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第一有远见的中国人:林则徐

海佑

 


林则徐(1785-1850)

  林则徐,福建侯官(今闽侯县)人。生於1785年(干隆五十年)八月三十日。字元抚,又字少穆,石麟,晚年号竢村老人,竢村退叟,七十二峰退叟,瓶泉居士,栎社散人。於1850年(道光三十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逝世。諡文忠。
  林则徐幼年家道清贫,颖悟过人,父亲是一位学者,督促他读书,特別教导他注重品德。后入鳌峰书院,从郑光策学,泛习经书及诸子百家,並有经世匡时之志。
  1804年(嘉庆九年),郡试中举人,与郑大谟之女淑卿结婚。后福建巡抚张师诚征为幕僚,学得从政的学问与实际经验。
  1811年(嘉庆十六年),中进士,拔为翰林,任庶吉士,作微小的京官,虽然是閒散的苦差,但结识当时的俊彥名人,渐著声誉。以后,他也作过学官,江南道御史。1823年(道光三年),任江苏按察使,於澄清吏治之外,並亲见鸦片流行之害。他早年在廈门,即亲见煙毒荼害国人:染鸦片嗜好者,成为懒散的废人,失去前途和劳动力;他知道,不仅国家资源流失,更将无可用之兵,可筹之饷。后来转任江苏巡抚及湖广总督,任內劝导戒除,並力加禁绝鸦片。
  林则徐的清廉能干,敢言敢为,树下很多政敌,也赢得正直之士交相讚誉。道光皇帝知道他的远识,对他信任渐深。
  1838年,特召林则徐入京,一连八天,每日陛见,陈述谈论禁煙。皇帝终於決定,降旨任林则徐为钦差关防大臣,两江总督加兵部尚书衔,施行全国禁煙,雷厉风行。


林则徐题联

  林则徐巡视越华书院,並为题一副对联: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以后,越华就成为钦差大臣的行馆。这副联语,是林则徐为官持世的原则,他一生也以此自勉。可惜,中国官场是不讲品德和原则的。
  林则徐並不是一味的排斥洋人,更不是盲目強硬自负;他深明知己知彼的重要,关心洋务,为了解洋人国情,林的幕僚中,聘有通晓洋务的人才,翻译洋文资料。林则徐自己,还暗学了些英语和葡萄牙语。怡和洋行的马地臣(Sir James William Matheson, 1796-1878)晉见林大人之后,写信给渣甸(Dr. William Jardine, 1784-1843),对林明白外文不胜惊奇。
  林高瞻远瞩,知道要与洋人打交道,必须先了解他们的法律。他请美国宣教士医生伯驾(Dr. Peter Parker),为他摘要翻译国际法(Emmerich de Vattel's Le Droit des gens)。还有其他的洋人医生及宣教士,协助介绍西方知识。

  他对裨治文(Elijah Coleman Bridgman, 1801-1861)十分景慕,二人交往甚密。裨治文是美国第一位来华的宣教士,精通中国语文和文学,曾经主编过英文中国丛报Chinese Repository),並且用中文著有美国志略A Brief Accou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林则徐还跟他要了一本世界地图。


裨治文 Elijah Coleman Bridgman

  在十三洋行中,也有出污泥而不染的人,其中轻利而持守真理的,有美国商人奧立芬(D.W.C. Olyphant,?-1851),是洋行中唯一不贩卖鸦片的,是虔诚的基督徒,上帝的仆人,中国的友人,他曾帮助筹维裨治文来华的旅费,並帮助创立中国丛报丛报多次刊文,仗义执言,反对贩卖鸦片的行动,指出:无论从道德或人道立场,对华输出鸦片,都是不可原谅的,亟盼见此毒害终止。
  林则徐知道分辨正经商人,和包藏祸心的毒枭不同;但他见受基督教文化薰陶的英国,竟然会产生那么多的荊棘莠草,很难使他羨慕,更不用说对他感化了。加以林早年在张师诚幕中时,受张的影响,植下很深的佛教信仰,看到与他打交道洋人的丑恶,爱国心阻止了对宗教的兴趣;虽然不至於像其他的顽固官僚一样,把基督教与鸦片等量齐观,但英人行为的果子,使真道不能在东方土地上生根。
  在中国未建立外交关系的时代,林则徐取得的资讯,和国际宣传,可算是成就相当可观。但胜利不仅決於文字,更在於财务资源和武力。
  英国唯一的考量,是经济利益,“自由贸易”的道理,远比道义更能赢得支持。
  英国商务总监义律(Charles Elliot, 1801-1875),是个难缠的人物,他並不说赞成贩卖鸦片,高唱“自由贸易”,实际上惟英商马首是瞻;林则徐最鄙视他,因为他“己所不欲,而施於人”,在其本国禁止鸦片,卻远来中国“自由”推销,假冒为善,说来说去,还是阻挠禁煙。
  1839年(道光十九年)五月中,林则徐收缴鸦片28,845斤,並有煙膏461,526两,煙具多件。煙贩缴呈19,187箱,2,119袋。至五月底,迫英方交出21,306箱鸦片。那狡滑的渣甸,本业是外科医生,后来沦为走私巨头和鸦片权威,素有“铁头老鼠”之称,返回英国游说,要政府強硬对付中国政府,维护鸦片经济利益。林欢喜以为是他“畏惧天朝愤怒,遁回煙雾之地。”马地臣创办澳门日报Canton Register),是在中国第一份英文报纸,於1840年,被逐回英国。
  林则徐的禁煙行动,处於英国毒贩和中国反禁煙者的夹攻下。他们初则造谣诬蔑,指林排斥洋人进口鸦片,是保护他自己种植罂粟的市场;这幼稚的说法无效,又说林只销毀少量鸦片,大部分变卖图利。
  林则徐把收缴的鸦片,集中在虎门,挖了长沟,把煙土掺拌桐油,当众焚烧。但煙膏会融入土中,仍有吸毒者掘起回收。据说:执行烧煙的兵卒,用竹槓挑火,煙膏溶流入中空的竹节,冷卻后可以敲破收取,所以有“敲竹槓”的俗语。但这缺乏证据,即使有之,亦甚微少。后来,兼採用海水浸化的方法。销毀的鸦片,共有2,376,250斤之多。有美国商人和裨治文等在场参观,见证执行的彻底。


虎门销煙

  那时的英国,主张道德原则的伯克(Edmund Burke, 1729-1797),和英国的良心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 1759-1833),已经先后亡故;首先来华宣教的马礼逊(Robert Morrison, 1782-1834),也已在华逝世。少数同情中国的宣教士,沒有什么影响力。最有威望的威灵顿勳爵,只重英国声威,他领导的政府也倒台了。当政的墨尔本爵士(Lord Melbourne),一向主张政治无关道德和宗教,维多利亚女王同意他无道德原则的原则。
  林则徐不察实情,竟然两次致函维多利亚女王,诉诸己所不欲毋施於人的原则,谈说“天理”“天良”,辩说英国禁止鸦片,而准许贩卖毒害中国人,是不道德的事。先是交一名船长带达,但外务大臣拒绝转呈,后在泰晤士报London Times)披载,无论如何,这些外国概念,似乎难以理解,未发生什么作用。在东方,丛报也刊载林函全文,表示对中国声援。
  英国內阁不经议会通过,即先派出海军,作出对中国军事行动威胁。
  五月间,美国商人给林则徐情报,英国海军舰只游弋在广东外海。林则徐预见战爭的可能性,早行备战。但戶部屡次拒绝拨款,林只好向民间鸠集资金,购买大炮,並辗转经新加坡,购入一艘军舰,改加装备,竭力筹画防守。
  1839年九月四日,英国军舰在九龙海域向中国水师开炮。交战一个半小时,英舰铩羽而逃。以后,在海上与九龙半岛陆上,续有六次接触,每次都是英军败退。
  1840年六月二十二日,英议会決定对华军事行动后,派遣四千名军队,集合四十余舰只,组成远征军,由懿律(George Elliot, 1784-1863)率领,浩浩荡荡,抵达广东海岸。懿律是英商务总监义律的堂兄,是远征军司令及全权代表。但林防守严密,沿岸虎门等炮台发炮迎击;英军知道难佔便宜,转而北上,试图在廈门登岸,又遭守军击退。林则徐飞骑传警,要江浙准备;但守疆大吏轻忽不理,因此,英军再北上至舟山定海,守军无备,被轻易佔领,杀人劫掠。虽然未为大患,但英舰队续北驶,至大沽口,威胁京畿。
  情势发展至此,失舟山只是小挫,英军数目也不多,后援难继,大局仍有可为。朝廷紧张起来,惶惶不可终日,无战之志,而借机诿过。道光皇帝竟然听信谗言,罢黜林则徐两广总督。继任的琦善,废置新式武器,解散水师,並於1841年一月,与义律私下订立和约,割让香港予英国。在绅民反对,和约迟延未签之时,英军乘机进攻,毀炮台,並攻取广州城。已离任的林则徐,居然要负战爭失利之罪,於同年五月,谪降为四品卿,调浙江筹办边防。林不以功名介怀,忠心筹画,制造西式船舰武器,想为国有所作为。
  在浙江的时候,林再次会见在北京的旧友魏源。


魏源

  魏源(1794-1857),名远达,字默深,号良图,湖南邵阳人。林则徐在翰林院时,曾组宣南诗社,与魏源,龚自珍(定盦)等相识。历尽沧桑,二人相遇,说不尽的壮志宏图,筹议如何对榻倾谈终夜。林赏识魏源的才华,把历年所集的海外诸国资料,及翻译的报刊剪辑,四洲记,交托给他,嘱魏源编写一书,介绍西方文明,振发国人,不能再闭塞无知,自以为高,想惟有中国天朝。这就是海国图志。魏源不负所托,只以半年时间完成,凡五十卷,於1844年刊行,后来扩展到百卷,宗旨是知己知彼,“师夷长技以制夷”。书中及於西方的地理,历史,人文,工艺制造,宗教,政治制度,並如何与西方交往,是中国近代第一本这样的书,影响中兴名臣曾国藩,及后来的华人出洋,及现代化的进展,也影响日本的维新。
  但1941年十月十月,朝廷再革林则徐各职,遣戍伊犁。中间有一段时间改命在河南治黃河,至次年二月才启程前往。行至西安,又因染重病滞留疗养。
  1842年八月十一日,近五十七岁生日,林则徐由二子,三子伴随,从西安再上路,出关走向漠漠大荒,身遭贬谪,空寂淒涼的长途,但林则徐胸襟坦然,能随遇而安。其浩然正气,表露於诗中:

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

出门一笑莫心哀 浩荡襟怀到处开
  时实难以无过立 达官非自有生来
  风涛回首空三岛 尘壤从头数九垓
  休信儿童轻薄语 嗤他赵老送灯台

力微任重久神疲 再竭衰庸定不支
  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
  谪居正是君恩厚 养拙刚於戍卒宜
  戏与山妻谈故事 试吟断送老头皮

  行程一百多天,终於到达伊犁。但林则徐以忠直为国被贬,很多人景仰礼遇。伊犁将军布彥泰,参赞大臣庆昌,常就教於林则徐。
  在新疆约三年,林则徐受委勘察沙漠,建造水渠,开垦荒地。林不辞劳苦,任事忠诚,使人受感动,化荒原为沃土,勳绩卓著。
  1845年十月,道光帝起复林则徐,授以三品顶戴,署理陕甘总督。次年,改任陕西巡抚。在任不到一年,再改任为云贵总督,平定棘手的汉回冲突,因功加封太子太保,赏戴双眼花翎。不幸郑夫人在昆明病逝。
  至此,林则徐虽功名尽复,但已心力交瘁,1849年秋,決意致仕,扶夫人棺柩返回原籍。


晚清名臣左宗棠

  1850年一月,道经湖南长沙,左宗棠经胡林翼介绍来谒见。林则徐特设宴款待,见识左为难得的英才,相谈甚欢;並把所蒐集的边防资料交给左,並对他说:“此[英国]易与耳;终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吾老矣,君等当见之。”以后左宗棠处理新疆事务,实在得林启发。
  1850年,知林则徐,用他,贬他,最后起复他的道光帝崩逝。林则徐也於十一月二十二日逝世。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