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玫瑰丛中的比翼鸟

王人义

 

  教会前有一个花坛,花坛里长着茂密的玫瑰花,常常有一对对的小鸟在里面飞来飞去,引来很多的人在花前驻足。冬天一到,叶枯花谢,反而显得特別格外的凄涼,更何況是在北美的加拿大呢!

一 瞧这一家子

  就是在那年冬天一个星期天的傍晚,滾滾寒流,新雪初下,本来就极少看到有人行走的社区街头更是冷冷清清,但一牆之隔的教会內卻是欢声笑语,教会里的成年团契正在这里聚会。
  玻璃门外人影闪动,门被推开,一股寒流包裹着一家四口卷进了门厅。是一对早上第一次来参加日主崇拜的夫妻,男的名叫约丹,女的名叫英格,带着他们的儿子,一个好像有六岁了,一个大约四岁出头。我热情地迎接他们並向两个小孩打招呼,大男孩一闪躲在母亲的身后,大声喊道:“我爸爸妈妈要离婚了!”小男孩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冷不防对着我啐了一口口水。这对夫妻若无其事,心不在焉,目无彼此的表情,已经证实了孩子口中的事实。我认为孩子是有意对着我喊出来的,父母长期的恶劣关系已在孩子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创伤,他本能地用近乎於求救的方式,向我这个或许能给他带来帮助的长者发出吶喊,父母苦涩的表情让我彻底明白什么叫做“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心里顿然陡生沉重之感!
  以后的日子,约丹很少来教会,都是英格一个人带着孩子来。那天,有意无意地与她聊到夫妻关系的时候,我问她:“你们今后准备怎么办?”
  她浅笑着回答:“我们已向法院提交了离婚诉讼,正在等开庭的日子。”
  为了帮助他们走出婚姻关系的困境,我把教会里的海婷姊妹介绍了给她。海婷应该比她大七八岁吧,有过与她相似的经歴,或者能夠帮到她。

二 海婷和她先生的故事

1. 结婚之后

  海婷是一个豪爽的女子,她笑的时候总是那么开怀,毫无掩饰。她精明,能干,豪爽,直率,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有领导意识的女強人。认识她的父母之后就知道,她既继承了父亲的聪明与強悍,又继承了母亲的直白和开朗。给这样的女人做丈夫,要么比她強大优秀,否则镇不住她;要么比她儒弱溫和,否则配不上她。她的丈夫张硕正是后者。
  张硕的父母都是安分守己的老实人,父亲善良随和,母亲真诚耿直,这两种不同的性格的人搭配成夫妻,一般的情況下,丈夫都会显得理性而有分寸,在很多情況下都会让着妻子。张硕是他们夫妻的独生儿子,可以看得出来,儿子是被母亲宠大的,这样的家庭环境培养出来的儿子,一定是既老实又柔弱。
  海婷和张硕是自由恋爱走到一起的。张硕的老实和柔弱正好给海婷的领导能力提供了用武之地;而海婷的能干精明又为张硕提供了顺其自然的安适环境,可以说各得其所。
  婚后海婷到张硕家住过一段日子。回忆起这段日子,大家过得都不轻松,大家想都想得出来,一定是婆媳关系的问题,媳妇要管着丈夫,婆婆要护着儿子,所以大家都是在高度紧张的状态尽量不去踩彼此的边线,虽然一直沒有大吵大闹,但是在无休止的克制与忍耐中,大家都到了崩溃的边缘。等到海婷生了头胎的儿子之后,再也忍无可忍,自作主张,以不让儿子受到不良家庭环境的影响为理由,一家三口移民新加坡,天高皇帝远,谁不要管谁!

2. 无处可藏

  移民新加坡短暂的移民蜜月期过后,夫妻关系就更糟了!过去在国內时,他们夫妻有矛盾,海婷会想,这都是张硕的妈妈从中作梗影响了他们夫妻关系;可沒婆婆夹在其中,海婷这才发现,原来张硕也是这样的倔!她的性格本来如此,有什么就喜欢说出来,发发脾气,发发牢骚;夫妻之间有什么不能表达出来的吗?可张硕偏偏不吃这一套,海婷一发脾气,他就对着电脑不理她。每当这个时候海婷都会生气地想:“你张硕要是个男人,就老老实实让我出出气,听我骂你几句,不就什么都沒有了吗?可偏偏你就是用石头也压不出一个屁来!”
  张硕人虽老实,可看问题有自己的想法和观点。之所以最终顺从妻子移民新加坡,也是考虑到母亲与妻子之间难以调和的婆媳关系,以保全这个家。来到新加坡之后,海婷所学的专业不容易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所以所有生活的重担全压在了他的身上。紧张的工作,生活的压力,需要有一个释放的空间,可回到家里不仅不能放松自己的心情,还要预备好自己接受任何时候都可能随时发生的言语轰炸。刚开始的时候是硬着头皮坐在电脑面前顶着海婷的口水,后来,干脆下班之后不回家,从这条街到那条街满街的乱转,回家后谎称在公司里加班。
  一个星期天早上,在海婷尖锐的喊叫声中他成功地逃脫出来。沒有地方可去,他走进社区內的一座教堂。这教堂就在他家附近,可是一年多来他从来沒有想过要来教会,他一直认为这是不懂科学的迷信者来寻找安慰的地方,可是今天不知怎的,他想收住自己的腳步不踏进教会都不行。走进教会大家正在祷告,他悄悄地坐在后排靠边的位置。刚刚坐定,大家就唱起歌来,歌词清晰明白:

何等恩友慈仁救主,
负我罪愆担我忧;
何等权利能将万事,
来到耶稣座前求!

  不知为什么,张硕的眼淚一个劲地往下流。自从成年之后,他从来都沒有哭过,可是这一次不为什么,他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稀里哗啦地淚人一般。说来也很奇特,虽然是淚流满面,卻沒有痛苦的感觉,反而是满心的快乐。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开始断断续续地去教会,不过,这件事他沒有让海婷知道。

3. 风云陡起

  几经思想,还是海婷拍板,移民加拿大!
  加拿大是一个纯英语国家,而且正逢世界经济低落,要找到一份与自己专业有关的工作,必须要有比较好的英文。他们租住的房屋附近有一间教会,正好教会里开办了免费的ESL(English as the Second Language)课程。而且,为了让他们能安心学习,教会还提供了看顾孩子的服务,甚至还有免费的中餐。张硕和海婷报名了週末教会的这个课程。
  为了生活,张硕先后打过几份低收入的劳力工,有时甚至於两份工作一齐干;海婷也加入到了打工行列,断断续续地打过几份劳力工。工作,学习,孩子,家庭,疊起来的负担和压力,冲破了他们夫妻能承担起来的底线。海婷的脾气更加暴躁了,张硕也似乎有了精神抑郁的倾向。那一次海婷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举起手来就变成一个大巴掌,劈头盖脸地向着张硕的头拍下来。一个女人家能有多大的力气,而且被张硕一挡扑了个空。海婷追过去抓住张硕的衣领,张硕站在电话旁,拿起话筒顺手拨了个911,他报警了!在楼上竖着耳朵正听他们吵架的儿子,立即发现了不对劲,猛地冲下楼来,飞快地拔掉了电话线,怒视着父亲。顷刻间,整个房子里鸦雀无声。
  警察还是来了。为了挽回残局,大家尽量表现出克制和冷靜,像什么都沒发生一样,连十岁的儿子也显得那么平靜。最后,警察沒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交待了几句之后,走了。警察是走了,两个人心中可是扣了个死结。

4. 谁来解忧

  张硕和海婷在教会里都接受了耶稣基督的救恩,並且受洗加入了教会。在新生命的追求中,夫妻关系有所改善,但那个死结,谁都不愿去碰。
  教会里开办了一个福音训练课程,在教会年长的弟兄的推动下,张硕和海婷勉強报名参加了学习。在课程中有一个“如何做福音见证”的內容,要求学员每个人都能夠把自己生命改变中的一些特別经歴分享出来。迫不得已,一向言语不多的张硕分享了在新加坡巨大压力之下走进教会,被教会的诗歌感动得痛哭流淚,最后接受耶稣基督作为自己个人救主的经歴。张硕分享的时候海婷一直都睜大眼睛听,还沒等张硕分享完毕,她已经情不自禁地淚流满面了,等到张硕分享完毕,海婷深情地望着丈夫说:

“张硕,这么重要的一些经历我怎么都不知道呢?…我完全不了解在你的心中有这么大的负担和压力,作为妻子,我不仅沒有给你分担压力,还给你那么多的抱怨和责骂。你为什么就不跟我说呢?如果我知道你是这样重视我们这个家,我怎么会那样对待你呢?你看我们家…”

海婷极力控制自己的情感,不让自己哭出来。
  张硕一下子也愣住了,除了谈恋爱的时候见到过海婷溫柔体贴的样子,突然来到的幸福,他高兴得不知所措,喃喃地说:“对不起,我从来都不觉得我对你是这么重要的,看来是我错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你说行吗?”

三 奇特的对话分享会议

  为了帮助更多夫妻走出婚姻的误区,教会举办了一个非常特別的对话分享会,请约丹和英格与张硕和海婷对话,当时张硕的父母也正巧从中国来看望儿子和媳妇,也参加了这次对话会;原本担心约丹不会出席,谁知,他竟然欣然同意!以下便是那次对话会的部分实录。

约丹:“张硕,我觉得你和你太太通过见证对话之后,你们之间的转变太戏剧化了。就我所了解的,面对一个性格这么強的太太,你一直领受了她太多的伤害?你真的原谅她了吗?”
张硕:“是的,我真的原谅她了!说实在的,刚开始並不那么容易,应该说是分几个不同的阶段。因为长时间都活在她的阴影之中,我一直希望通过离婚来实现真正的解脫,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原谅不原谅的问题。可是,当我在圣经中知道,我们的婚姻是神建立,是男人和女人成为一体,谁都不能拆散的婚姻之后,我开始从对婚姻的逃避转回婚姻的现实之中。因为要面对这个我不能容忍的妻子,我才开始思考要不要原谅她的问题。”
英格:“海婷,你是怎么想的呢?”
海婷:“我一直都沒有觉得我有那么的坏。过去,我真的不觉得他比我能干厉害,可我还是嫁给他了呀!嫁给他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所以,我觉得,我骂他,奚落他,都是应该的,谁要他是我的丈夫呢?而且我也觉得,这样要求他也是为了他和我们家庭的好,所以,从来不会注意到他的感觉,也不会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只等到他在见证分享中谈到他真实的生命感受的时候,我才猛然醒悟,原来我是这样的伤害了他,也伤害了我们之间的夫妻感情。因为我是基督徒,我也突然明白,原来这就是我的罪,即然是罪,我就要悔改!”
约丹:“张硕,就因为海婷有了悔改的表示,你就原谅她了吗?”
张硕:“我不是去原谅她,而是开始原谅我自己。”
约丹:“这话怎么说?”
张硕:“刚才海婷谈到罪的问题,透过圣经的真理,我也发现隐藏在我自己生命中的罪性!当我俩都愿意在婚姻中仰望和寻求神的带领之后,我开始在圣经的话语中找答案。圣经中说,丈夫是妻子的头,丈夫要爱自己的妻子,可是我呢?虽然海婷的性格比我強,但,我也是在逃避家庭的责任啊。我从来沒有像爱自己一样爱妻子啊!什么事情我都是先为自己着想,她所说的一切话,我都认为她在伤害我,结果使得我们心灵的距离越来越远,我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差!认真思想这些问题,我发现首先是自己有问题,就是圣经上所说的罪!所以,要悔改的首先是我自己。”
海婷(紧接着):“张硕,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与我过於霸道地抢夺了你做丈夫的角色有关。最近我们在学习一个亲子课程,课程內容告诉我们,我们长大之后性格中出现的很多问题,与我们原生家庭的影响有关。通过课程,我找到了自己的问题。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开始学习在家庭关系中摆正自己的位置,尊重张硕作为丈夫为主的地位,开始在大事小事上都询求张硕的意见,让他做決定。”
张硕(紧接着):“可问题是,她让我做一家之主,我反而为难了,我习惯了什么事都由她做決定,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主(大家笑),其实现在还是很多事情由她做決定。虽然是这样,我开始越来越多地发现海婷的可爱之处,我也在她对我的尊重当中逐渐地找到了我的自尊和她对我的爱(大家又笑了)。
海婷:“不仅仅是尊重,应该是顺服(海婷开怀地笑着说),我真的是这样想的。”
英格(转向张硕的父亲):“张叔叔,我想请问您,您认为导致他们婚姻产生这么大的转变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张硕父亲:“就是神,只有神!过去,我把他们看死了,他们的婚姻沒有救了,我为我的孙子感到特別的担心和婉惜,因为他有这样一对父母。可是,在人不能的事,在神凡事都能!是他们对神的信心改变了他们,否则,我找不出任何其他的解释。”
约丹(面向大家):“你们大家大概多多少少知道我们夫妻的情況了,我们还在法律的诉讼中,我也不知道我们今后的状況到底如何。问题是,我们之间到现在为止,任何小事上都可能使我们发生爭吵,我现在都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问题出在什么地方,我更不知道要解決我们家里的问题到底从什么地方开始?”
英格:“我也想像张硕和海婷一样,能夠重新建造我们的家庭。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家庭的问题与他们完全不同,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挽回我们这个家庭?”
(大家都各自提出了很多不同的看法和建议,后来张硕的父亲的话引起了大家的重视。)
张硕父亲:“我信主时间不长,前年才受洗的。最近我在圣经上读到一段话,这段话对我的印象比较深刻,好像是说不要为生命忧虑什么的,神如果看顾天上的鸟和树上的花,一定也会看顾我们的一切需要。你们可能要在生命中建立对主耶稣基督的信仰和信心,学习把你们夫妻关系的问题仰望交托给神。你们沒有办法化解你们之间的问题,但神一定有办法;你们只需要单单信靠祂。我相信神一定会像帮助和改变张硕和海婷一样地帮助和改变你们!”

五 奇異的一幕

  约丹和英格決定在复活节一起接受洗礼了。
  复活节洗礼结束,弟兄姊妹簇拥着他们在教会前的花坛前留影。春天第一批玫瑰已经盛开,在阳光照耀之下那么新鲜,那么美丽。约丹搂着英格的腰,英格双手扶着两个孩子的肩头在玫瑰丛中留下合影。一群鸟儿飞进玫瑰花丛,吸引他们夫妻的注意,他们相互依偎轻轻的欢笑低语,那情境就像一对比翼的鸟,那么亲切,那么溫馨!


玫瑰丛中的比翼鸟
(按图放大)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