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石头记

吟萤

 

  你好奇地想知道我书房里的陈列,与我书桌上的摆设。告诉你我的书房是一间三楼很小的斗室。一面是玻璃窗,刚好将隔了一个院落邻家的一棵墨松剪贴在我的窗口。前几天夜里下了一场秋雨,早晨拉开窗帘,风雨居然将数十丈以外的松针贴在玻璃上,推开玻璃窗,室內便盈满了松香。其余三面除了房门外,都被书架填满。书架的顶上也堆满了书,许多碑拓与字画都沒有地方悬掛,只好临时在书架的外面掛上两幅,过几天再收起来,換上另外的几幅。在窗的上方唯一的一块空白悬了易君左在多年前为我题的七绝橫幅,其余便乏善可陈了,斗室內中间放了一张大书桌,但桌面上可以用的空间卻有限。书桌左边的角落放了一个文件架,堆满了信件与报纸,左手边是台灯与几本正在阅读的书籍。右手被一本书法大辞典与圣经佔去了一大块地方,后面是一架收音机,那是古典音乐的泉源。正中间是笔筒与砚台,余下的地方,连展卷都很局促了。
  你也许想知道在我书桌上有沒有我最珍爱的东西,有的。那便是放在砚旁的一个水晶玻璃容器中,浸在水里的那些形状不同,色彩各異的石头了。
  这些石头有圆的,有扁的,有椭圆的,有三角的,有鱼状的,有蟹状的,有扇面状的,有圆柱状的…石头形状虽不同,但都经过时间与风雨的仔细琢磨,而呈光滑圆润。浸在水中,泽彩特別鲜艳亮丽。有的像玫瑰花瓣那样楚楚的水红。有的像羊脂玉般溫柔的淡黃。有一块是惹人爱怜的鹦鹉绿。有的像雪一样的莹白。有一块在赭黃上缠着绿色的线束。有一块白石上镶着网状的血丝。一块乳白色半透明的圆石,像极了刚刚剝出来的荔枝,水汪汪地滑腻可以入口。石头的底层藏了一粒龙眼般大小的圆石,红得教人心悸,简直是一滴血。
  这瓶晶莹玲珑的彩石,是在我读写之余,寄神休憩时的最爱。有时看着看着,颇想捡一块放进口里去,这些浸在水中的彩石,很像水果软糖,石色可餐,你如看到也会情不自禁的。


雨花石

  这些石头是两年前我从南京买回来的。南京是盛产雨花石的地方,到处都是卖石头的小贩。刚刚开始索价五角钱一粒,到后来是一块钱抓一把。当然有些名堂的石头,浸在碗中出售,要价都很贵。当我离开南京时,行囊中便装满了石头。一路上分赠亲友,最后剩下了一袋,拿回来装在瓶里,放在案头上观赏。觉得比我以前收藏的几件石雕更可爱。由金陵归来,曾写了半阙离亭燕(上半阙是詠漓江的,以后再给你看)记载这段因缘:“金陵春梦难圆,秦淮旧时歌弦。石头古城离乱后,六朝金粉黯澹。怅遊雨花台,彩石晶莹依然。”你看,金陵的雨花石,多么教人着迷。
  我生平非常爱石头,小时候常常对着庭院中花台上的假山或盆景里的顽石看得出神。后来走的地方多了,每逢看到奇石,都会凝视良久,不忍离去。我认为只要是出於大自然的创作,无论是粗砺或细腻都会使人感动。但人工雕出来的石头,便沒有那种原始的魅力。用玉石雕刻的首饰或古玩,看看也就算了。连钻石这样珍贵的石头,经过精细的切割雕钻,珍藏在玻璃柜中,保险柜里,或戴在富豪们的手上,早已失去了它原始自然的美,成为一种庸俗的商品了。我曾经看过不少文艺复兴大师米开朗基罗雕凿的大理石人像,细腻到连肌肤上的脈络毛发都能凸显出来。他以鬼斧神工的技巧,雕出来的艺术品,能赋予石头以生命。人们看到他的作品,多半是在欣赏他千秋万世不朽的艺术成就,很少人会注意到石头的本身。石头已完全为艺术的光华掩盖了。而珍贵的石头如玉石翡翠,多半要雕制成精巧的饰物,再加上经济的价值,这些石头本来的美,也早为人的物欲所吞噬了。只有这些平常的石头,以其本来的面目呈现在天地之间,都是造物主的原作,沒有人为斧凿的痕跡,才能算真正的极品。
  我生平爱石,但未成癖。有不少爱石成癖的人,用许多时间去收集奇石。有人能收集到十二生肖画面的石头。也有人收集到十个数目字的石头。都要投下大量的时间与精力才能办到。你是最喜读聊斋的,你应还记得蒲松龄创造的石清虛,那个爱石成癖者的故事。留仙突发奇想,不但将石头人格化,而且将之神化:

邢云飞顺天人,好石,见佳石不惜重直。偶渔於河,有物掛网,沉而取之,有石径尺,四面玲珑。峰峦疊秀,喜极,如获異珍。既归,雕紫檀为座,供诸案头。每值天欲雨,则孔孔生云,遙望如塞新絮。

  蒲氏是营造传奇的能手,在故事情节的发展中,高潮迭起;邢氏为保有奇石,不惜減寿三年。但后来卻因石贾祸;某尚书因索石不得,将之下狱。邢欲以死殉石,而不愿将奇石交出。最后邢氏终於如愿以偿,以石殉葬。天下这样爱石逾命的人,实在是異数了。

  石头是造物者创造天地的重要素材,小者可以作盆景,置於案头观赏。大者则可成为山嶽。高不可攀,仰不可及。你知道我爱爬山,有一年夏天,我攀上阿尔卑斯山去赏雪。几年前我一口气爬上了泰山,去呼吸星间的云,去经验那种“小天下”的气势。我也曾登上浩瀚无限的天山,去经历那种“如登天然”的感觉。走到天池去用那冰冽湛蓝的湖水洗一把脸,再将我的体溫传布给冰冷的雪岩。前年我爬上庐山,去感受迷失在云雾中的滋味。借苏东坡的诗眼去体察“橫看成岭侧成峰”的妙趣。登上黃山,为要重现已褪色的中国历代名家山水画卷最初的笔触。山石对人的魅力,完全是由於它们未经人手的矫揉,纯出自然,所以无论是奇峰異石,或平常的山岩,都会使人向往与感动。但今天许多山都被人们严重地污染了。譬如索道便是破坏山嶽景观一项杀风景的设备。而在中国大陆,许多名山的景点都为一些饮食业者与贩卖纪念品的小贩所佔据破坏。在庐山壮丽的“三疊泉”下,我看见几间杂乱无章的败屋,饭店在那里大做生意。污水,垃圾与油煙完全糟蹋了这幅美景。另一个困扰是许多腳夫扛了竹椅跟在遊客后面兜生意,完全将你的遊兴扼杀。而且他们会一直跟定你不肯离去。开始还客气,到后来跟了相当距离,你如仍不肯就范,便开始口出秽语咒骂你。这实在是对大好山水最可怕的亵渎!假如你碰到这种情形,哪里还会有遊山的兴致。
  我知道你也是道地的红楼梦迷,一直想去参加一次“红楼梦”之旅。这使我想到曹雪芹用一块石头作为红楼梦的楔子,而创作了这部烁古震今的文学巨构。我也是红楼梦的爱好者,並且收藏了几种不同版本的红楼梦。我手边就放着胡适之先生刊印的干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翻开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中,曹氏开头即写出女娲氏炼石补天,她炼成了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石头。但卻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剩下一块便棄在大荒山青埂峰下,而这块石头后来便成了贾宝玉口中的“通灵宝玉”。“红楼梦”的故事於焉开始。这块石头应该是血红的:“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它是用曹雪芹的心血所染成的。
  神话中的共工氏为祝融所败,头触不周山崩,天柱折,地维缺,闯下了大祸。要好心的女娲来炼石补天。今天人类闯下了更大的災祸;工业污染的后果,将大气中的臭氧层破坏了。将遗祸万代子孙,威胁到未来人类的生存。但今天卻再也找不到热心公益的女娲来炼石补天了。而今天的人类也还並不想停止这种破坏与污染。举目四顾,地球上已经沒有一块可以居住的干凈土了。
  曹雪芹笔下贾宝玉口中的“通灵宝玉”究竟是什么样子,我无法知道。但我案头瓶中的彩石,都是最美的组合。你如有机会能来到我的书斋,我一定要让你好好地欣赏一番。它们那奇幻的彩色,愈看愈教人爱怜。我敢跟你打赌,你只要看到它们一定会一见钟情,而永志不忘。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