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海上花园与海上丝路

凌风

 

  莎士比亚的时代,英国是以海为牆的花园(Sea-walled Garden),这听起来像是世外桃源吧?也确实是如此—二十一哩(三十四公里)的海峡,与欧洲大陆隔开,航行不会太困难,但对於大规模的入侵者,总是大不方便。虽然历史上有过维京的侵据,还是保持英格兰和威尔斯的文化;他们的以海为垣,也未曾阻绝宣教士们,还是把福音带到那里。中国有“小其国而寡其民”的思想,似是与道家求治的理想有关;这与儒家发展成为大同社会,是出於不同的思路。
  丝路的存在,始於先秦时代;以后到了汉代,才贯通中亚,到达波斯地区,终抵欧洲海岸,长逾二千五百公里。这交通的愿望,发自人心的攘利,使人冒险犯难,忍寒耐暑,受飢挨渴,超越关山阻隔,达到人居之地的极限。也是循着这条古径,东来的福音使者,零散的播下救恩的种子。到大唐贞观年间,涅斯托留教派(Nestorian)的僧侶,才得以齎奉圣卷抵达大唐国都长安。可惜,他们不知尊重文宣圣工,既未曾深研中国文学,又未加慎思明辨,博访周咨,不求其端,不究其末,仅为方便沿用佛教的语词,混入所译经典及礼仪,以至麦秕莫別,未能达到启迪灵智的目的。当然,他们的信仰从开始就存在问题。


马可波罗
  十三世纪,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Marco Polo, c.1254-1324),循着商贸的旧道,来到了元大都,蒙天可汗的召对。並且奉敕吁请罗马教廷,差遣百名才识深湛的教士,来华教导人民。只是教廷沒有远见,造就储备这样的人才。但马可波罗夸张渲染的“东遊记”,亦真亦幻,色彩绚丽动人,仿佛是彩虹的另一端就在中国,吸引着许多冒险者的腳步。到了发现世代,怀GodGoldGlory不同动机的人,悬起类同的风帆,犁着海洋登程。到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 1451-1506)远航的时候,以勇气弥补知识,还记得东方王者的马其顿呼声,意图寻得至中国的海路。说来他还真带着译员同行;只是他们不能通译中文。
  真沒想到,十六世纪宗教改革,抗罗宗教会礼拜五不禁食肉,信徒吃鱼者骤減,渔船不少改业海盜,或贩香料赚钱,或劫夺西班牙从新大陆得的黃金,促成建设海军的竞赛。1588年,英国皇家舰队击败西班牙,大英帝国得以称雄海洋。随着工业革命来临,为原料与市场的需要,寻求海外殖民地,以至英国成为所谓日不落帝国。现代远方宣教的先锋,就乘同一贸易季风,驶出同一港湾的怀抱。只是他们有的人起锚太匆匆,那“海上花园”花畦的莠杂,和药草间的虫害(莎士比亚:理查三世 III, iv, 43-47)也挟以俱来,循海上丝路,传到东方的土地上。

赫伯特
  近四个世纪前,一位英国的教牧赫伯特(George Herbert, 1593-1633)以病弱的身体,写了一首诗“战斗的教会”(The Church Militant),他飞扬的心,看见教会和平的福音,将要像荣耀的旭日升起,战胜罪恶的阴影,以至公义的太阳完全显出,施行审判。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