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干细胞治好一个破心脏

钱锟

 

  十六岁少年第米特里.邦维(Dimitri Bonnville)在修理房子时,不幸被钉枪射穿了心脏。经过紧急心脏开刀手术之后,他严重心脏病发,大量心肌坏死。医生告诉邦维的父母:他需要一个心脏移植。
  医生还提出了另一个建议:邦维可以试试使用还在实验阶段的“干细胞治疗”(stem-cell therapy),使他那已损坏的心脏组织再生。邦维的父母接受了这项建议,让他们的儿子成为全球首位接受“干细胞治疗”的病人。这次治疗的结果非常重要,不但关乎邦维的健康,它更有可能扭转整个干细胞辩论的局势!

  在2003年的春天,密西根州皇家橡树城威廉保曼医院(William Beaumont Hospital in Royal Oak)的医生们,使用这种了新疗法医治邦维。倘若成功了,就可能減低使用胚胎干细胞作医疗用途的爭议性,也可能解決关於治疗性的细胞复制(therapeutic cloning)的爭论。
  “我们非常兴奋,因为我们相信他(邦维)的心脏功能已有了相当的恢复。”治疗进行了十多天后,保曼医院心脏科主任奧尼(William O'Neill),对於邦维的健康进展感到非常满意。

  这少年人的治疗,在2月17日开始。头四天先用一种药物,引起他血液內干细胞的增生。2月21日,医生们收集这些干细胞,然后利用一根心脏导管,把这些干细胞移植至供应血液给心脏前部的动脈中。
  一星期之后,邦维出院了,在家中休养。他的医生都说他们从未见过像他这样的复元。奧尼说:“ (手术前)我们替他做过心脏核子共振,造影显出他心脏的整个前部都已坏死了。按以往的诊症经验,病人到了这种情況,不会再有任何进步。”

  用来治疗邦维的干细胞,是一些“主要细胞”,能发展成身上多种 (几乎所有)组织。由於它们是从邦维自己的血液中提取出来的,所以並不会引起他免疫系统的排斥 (免疫系统只排斥別人的细胞)。
  许多科学家相信来自胚胎的干细胞(通常取自四日左右的胚胎,就是那些体外受精诊所用不完的贮藏胚胎)是所有细胞之中,最有再生能力,也是最能适应环境的一种。
  在2001年8月9日,布希总统宣佈,所有领受国家科研经费的科学家,只能採用在那天之前已经造成的,约六十种的胚胎干细胞系列。但事实上,可用的胚胎干细胞系列原来只有不到十种。

  可是,保曼医院这种新疗法,完全不需要採用胚胎干细胞,因为所用的细胞完全来自邦维自己的血液。这实验性的治疗也避免了另一场剧烈爭论:治疗性的细胞复制(therapeutic cloning)。
  有假设认为,胚胎干细胞治疗的成败,全靠治疗性的细胞复制。(这至今还未试过証实成功)但这假设已渗透在干细胞和细胞复制的辩论之中。

  科学家相信,只要从病人身上取材,来造一个“复制胚胎”(cloned embryo),然后从这胚胎提取干细胞,就可以避过身体对於新细胞所产生的免疫排斥。在邦维的例子中,因为所用的是邦维自己的细胞,就不必担心免疫排斥的问题。奧尼说:“这些是他自己的细胞,我们把它们高度浓缩密集之后,再输入到损坏的心肌的部位。我们预料这个做法,不会产生任何不正常的后果。”

  也曾有別的研究提出,只要把干细胞注射进损伤的部位,就能夠引起组织的修复。但这类研究,几乎全是採用来自胚胎或流产胎儿中,那些最年幼的干细胞来做的。

  本病例显然是第一个证据,指出一个十六岁大的人的干细胞,仍能这样有效地分化增长。只是,奧尼认为,在年纪更大者的身上,未必能得到这样好的效果。“我们知道从年龄来看,愈大的人,心脏机能的复元是愈差的。如此看来,这种医术,很有可能会跟年龄有直接关系的。”

  其他研究员认为这次治疗的效果,看来颇有盼望,但这种治疗是否成功,还须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一位干细胞研究工作者,纽约市別士以色列医学中心(Beth Israel Medical Center)的尼尔.塞斯博士( Dr. Neil Theise)说:“我想这种治疗是极有盼望的。”
  亚特兰大城爱莫利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心脏科医生兼干细胞研究员山姆.德特利博士(Dr. Sam Dudley)卻说,即使邦维的情況继续进步,也很难断定可否归功於这种治疗,而且即使是这治疗的成功,也很难知道到底是如何成功的。
  德特利说:“他们这回干得很棒,但我们还是应当谨慎前进,因为对於我们现在所作的,还须知道多些。”

  邦维的父亲说:“按第米特里当时的情況,实在沒有比这种干细胞治疗更令人心动的选择,使我们很容易決定尝试这实验性的疗法。那时,我们觉得他的选择非常有限,当我们听了医生们讲述这种疗法,医院又得到许可施行这手术就给予了我们一个选择的机会。我们认为这对於十六岁的第米特里来说,是一个低风险,高回报的策略。”

  保曼医院的医生们说,盼望尽快可以开始进行这种干细胞治疗法的临床试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