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孤岛之恋

余卓雄

 


  来三藩市遊览的人,看见內湾的那座孤岛,在白浪中肃穆无言,总要同情地问:“那是个什么地方?”答的人便故作神秘地说:“亚加查岛(Alcatraz Prison),就是从前联邦政府的死囚监狱,你听见过奧家平沒有?那个橫行西部的杀人者,就在这里结束余年。”


亚加查岛(Alcatraz Prison)

  听的人一阵毛骨悚然,也许欣幸像奧家平那类的刽子手早已处決,然而有多少人设身处地想一想,在铁窗后面的滋味如何?他们的寂寞该到发狂的地步吧!要不然,泅水逃生为什么时有闻之?更可悲的,沒有人能安然到岸便被海水冻死了。
  死囚渴望自由同情,是人性的要求。在闹市陋巷之间,或风景优美的住宅区,被监禁的“死囚”,要比亚加查岛上的还要多;他们虽然沒有被枷上手镣,但心里的沉重卻是一样。況且他们的冤结,法律也不能解开。
  谁愿意听听他们倾诉呢?我们要以什么来陪他们谈谈?哲学理论,很难对一个普通人产生共鸣;但是他明白什么是友善,好像一点火花那样,能立刻燃点起希望,照亮了黑暗的原野。
  在纪念美国革命开国一百九十九年的晚会上,我问一班从中国来的朋友们:“你对美国最失望的是什么?”大部分答道:“缺乏人情味。”这个反应並不新奇,在香港,台湾,我们也听见过。这里反映了一个四海人类的愿望,就是“听听我们”,“和我们谈谈”。
  听什么?听我们的心事。谈什么?请告诉我们怎样办。这就是人情味。李陵答苏武书:“人之相知,贵相知心”,史记上“士为知己者死”,耶稣的“人为朋友舍命”,在一个物慾橫流的社会,更感可贵。
  人与人相处,比人和上帝相处困难得多,至少上帝不会立刻反驳我们;而我们的邻人卻在旁喋喋不休,他们的举动,使我们无法再忍受下去。
  小心选择知己,向他倾诉知心话,是人生一大乐事。二十一世纪有无数职业上的“知己”,叫做心理学家,精神学家,还有各式新兴的精神治疗,可惜收费奇昂,不合经济之道。同时,科学的分析到底能否供给我们心灵的溫暖,我一向都存着疑问。
  有一位知己,可以和我们同行终生,就是上帝。祂借着耶稣基督行走在尘世上,使颓丧的人振奋。祂曾走遍犹太的山坡小路,今天仍行走在蛮荒的恐佈森林里,如城市的街道上。祂不带君威,沒有坐在神龛里受人膜拜。祂亲切地在人群中走着,走着,轻轻地叩拍他们的心门,使罪人羞愧,使蒙冤的人得力量。
  有些人认为开心见诚有损尊严;不过,长期的抑制就是讳疾忌医,摧残自己。
  有一首名歌叫“沒有人是一座孤岛”,使我对亚加查岛的恋情更深。我看不见那往日的暴行,绝望,刑罚;我看见的是一块可爱的土地,四周围绕着海水,千百的遊艇在它左右点缀。看那白帆点点,鼓满了风,互相追逐,象征了无尽的信念。在岛上花开灿烂,有一群来野餐的小学生开心地跑跳,那天真的笑语,达到对岸,生意盎然。
  当年如果有人和奧加平作衷心之谈,或是他愿意接受衷心之谈,一定可以防止悲剧的一再发展。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