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历史与人伦的兴灭

音凝

 

一. 历史与时间的关系

  上帝将人创造在时间与空间之中。神在肇造天地之初,首先造的便是光。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看光是好的,便将光暗分开了。上帝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创世记1:3-5)

创世记的作者在这里所记录的,应是时间最早的开始,即上帝创造光之后,便开始有昼夜,有时间;但这里的时间,是史前的时间:人尚未造出,时间的沙漏也尚未开始流动。
  根据创世记的记载,上帝在造光之前,地已经存在,水也已经有了;故空间先於时间。而真正记录时间的历史,则尚未启动;直到神创造了人以后,历史才正式运作。“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过客”紧随着人的出现,於焉肇始,史笔便正式着墨了。
  为创世记撰写註释的释经者们,大都有一个难解的困惑;因为考古学者根据地质学的判断,咸认地球之形成,应为千百亿年,显与创世记上记载的年代有极大的落差。
  创世记第一章第五节所记载的“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及以后的七日是否即今天我们的二十四小时,则颇有商榷的余地。

二. 时间的分割


Polyhedral Sundial

  人类将一天分割为二十四小时,约在四千年前才正式开始;首先将一天切割为二十四小时的,应为古埃及与巴比伦人所为。他们将夜间的星座分为十二个区域,不同的星宿在夜间不同的时段升起;如南沙三星(小犬座),於太阳落后不久便升起。天狼星则跟在一小时后呈现於夜空。如此物換星移,便形成了一个天仪。白天他们则以一年的十二个月来分割为十二时,这样昼夜在一起便为二十四小时了。第一个显示二十四小时的日晷(Polyhedral Sundial),是由慕尼黑(Munich)的汉斯.柯赫(Hans Koch)在1578年制成。
  中国古代则以铜壶滴水来计算时间,将昼夜划分为十二个时辰,即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地支)。夜间由十一时至一时为子时,一时至三时为丑时,三时至五时为寅时,依此类推;故中国古代的一个时辰为西方的两个时辰。因此当西方钟表传入中国后,便将中国的一个时辰称为大时,称西方的一个时辰为小时,后来大时不再用了,便沿用“小时”迄今。
  人们随着工业社会忙碌的腳步,再将一小时切割为六十分,一分再切割为六十秒。这样初民将原来的一整天,先被分为十二大时,再将一大时分为两小时,再分为六十分,又分为六十秒,今天人便只能在读秒中去求生存了。

三.地质学家的发现


James Hutton

  现代地质学之父,苏格兰爱丁堡的赫顿(James Hutton, 1726-1797),他所发展出来的一些有关地质学的论点,使人们对六千年前创世记的“圣经年代学”,感到质疑。赫顿发现如以罗马人於第一世纪,在苏格兰建筑的道路为测量时间之“尺”,则经过了二千七百年的风雨,侵蚀及践踏,都难以使当初路上之石板销蚀;那么,那些嵯峨崢嵘的海岸峭壁,又要花多少时间,才能雕琢完成?
  赫顿发表他崭新的地质学说,是根据他对爱丁堡苏格兰的地质研究,所提出的线索。就地球表面饱经风霜,以其经验来衡量,结论则是“其始也无痕,其终则不可知”。
  地表经受各种力量的侵蚀,而形成了土壤,土壤逐渐沉积於大洋。海底沉积层因其自身积压的重量,产生出地心的热力,而形成了新的岩层。再借火山的爆发,与地震的变动,将新岩层推到海平面之上,让它再度接受时光的雕凿,与风霜雨雪的侵蚀…如此的週而复始,既破坏了历史,又塑造了历史;地质学家们要从这些地表与巖层缝隙里来推敲寻觅地球的年龄。而最终的答案则是“深不可测”。


古尔德

  赫顿在1785年发表了他的地质学理论,好像是解放了地球史的紧箍咒,但卻进入了一个更深的困惑中。美国已故古生物学家古尔德(达尔文以来最有影响力的演化学家Stephen J. Gould, 1941-2002)认为,现代地质学对人类思想最独特与最有影响力的贡献,就是所谓“深邃时间”(Deep time)的观念。
  地质学的发现与研究,能否定圣经的年代史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创世记第一章中记载的六个“有晚上,有早晨”的“日”,並不能与以后人类历史中的二十四小时的日相提並论。
  其实,人类的历史尚未正式启动,神在创世记第二章记载造毕天地万物之后,再造了人(亚当),人的历史才开始启动。而真正的人的历史,应该是由亚当夏娃自伊甸园逐出后,才算开始。亚当在世上共活了九百三十岁(创世记5:5)。他在世上的年月,便应为伊甸园逐出后,在大地上的生命记录。在此之前,亚当与上帝共同生活在伊甸园中,在那儿应沒有岁月,因为神並不在人的历史时光中。
  上帝将人类造在时空之中,人要依附在时空中才能生存。人的思想,工作,传承,繁衍,都是在亚当被逐出乐园后才展开的。这二人也才真正成为夫妇,两性关系从而建立;並生男育女,展开了世代的传承。由这条人类传承下来的直线,记录了历史的轨跡,而这才是历史运作的正式记录。
  创世记第一章所记载的是史前的种种,地质学家无法由地表的一些现象去解释神手的造化。且圣经的重点也不是地质学或生物学,而是要说明神的救恩。

四.时间受神掌管

  上帝在原已存在的地面上(应为神原先的创造)造了光与光体(日,月,星),随之便产生了时间,因此时间为神间接的创造,是世上物质之光的副产品。人受造於时空之中,也只有附着在时空中才能生存;但上帝卻是在时空之外,时空均在神的掌管与控制之下。人类的历史(在时空中所留下的记录),好像一本书,由首页到末页,神都可在时间之外翻阅;所以人在出生以前,或死亡以后的事,一个朝代由兴起到灭亡,都早已为神所预知。人的历史,只能记载今天以前发生的事,但神卻能知道今天以后,以及世界末日所将发生的事。人的历史,只能由现在往后看,对未来只能作不确定的预测;但在神的眼中,人类整个的历史,由初章到末页,都在祂的鉴察之中。历史发展的轨跡,都在祂的掌控之下;时间的进程,同样也在神的掌控之中。
  对时间的观念,神与人看法迥異。诗人摩西詠叹说:“在你看来,千年如已过的昨日,又如夜间的一更”(诗篇90:4),使徒约翰更进一步启示:“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启示录1:8,21:6)按阿拉法与俄梅戛是希腊字母中的首末二字,将这两个字母串连起来,便成为一个圆圈,而一个圆圈是无始也无终的,这说明了神对时间的观念。在无始无终的大圆圈中所透露出来的讯息,便是永恆的观念;而在永恆里,时间便根本不存在了。
  上帝创造了日,月,星辰等天体之后,也随之设定了自然的规律,“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创世记1:14)。上帝定下了星辰日月运转的规律,但上帝也能因特殊原因而作出干预与改变;当以色列人进攻迦南,约书亚挥军攻打基遍时,“约书亚就祷告耶和华,在以色列人眼前说:日头啊,你要停在基遍;月亮啊,你要止在亚雅崙谷。於是日头停留,月亮止住,直等国民向敌人报仇。这岂不是写在雅煞珥书上么?日头在天当中停住,不急速下落,约有一日之久。在这日以前,这日以后,耶和华听人的祷告,沒有像这日的,是因耶和华为以色列爭战。”(约书亚记10:12-14)这是历史上唯一的一次,日,月停留的大事,天体突然停止了运转达二十四小时之久。上帝能宰制宇宙天体,因为时间在祂的掌握之中。

五.时间是人伦传承所穿起来的一条线

  由於人类不断地传承,才有了历史。而人的传承是根据神初造人时,所颁下来的意旨;“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创世记1:28)。上帝造人,且造男造女,便是要人能传承与繁殖,当亚当夏娃离开伊甸园之后,便正式婚配,並生男育女,繁衍后代。也写下了一页页的人间历史。历史是一冊书,时间是一条装钉线,人伦的情节便是每一页故事的內涵。
  基於传承的需要,人与动物均有雌雄两性。亚当与夏娃生活在伊甸园中时,是在神的荣光中,故赤身露体並不觉羞恥。但一旦食了禁果,种下了罪恶的基因,神的荣光便由他们身体上消失,性的意识也随之滋生。这夫妇二人被逐出伊甸园之后,才开始了同居的生活;随之便衍生出后代。人的年岁也正式写下了记录,而时间与历史的线头也便穿钉成冊了。
  人伦是以两性关系为主,从而衍生出来的五伦,即君臣,父子,夫妇,兄弟与朋友。这其中父子,兄弟出於直接的血缘传承,系出主线。圣经中也以五伦的关系,喻时空中神人之间的关系从属(君臣:以赛亚书9:6;父子:马太福音6:1;夫妇:约翰福音3:29,马太福音25:1;弟兄:马太福音12:50,希伯来书2:17;朋友:约翰福音15:14)。
  第一亚当主要的任务便是“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如今此一任务,已经完成,全球人口已逾六十亿,达饱和状态了。第二亚当的任务,则是要完成弥赛亚的救赎大功;基督也早在二千余年以前,在十字架上完成了。余下来要完成的是基督的门徒(亚伯拉罕属灵的后裔),要将救世的福音传遍天下;这正是今天信徒们严峻,艰巨的任务。此项任务必须在时空中完成,故有其紧迫性与局限性;因为时间这条线是有其限度的,到了时候,会戛然而止。虽然我们並不知道它何时会停止。

六.问世间情为何物

  第一亚当肩负了传承的重任,由两性的夫妇关系,所发展出来的,是人间的伦常;由两性夫妇间的情爱,衍生出了父母子女兄弟之间的天伦亲情;再由社会中的人际关系,延伸出君臣之间的忠义,朋友之间的友谊;及人对陌生群众的悲悯与同情。这一系列由人与人之间所发展出来的情感,铸成了无数的故事;在诸多有情之中,上帝以创造天地万物的主宰,屈身成为卑微的人之肉身,为罪恶中的人,代死献身,彰显出人间所未有的大爱。上帝爱世人的爱,远远超越了人的血肉之躯,其所能达到的爱的极限(哥林多前书第十三章)。这一种爱情远远超出了第一亚当,由两性之间所产生出来的情感。
  神爱世人的大爱,因超越了人之情感所能达到的高度与极限,只有钉十字架的基督才能用祂的宝血来完成。但人间的故事,卻仍然要以人伦的情感才能抒发与创作。人由两性之间所产生的伦常之爱,会在这个世界毀灭之后,便划下句点。人伦的关系也要随这个世界的终止而终止;因为在未来的新天新地中,人的性別便要失去了。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大变革,大惊奇,当人的伦常逝去之后,现今的人根本无法也无能力对新天新地的新生活,新环境作出想像,因为连思维的方式也不同了;甚至连今世人的思维这种东西还在不在,都是一个问题。恐怕连保罗所说的:“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哥林多前书13:12)也难以解说了。因保罗所说的镜子,仍为今世的东西,在新天新地中,连镜子也不会存在了。
  不相信复活的撒都该人,曾设计了一种情況,向耶稣提出问难。按犹太人的习俗,人若娶妻未育子而歿,其弟辈有义务娶嫂为妻,生子为其兄立后。假设兄弟七人均因早歿而娶过同一妇人为妻,死后如再复活,这位妇人应为何人之妻?这是一则十分难解的习题,基督便不得不洩露一些人在复活之后的惊人秘密。主说:“这世界的人有嫁有娶;惟有算为配得那世界,与从死里复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因为他们不能再死,和天使一样;既是死里复活的人,就为上帝的儿子。”(路加福音20:34-36)
  复活的人与天使一样;天使为中性,不分男女。因此,人从死里复活以后,便失去了性別;同时,原本由两性婚姻所建立起来的伦常也跟着废去了。人人都是上帝的儿子。父子,夫妇等关系也随之改变了。如此,原先由人之两性间,所发展出来的关系与情感,也便荡然无存了。
  上帝所创造在时空中的人类,因赋予了传承的使命,故生而具有情爱的欲求,但在日月催促之下,人的年华老去,千古以来,诗人墨客都在无奈中赋诗詠叹。大文豪莎士比亚在诗中说:“时间会刺破青春的华丽精致,会将平行线刻上美人的额角,会吃掉稀世珍宝,天生丽质,什么都逃不过他橫扫的镰刀。”中国明代的戏剧大家汤显祖(1550-1616),则在他的牡丹亭剧中詠歎:

原来奼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壁残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煙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诗人连青春韶华都感喟伤逝,如果人伦中的爱情完全殒灭了,更是情何以堪!但人伦情爱等事物,都是神为人类在时空中所颁赐的恩典,当这时空中记录的史冊写下完结篇时,这一切也都必须随之结束。
  新天新地的生命新境界,我们今天可以盼望,可以憧憬,也可以坚信,但卻无法想像。
  历史的纪年由第一亚当开始,到时空的完全销化(彼得后书3:12),便戛然而止。屆时时间便会停摆。由於日,月,星辰等天体,原为地球上受造的人而存设,故亦应属同一命运。时空便同时谱下完结篇而销融了。

七.第二亚当的使命,非传承乃救赎

  我们坚信基督为神人二性,且祂的人性十分健全。我们也相信,基督在世间曾受过撒但各样的试探与攻击,但卻沒有犯罪(希伯来书4:15)。但历来仍有不少人要在基督的人性上作文章,強调耶稣的人性,並且,捏造基督也曾有过婚姻生活(多年前的一部影片,耶稣,超级明星 Jesus Christ Super Star 与后来的另一部影片基督最后的诱惑 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基督虽曾历经诸般试探,卻沒有失足,祂也生而沒有原罪。否则祂在十字架上的牺牲,便毫无价值了。那些要強调“食色性也”的人,是以其具有原罪,並屡犯本罪的人之自況,去体认基督。这些人既无信仰,也不了解圣经。基督虽借人的肉身诞生为人,但卻生而无原罪。这与当初神所创造的第一亚当原人相同。亚当生活在伊甸园中与神同在时,全身在神的荣光遮蔽下,当时还沒有性的意识。亚当与夏娃了解自己的性別,是在犯罪之后。我们相信基督具有完全的人性,撒但在对基督的试探中,各种情況均不会免除,但基督均能以神道的宝剑击退強敌。
  上帝虽照祂自己的形像造男造女(创世记1:27),但神首造的第一亚当卻为男性。基督降世为人,亦为男性。但第一亚当的使命是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的传承。而第二亚当的任务,则为受苦受死,拯救世人。亚当夫妇的正式婚配,是食了禁果,被逐出伊甸园以后的事。基督既无原罪,亦无传承的使命,其唯一的任务,便是要受苦受死为世人赎罪。祂在世上的生活是赤贫与孤独的;祂为世人传道救济之不暇。以常人的婚姻生活与需要去影射,並移转於基督,如非蓄意亵渎,便是无知与愚昧。
  基督由死里复活以后,已将人的肉身改变而为灵体(中性),成了复活之人初熟的果子,我们这些仍然生活在世上的人,有一天死后,经过复活的蛻变,也要失去性別;那将是怎样一种境界,连当时的保罗都不知道。我们这些仍在时空中的人,既无法想像,也无从述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