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我们来谈天(六)

天上国民

余仙

 

我们卻是天上的国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腓立比书3:20)

  地上的国家,如果是霸权強盛,声势昌旺,其国民也扬眉吐气,甚或趾高气扬。在罗马帝国时代,罗马公民就享有特权:在未定罪前,不能施刑;重大案情,得上诉该撒等。
  使徒保罗为主见证,受到许多迫害;其中一次是在耶路撒冷,群众暴乱;保罗被带到安东尼营楼去,将受拷问。

…刚用皮条捆上,保罗对旁边站着的百夫长说:“人是罗马人,又沒有定罪,你们就鞭打他,有这个例吗?”百夫长听见这话,就去见千夫长告诉他说:“你要作什么?这人是罗马人!”千夫长就来,问保罗说:“你告诉我—你是罗马人吗?”保罗说:“是。”千夫长说:“我用许多银子,才入了罗马的民籍。”保罗说:“我生来就是。”於是那些要拷问保罗的人就离开他去了。千夫长既知道他是罗马人,又因为捆绑了他,也害怕了。(使徒行传22:24-29)

  保罗並沒有疾言厉色,只是声明自己的权利,他的话就有分量,因受到著名罗马法的保护。他生在大数,罗马“驻防城”,所以生来就有民籍,与罗马人一样。
  马其顿的腓立比,是“罗马的驻防城”(使徒行传16:12)。使徒告诉他们,天上的国籍,才是最光荣的。
  西方的狭隘国家主义,是十九世纪以后的事,给世界带来战爭,造成许多不幸。被践踏的社群,有少数“強人”,起来领袖反抗—案:依中国通俗小说如水浒传的用词,“強人”的意思是強盜;晚近的用法,意指“领袖”,多指“英明”或英而不一定明的领袖;想是受“社会进化论”影响,有这样的改变。照“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理论,弱肉強食,弱者只有无食或被食;另外的选择,是外流求食。这些流民,成功叫“移民”,不成功为“难民”或“遗体”。
  近来的新闻:又有人因为要移民到所想往的地方,採取非法的途径,从陆地,或从海上,不幸遭遇災难死亡。这些人是表明渴望有个新国家,不惜冒险的结果。
  其实,人寻求理想的国家,是从古时就有的事。中国人文始祖黃帝的“华胥国”;平常人的“槐安国”;柏拉图有其“共和国”;还有不止一地一时的“乌托邦”…。耶稣当时有一位哲人尼高德母,就向祂请教如何进天国的理想。
  耶稣的回答,大出他的意外:“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又说:“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约翰福音3:3-6)
  知识的历程,是先从类似的事开始,渐及於更深的新事物。耶稣是最伟大的教师,所以也循此方式。教导世人,要了解属天的生命,就先从“重生”讲起—先是由水生的肉身生命,后及於由灵生的属灵生命,才可进而明白天上的事。

“我对你们说地上的事,你们尚且不信,若说天上的事,你们如何能信呢?除了从天降下,仍旧在天的人子,沒有人升过天。”(约翰福音3:12,13)

  “天上的事”,超越我们的知识,必须由天父的儿子基督耶稣来。地上的事不过是影子。祂说:“我沒有一件事是凭着自己作的。我说这些话,乃是照着父所教训我的。那差我来的是与我同在。”(约翰福音8:28,29)
  地上的国家,各有对於自己国民的规定和权利。进入神国度的,必须有重生的新生命,悔改自己的罪,於神的生命有分,才可以承受那不朽坏的永远国度。

  人应当如何作呢?实在说,不是靠人作什么,是要信靠神已经作成的;就是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又复活了,我们要信靠祂的救恩,就可以得着重生的新生命。
  为什么有这么重要呢?使徒保罗说,这正是新生命的必要:“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哥林多前书15:50)永恆里不能有死亡,死亡里也不能有永恆。天国是永恆的,所以必须有永生,才可以居住在其中。所以必须有永生,才可以承受荣耀不会衰残的永远的国度。
  “我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以弗所书2:1,2)也就是在撒但的权下。
  我们该注意这里存在逻辑上的矛盾—人死的状态,是不能为善,也不能为恶。这是不能作为,也就不再负道德上和法律上的责任。那么为什么说“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卻能夠“行事为人”?怎还能惹神的忿怒呢?原来人在罪中的状态,是向善的功能死了;不幸犯罪作恶的功能卻仍然活跃。
  人自己不能脫离那可怜的境況,尽管深深经验是恶事,是苦事,卻是欲振无力,求脫不能。好消息来自天上!“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祂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你们得救是本乎恩—祂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以弗所书2:1-6)这好信息是因信基督耶稣,而得着新生命,有与神联合的新位分,脫离属地的辖制,而能离恶行善。又说:

要将祂极丰富的恩典…显明给后来的世代看。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於行为,免得有人自夸。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以弗所书2:7-10)

  神的工作是什么呢?就是神的恩典,因信成就在本来受那恶者辖制的,在基督里得以自由。是由哪里来的呢?

本乎恩—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赐的;
因着信—不是出於行为,免得有人自夸。

  这样,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自由,才可照神的旨意为善,起步是转向神,悔改行道。
  在基督耶稣降世,出现世人面前的时候,有施洗约翰作祂的先锋,为祂预备道路,喊着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悔改的基本意思,是改变方向。
  人都不能同时行两个方向。背向神,违逆神的,必须回转面向神,行在祂的面光中。


Photo by James Wheeler from Pexels

  犹太宗教人避免直呼神的名,为表示虔敬,称神的国度为天国。他们的观念,建立天国的统治者是弥赛亚。弥赛亚的条件:必须出於大卫后裔;要恢复以色列主权;从四方召聚失散的犹太人;使他们全然守律法;达至世界和平。
  有话说:“人寻求他们心中已经有的。”在历史中每过一段时间,就冒出一位“弥赛亚”来。总是不乏许多人,热烈拥护他;然后—那“真命天子”,就变成“刘盆子”,在破碎之后,他的国度也不免泡沫化的结果。但其支持者,就枉然牺牲了。
  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马太福音16:24-26)这可不是轻描淡写,是重要的选择。这看来像是很不平常,几乎沒有可能会吸引群众。关键就在於不是受苦,就可成为天上国民;是天上国民,才还受苦,背十字架。如果你属於这国,爱国就是爱自己,也会想到其他的国民。从基本上了解“自己”的意思,这话的意思就不难了解—舍己是为己,是得己。
  犹太拉比哲人希列(Hillel, 1st century BC)名言:“我若不为己,谁将为我?我若只为己,我是什么?”(意思是“还是人吗?”)真明白这话的意思,才可走上背起十字架的道路,通往天上的唯一道路。世人“专以地上的事为念”,並不是怎么智慧的选择;“我们卻是天上的国民,並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腓立比书3:19,20)
  今天教会中,有许多的问题。自然得等领袖们解決。可是这些问题,正是出在领袖的身上。这样,就只好不解決,或不能解決。你说:这可能出在任何机构,头人不能率之以正,产生了品德上的麻烦。不,事情並不那么糟。因为这只是属灵领袖们该懂得的,不懂得,因为信不下那一套,就用地上的标准来衡量,用地上的方法来作事。事或许能成功,但出品是地上的模式,不是属天的样式。(下期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