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香阵阵 ✐2016-10-01

论基督教小说创作的技巧

—兼评《冰点续集》

殷颖

 

  我读三浦绫子的冰点是二十多年以前的事,记得那时台北的两家日报—联合报征信新闻报竞相译载这部畅销小说,开始各以相当篇幅刊出,继之篇幅均予扩大,而终於各以整版巨幅刊载。连载完毕后又互印单行本竞销,极一时之盛。这是我首次接触三浦的小说,也是第一次读朱佩兰女士流畅的译文,此后竟与三浦及朱佩兰结下了一段很长的因缘。


三浦绫子
  三浦绫子在当时由默默无闻的一位家庭主妇,一跃而为日本文坛的名作家,即是由冰点一书而成名,记得当时是日本的读卖新闻以一千万日币征文,三浦绫子以其处女作冰点膺选,销路很快便突破百万冊,后来也拍成了热门的电视剧集,在二十年前相当轰动。台北对日本的事物非常敏感,两家大报竞刊自是意料中事。我注意这本小说的出现,並非单单由於它的畅销,而是因为这是一本基督教的小说,三浦在各种访问中都清楚地表示她这本小说的主题是描述人类的“原罪”,而“原罪”是一个神学上的名词,小说家以其为主题,而且它的读者是东方的非信徒,这很使我好奇。我在断断续续地看了报上的连载后,很为故事的內容及写作的技巧所感动,但还看不出基督教的內涵,后来单行本面世,我一口气读完,老实说我当时相当失望,因为內容除了一个曲折动人的故事,又深刻地描绘人性外,实在找不到基督教的信息,而当时台北的文艺界,对这部畅销小说也有不同的批评。但三浦绫子自第一本小说奠定了她文坛的地位后,不断有新作面世,她的作品也不断由朱佩兰女士译成中文发表並且出版。其中最具基督教信仰的小说有雁狩岭绵羊山等,绵羊山是一部极富基督教信息的小说,主题是“饶恕”。记得当时台北有一家电影公司看中了三浦的市场,将绵羊山拍成电影,並且还借我的教堂拍了外景。那时是三浦小说鼎盛的时代。后来我透过一位日本友人与三浦绫子签了约,出版她小说的中文版。但冰点因早由两家日报出版过,我便沒有去重覆印行,因而也沒有出版她的冰点续集,但我在从事出版生涯的十数年中,绝大部分的三浦作品都由我负责出版,约有十余部之多,也均由朱佩兰女士翻译;朱氏摸透了三浦绫子的笔调与风格,成了翻译三浦的专家。
  二十多年前我在台北淡水召开“第一屆中国基督徒作家研讨会”当代极负盛名的基督徒作家们均应邀出席,朱佩兰女士也参加了这一次会议,不久她便受洗归主,她说她的信仰完全是受了三浦作品的影响,这是我在出版工作中一个意外的收获,不能不讚美感谢主。但当时我们讨论的两部日本基督徒作家的作品,卻是三浦的绵羊山及远藤周作的沉默(亦由朱佩兰翻译),而沒有讨论三浦的冰点冰点续集。当时冰点续集已由基督教文艺出版社出版,但我並沒有读它。后来,我到北海道去专程访问三浦绫子,那次的拜访使我毕生难忘;三浦住在北海道的一个小城—旭川市,我乘火车到达时,三浦绫子的丈夫诗人三浦光世先生到车站接我,衣冠整齐地佩了一朵红花以资识別,三浦绫子住在一栋旧式的平房中,陈设十分简单,生活十分朴实。那天经过一位传教士的传译,我们谈了许多基督教文学的观点,与她写作的经验谈;我发现三浦是一位十分虔诚的信徒,她属於日本基督教团。写作收入的大部分都奉献给教会。每週在家中有家庭礼拜,时常接受读者的投书与拜访,不少人因她的作品受感得救。三浦简述了她对基督教作品的观点:“施洗约翰当年作耶稣的前锋,为主预备道路,但今天如约翰到日本来作同样的见证,人们还是不会懂。我是试作施洗约翰的前锋,为他预备道路,使毫无基督教背景的日本人可以了解而接受。”因此,她的作品不能直接传教,必须让读者由她的故事情节中,慢慢了解基督教的教义;所以在“冰点”中几乎嗅不到基督教的味道,但在续集中才有较多的信息。因我当时还沒有读她的续集,不敢置喙,但我完全同意她的看法。

冰点续集
  想不到隔了十年,我赴欧洲会议,启程时随便将冰点续集放在手提包中,在漫长十几小时的飞行中,拜读了三浦的冰点续集为她丰富的信息所感动,而后悔迟了十年才来读它,乃提笔写这篇评介,略补我晚读这本好书的过失。
  三浦在冰点续集中,将它的主题“原罪”清楚地启示给读者,原罪是根植在人灵魂中的罪性,也就是堕落以后的人性,三浦在这方面的刻划,十分擅长。冰点中的几个主要人物:如赖启造,夏芝,阳子,彻,靖夫,王瑞琦,高木,汤学籐,京惠子等,都在三浦锐利的笔尖下暴露他们灵魂的阴暗面,三浦对人性的描绘不但入木三分,而且能剖析到人心灵的深处,她笔下的典型是赖启造,这位正人君子型的人物,终於在听到一位年经女孩子的见证后,憬悟到自己就是那位“仗着自己是义人,藐视別人”的法利赛人,最后体认出“我若将所有的賙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仍然与我无益。”我另外也读过不少基督徒作家写的小说,往往喜欢将基督徒当作一个正面人物去塑造,而结果多半是失败,给人的印象不像一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缺乏现实生活中的真实感。目前我们的基督徒作家们,最严重的问题是对信仰体认得不夠深刻,无法在他们的小说中确定一个主题,在技巧上也就无从下手,这是中国基督教文学要急起直追的。
  冰点续集的主角是阳子,这是三浦笔下最正直,最纯洁,心地最善良,也最令人疼爱敬佩的一个女孩,但这位无缺点的纯真少女,最后卻发现“自己是世界上罪恶最深的人”,三浦写到这里才正式点明了她的主题:“原罪”;原来阳子有非常坎坷的身世,自幼被赖启造领养,她原是京惠子背着丈夫与情人生下来的孩子,但当赖启造领养阳子时,卻误以为是杀自己女儿兇手石土水的女儿,赖启造领养阳子的动机,並非如表面堂皇的理由:“爱汝之仇敌”;而是要报复自己的太太夏芝,因为夏芝为要单独与情人靖夫约会,才将三岁的女儿小丽支出去到溪边玩耍,而导致石土水的扼杀。因此夏芝极端仇视阳子,最后迫使她自杀,但终於证实阳子並非石土水的女儿而获救。然而阳子也仍不齿其生母的不贞及将自己遗棄,而不愿与生母见面。后来京惠子见到阳子要求饶恕时,阳子也不予理会。但最后阳子在看见“燃烧的流冰”好像看到耶稣钉在十字架上,血洎洎流下来一样。而悟到自己的罪孽深重,当这位近乎“完人”的主角在悔悟自己的罪过时,心中才获得了平安,而主动请求她母亲的饶恕。整个的故事內涵沒有落进说教的八股,沒有加进生硬的教义,沒有硬给基督徒派定一个正面的角色,而勉強要求读者去接受。这是基督教小说成功的一个范例。
  若要勉強在三浦这部小说中挑一个缺点,那就是在描写景物及情节时,有时不免失之繁琐,但整个说来瑕不掩瑜,而且在技巧上超过她其余的几部小说,应是不爭的事实。在极难找到成功基督教小说的今天,我还是愿意将冰点冰点续集郑重地介绍给我们的读者。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谈天说地

仁爱的果子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狭心是恶症 ✍于中旻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海芋 Calla Lily ✍郭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