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飘送 ✐2008-04-01


道瑞治:中庸的正统圣徒

亚谷

 


道瑞治 Philip Doddridge, 1702-1751

  道瑞治(Philip Doddridge, 1702-1751)不是哓哓爭辩的“见人咬”,也不是以讦为直的假基要派,他忠心竭力传扬福音,在真理上绝不妥协,乐於与所有基督徒和睦相交团契,正如贝克斯特(Richard Baxter),不分宗派,称为“中庸正统”圣徒。如果此人生活在此时,会被称为福音派。
  他的父亲是一名商人;母亲出自宗教气氛浓厚的家庭,是路德宗教会牧师约翰.葆曼(Rev. John Bauman)的女儿。葆曼牧师为逃避宗教迫害,离开捷克的布拉格(Prague),到英国后,曾主持过设在伦敦泰晤士河上的非国教会学校。在父母生育的二十一名儿女中,腓力.道瑞治在序列排第二十名;但活到成年的,只有他和另一个女儿。
  腓力.道瑞治在母亲的膝上,学习新旧约的历史故事,给他打下信仰的良好基础;稍长,他还到外祖父的学校里受过教育。后来,进入珍宁博士(Dr. John Jennings)的启博务慈(Kibworth, Leicestershire)的学院;那里的学术要求很高,超越在十八世纪一度沒落的牛津和剑桥大学。这给道瑞治深久的影响,给他打下坚实的圣经基础,以神启示的话,为考验和判定事物的标准;他在神学和哲学上的造诣,也极为傑出,文学更达到很高深的程度。
  由於他非国教的背景,使他不肯进入国教会的学府,亲友的劝促与推介,都不能使他改变心意;受尊崇的圣公会牧职,或法律界的门,也就对他关闭了。他宁愿走十字架的窄路。
  1723年,青年的道瑞治,成为北安浦屯(Northampton)非国教学校的校长。不久之后,受邀为当地独立教会的牧者。1729年,道瑞治受任堡垒山教会(Castle Hill Church)的牧者。教会有342名成员,信仰近於改革宗和长老会,是当时非国教基督徒可数的大教会。他丰姿挺秀瘦削,而对人务事绝对诚实,性格溫和而易於接近。他勤奋舍己的牧养教会,讲道勉励,注重实践和属灵造就,深受会众爱戴。在与人个別交往的时候,言谈书信间,並不缺乏幽默感。
  道瑞治绝不从标签判断內容,不抱“非我族类,其心必異”的狭窄态度,排斥別人;他不另眼看待,而是深入体察,欣赏人的长处。他经常爱用的词汇,是中庸,谦和,关怀,可敬,谨慎等;不趋向极端,不标榜自己,所以得国教会和非国教会教牧的推重,与他有深挚的友谊。他非常推重比他年轻的威特腓(George Whitefield),从而领受属灵的福分;也开门接纳阿米念信仰的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在他的教会讲道。
  真正的福音派,必然注重传扬福音;继承贝克斯特(Richard Baxter)统绪的,道瑞治可算先驱。早在他1741年的讲道中,就极力倡导远方宣道,近代宣道先锋维廉.克理(William Carey),还要等到二十年之后才出生。同时,他也不忽略自己的家门;北安浦屯医院的设立,道瑞治是重要的创始者。
  道瑞治在学术上的成就,使他成为很受景仰的教师。他並不強把信条強塞给学生,而是给予他们思考的工具,让他们自己慎思明辨。有一段时间,系列性的讲授神学及哲学,经常坐在他腳前受教的,人数达到二百多名。
  作为圣诗作家,他的作品约有四百首。道瑞治不是把经文堆砌在歌词里面,而是让圣诗歌词,从经文中发长出来。这创作理论,在当时算为新颖;因为从心灵发出颂讚,才可以口唱心和。到现在,现代圣诗作家,还不多人能夠领会践行。


William Wilberforce

  他的神学著作,也很丰富,其中最有名的一本书,宗教在心灵中的兴盛The Rise and progress of Religion in the Soul),影响了一名圣公会的青年,是议员威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 1759-1833)。威伯福斯在国会中,持续多年,提倡废除奴隶,被称为“英国的良心”,对全世界的人道主义,有极大的贡献。
  1736年,亚伯丁两所大学,同赠授他神学博士(D.D.)荣誉学位。
  道瑞治染患肺痨多年。在他的时代,肺痨是不治之症。1751年,他健康恶化,接受爱他的人建议,到葡萄牙的里斯本(Lisbon),因为那里的气候溫暖,比较适宜休养。可惜未见到效果,全沒有起色,终於九月三十日在里斯本逝世。

道瑞治(Philip Doddridge)圣诗作品赏

  • O Happy Day! 快乐日
    [PDF][JPG][MIDI]
  • Great God, We Sing That Mighty Hand 新年颂主
    [PDF][JPG][MIDI]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蓝莓松饼 ✍民天

书香阵阵

读书乐:心灵的苦杯与飨宴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流民 ✍刘广华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罗马印象 I ✍郭端

谈天说地

建家妇女—贤妻良母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天国的筵席 ✍于中旻

点点心灵

偷一片云彩 ✍音凝

谈天说地

复活的盼望 ✍亚谷

谈天说地

复活节谈“死结”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