如果有了永远可靠的主,就会有不同的看法了。希伯来书的作者,眼睛看到永恆的主,就可以不看短暂的世物。他劝勉在苦难中的信徒说:“你们不可贪爱钱财,要以自己所有的为足;因为主曾说:‘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所以我们可以放胆说:‘主是帮助我的,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希伯来书13:5-6)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8)

  人生最痛心的经验,是正需要的时候朋友背叛,发现人是靠不住的。
  与国际舞台上的列強相比,以色列是个小国;到南北分裂,北国被灭以后,仅存的南国犹大,更是如此。那么,他们归向神吗?不是。他们靠外交运作,与当时世界的超级強国埃及结盟,以为有了靠山,足以敌挡外国的入侵。可惜,並不如他们所想像的。他们期望的帮助,正如“芦苇的杖”,不靠它还好,正用的时候,反要受到伤害(参以西结书29:6-7)。神借巴比伦打倒埃及,为要成就祂的计画。
  如果人倚靠至亲好友,以为可作奧援,但环境的变換,是超过人所能控制的。有时亲友不是借口,不是忘旧,只是环境不同了,也真的会爱莫能助。但耶稣基督不因时间改变。
  人在世的生命,是短暂的。常见“泰山其颓,乔木其摧,哲人其萎”哀悼的语词,说明人的不足恃。他们在世的时候,依人看来,真是坚固的靠山,不会有倒的那一天;是巍峨的大树,在他的荫庇下,草不沾霜;是明哲的头脑,英明睿智,判断绝不会错。只是当他们的气息停止,就成为无用的废物。
  “投靠耶和华,強似倚赖人。投靠耶和华,強似倚赖王子。”(诗篇118:8-9)古列王陵墓的碑上刻着:生前有无数的人,仰望他的恩惠,临终的意愿,只是求后来的征服者,高抬贵手,放过他的屍骨!
  英国的乌尔锡(Cardinal Thomas Wolsey, 1475-1530)是英王亨利八世(Henry VIII)的宠臣,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势燄无比;任坎特伯里大主教,迁为首相,时人以为宁可得罪英王,此人是万万得罪不得的。但一旦失败,畏惧不安;莎士比亚笔下写他将死前悔恨的说:“我如果以事奉王一半的热心事奉神,就不至於到今天的地步!”王子恩典的甘露,会随着太阳升起而干,他变成吼叫的狮子。这是倚赖王子失败的例证。
  耶稣基督不随时间改变,是永远的主,我们永远的倚靠。(待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