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论语三则

刘广华

 

  论语是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记录。当笔者年幼的时候,经常听见人在谈话中讲到孔子和论语,可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中国人似乎把孔子和论语都拋在脑后了。有些人还觉得,谈孔子讲论语,太落伍了。我们今天需要谈的是银子,不是孔子;我们今天需要懂的,是寰宇,不是论语。事实上,孔子的思想早已溶入我们中华民族的血脈里面,论语的教训早已成为我们中国人生活为人的准则。论语里面有许多一直影响着我们中国文化和百姓心思的不朽名句,本文只谈三则。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颜渊12.2)

意思就是说,凡自己不喜欢的,不要行在別人的身上。早年在美国佛罗里达州(Florida)有一家小型的中国餐馆,铺号叫做利市。这个名字改得真好,老板有沒有做到呢?为了好奇,笔者特別拜访那家餐馆的老板,和他做朋友,后来更带领了他全家归主。利市是一家家庭式的餐馆,生意兴隆,座无虛席,週末还要排队。笔者问他说:“弟兄,你的餐馆如此成功,祕诀在哪里呢?”他很严肃的回答说:“沒有祕诀,我的做法就是真材实料,分量充足,自己不喜欢吃的,就不要给顾客吃。”虽然老板不是廚师出身,也沒有受过高深教育,但是他本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精神去打江山。老板就靠着这间小餐馆,养大四个儿女,每一个都成家立室,有高尚的工作。今天,他夫妇两人都在教会服事神。这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结的美果,谁说论语不合潮流呢?

“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內,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颜渊12.5)

意思就是说,死生是由命运安排(古人相信命运),富贵在乎上天的批准,不由我们自己作主。然而,如果我们立志做一个君子,言行被人尊敬,生活沒有过失,与人来往的时候,谦虛有礼,那么普天之下,都是兄弟。做一个君子,实在不怕沒有朋友。早期在美国的华侨,虽然大多数来自中国广东省的四邑(即新会,台山,开平,恩平四县),不懂英文,沒有学位,但是他们互相帮助,亲如兄弟。因此,他们不但能夠在異地生存,而且还为我们后辈打下在海外谋生的基础。他们成功的祕诀在哪里呢?就是遵行“四海之內皆兄弟”的原则。

“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颜渊12.16)

意思就是说,君子心怀若谷,有足夠的气量去成全別人的好事,绝不成全別人的坏事,而小人的所为则刚刚相反。古代有一个“破镜重圆”故事,正好解释这句话。

  在我们中国历史上,有一个时代叫做南北朝(420-589)。南朝最后一个朝代叫做陈,开国皇帝叫做陈霸先,建都建安(即今天的南京),这是中华历史上唯一的一个以皇帝姓氏为国号的朝代。陈霸先死后,其子陈叔宝继位,史称陈后主。陈后主有一个妹子,封号为乐昌公主。乐昌公主的故事,可歌可泣,早已成为后世佳话,被写成诗歌,编为戏剧。乐昌公主虽然是金枝玉叶,卻全无架子,十分平民化。她能诗能文,是当代的才女和美女,赢得全国百姓的心。乐昌公主长大后,不愿意嫁给贵族,而自愿选择一个平民书生名叫徐德言为驸马。婚后夫妻相爱,形影不离。

  可惜她的哥哥陈后主不成气候,结果被北方的杨坚所灭,建立隋朝,是为隋文帝。按照历代惯例,亡国之君及其亲属,不得住在原地,因为怕他们死灰复燃,暗中复国。於是隋军把他们掳至隋都长安。徐德言不是皇族,不许与妻子同去。从此夫妻分开,云山远隔,再会无期。在他们离別之日,乐昌公主将她每日都用的一面铜镜破开两半,自己收藏一半,另一半留给夫君。他们约定,每年到了正月十五日,就把自己的一半镜子拿出来,在长安沿街叫卖,直到找到对方的下落才停止。

  陈国皇族被掳至长安之后,乐昌公主的下落有两说。一说乐昌公主被送到隋国开国功臣杨素府中当歌姬;另一说隋文帝赐乐昌公主给杨素为妾,杨素十分宠爱她。笔者相信第二说比较合理。乐昌公主做了杨家妾之后,每年到了正月十日就打发一个女老仆沿街叫卖她那半块铜镜,故意要价很高,不让人买去,希望能夠借此找到自己的夫君。可是年复一年,消息全无,但是乐昌公主並不灰心,继续每年都这样做。


破镜重圆

  且说徐德言,与爱妻离別之后,生活艰苦,好不容易才积蓄到一些路费,从建安走到长安。当他第一次在长安沿街叫卖他那半块铜镜的时候,竟然看见有一个老妇人也在叫卖半块铜镜。徐德言立刻谢天谢地,因为他知道他的爱妻尚在人间。於是他跑到那个老妇人面前,将自己的半块铜镜给她看。老妇人将自己手中的半块铜镜和徐德言的合在一起,果然一合即圆。老妇人将乐昌公主的遭遇告诉徐德言,並答应替徐德言传递消息。徐德言立刻作了一首诗,请老妇人带回去给乐昌公主。诗曰:“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无复嫦娥影,空留明月辉。”

  乐昌公主看到自己丈夫所题的诗,哭不成声,伤心欲绝。杨素一向宠爱乐昌公主,看见她的表情,知道她一定有沉重的心事。乐昌公主坦白将事情告诉杨素,並向他乞求让她见前夫一面。杨素答应了乐昌公主的要求,並派人将徐德言召入府中,让他们夫妻相见。两人在大堂相见时,感慨万千,卻不敢多言。乐昌公主只好用诗来表达她的心情,诗曰:“今日何迁次,新官对旧官。笑啼俱不敢,方验作人难。”除德言也只能说:“能再见卿面,知道卿有好归宿,心愿已足。我离去之后,決不再娶,愿一生过着独身的生活。”於是两人掩脸而哭。人非草木,杨素在旁,看见这种情景,深受感动,於是对他们两人说:“念你们两人情深似海,本官就決定割爱,让你们两人返回江南,破镜重圆吧!”乐昌公主与夫婿返回老家之后,虽然生活艰苦,但是夫妻相依为命,共度余生。他们两人白头偕老,经历陈,隋,唐三个朝代,死於唐太宗贞观十年(即636年)。死后夫妻合葬在一起,陪葬物就是那两块分而复合的铜镜。这就是君子成人之美!像杨素这样的好人,今天还多得很呢!

  耶稣说:

“所以无论何事,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因为这就是律法和先知的道理。”(马太福音7:12)

这句话更为主动。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