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郭显德博士传奇

史直

 

  二次大战前,煙台和青岛是山东省仅有的两个重要的港口。煙台远不如青岛大,也不夠繁荣;但煙台开埠比青岛早四十年。它由於三面环山,又处於山东省东北隅,附近的县份多山地,初期运输惟赖人力和骡马,经济发展缓慢。1900年,德国租州湾,筑胶济铁路;此后,青岛遂成为山东省的主要港口。到了民国时代,煙台始筑成长途汽车路通潍县(潍坊),1960年代前后,才筑路和胶济铁路相接。
  鸦片战爭,中国被迫订立南京条约(1842年),中国开放通商口岸五处;英法联军初破天津,后破北京,烧圆明园,中国又被迫签订北京条约(1860年)加开五埠,包括登州(蓬莱)。唯因该地滩长水浅,两年后,始经李鸿章口头的承诺,将开放的区域东展一百华里以外的芝罘(Chefoo系开埠后的译音)。芝罘系海岛,秦始皇三度登此山上,並有刻石为记。年久湮远,海沙的冲积,近代的芝罘岛,已有沙滩和陆地相连;於是对面的陆地一带亦被称为芝罘。明朝洪武末年,为防倭寇和辽东半岛的契丹人,始在此设军垦,筑城,命名“奇山千戶所”,並在其北伸入海的小山上设烽火台,以后,此地便被称为煙台。
  古代齐国的疆域,虽达山东省的尖端,但那些多山地区极少居民。到了隋朝,登州开始建城,並封王於此。那时期,所谓登州府治之区仍然人煙稀少,民生凋敝,智识不开。1862年,当煙台正式开埠时,仅有十三个山庄和渔村存在,加上那个千戶所的小石城,人口不过数千。及至黃河屡次改道,运河淤塞以后,此地成为南粮北运之路,地方始见繁荣。煙台千戶所,应是和“戚家军”有关联的;因为祖籍安徽的戚家,被封为“世袭登州卫佥事”。但不知何故,戚家的后裔今日不在煙台,都在其东的威海。这可能由於明亡清兴,戚姓人恐惧报复,逐相率东逃的结果。

  煙台开埠以后,西方国家在此开设领事馆,商人和传教士也接踵而来,其中有一美国人,年二十八岁,宾州Washington-Jefferson大学毕业之后,又在Princeton神学院毕业,並获神道学博士学位;他偕新婚的妻子,一同乘机帆船自纽约启行,时在1863年,正是南北大战的末期,那船为避南方的战舰,沿美东北海岸驶行,入北大西洋,南下非洲海岸,於好望角停留,直航澳洲北部,入菲岛区域,遇暴风雨,几乎沉沒。经过165天的航程,吃尽苦头,终到上海;再換船到煙台。那时登州已有其他传教士在,唯因无人肯租给房屋,大家一同住在一间已荒芜废用的观音堂里。这一位新来的传教士,是Hunter Corbett,译名郭显德。


二十八岁的郭显德

  他夫妇在登州苦读中文,约一年后择地煙台。承他在宾州的父亲和美国多处长老会的支持,他在煙台郊外西南方的毓璜顶山下,找到几块合宜的梯形麦田,本属山上的庙产。他说服了庙方的主持,重价购买下来,大兴土木,初建住宅和招待所,次建学校及礼拜堂,於是煙台第一间小学於1866年成立了;先收男生,次及女生,学制六年。后来又设中学,四年制。多年后,应社会的人才需要,设英文专校,最后两校合併,在高中以上设商业专门,成立“益文商业专科学校”,商专三年制;后来正在升格大学四年制,逢上日本侵华战爭。在1950年代,益文的南校园,成为山东省立煙台第二中学,是华北的重点中学;2003年秋季始业,加上在市內加设的分校,学生数目是:初中三十二班,2305人;高中五十二班,3448人;共有学生5753名。

  郭显德为启发民智,在煙台创设第一间,也是日本佔领煙台前仅有的博物院。因此该院座落的地方,即命名博物院街街。郭公逝世后,有渐衰落的跡象,废於五十年代。
  郭夫人为学生设诊所,先及学生的家人,后及市民。因诊所而设医院,於是得到美国长老会多处及个人捐款的支持,设立了“煙台毓璜顶医院”,设有病床九十,后来加设了护士学校;直到中日战爭时,毕业生约一百五十名。今日此医院已设病床六百以上,是山东省最大规模医院之一。
  郭显德一生,功在山东省东北部,历五十五年,他有创设小学四十所的纪录,於福山,牟平,棲霞,莱阳,即墨,胶县等地,因此在义和团之乱时期,有个口号流行民间:“外国人不杀郭显德,中国人不杀赵斗南。”赵斗南是郭显德的学生,读毕神学,被按立牧师,他一生广行善事,因此令誉播於四方,连义和团人为之心折。
  郭显德两度在山东省主持救災工作,光绪帝明令嘉奖,颁给“双龙章”一座,目前郭家在美国的第四代人,存有清廷赐予郭显德花翎两只。
  郭显德逝於1920年,享年八十五岁。下葬前,在煙台毓璜顶长老会堂(后来改称中华基督教会,今日为大煙台市区,辖下有十三个县市,档案保存所)遗体放在棺內,周围满佈白色鲜花。当时我是个五岁小学生,曾随学校队伍行经棺前行注视礼。礼成后下葬於约百码外的“美国公墓”。其时,毓璜顶一带可说人山人海,誌哀送葬者,有各国领事,各国代表,市民,同工,学生等,人数不止千人。
  1980年代中国开放,我联络煙台市委两人,原为同学,加上在海外各地的尊长和同学,自电话或写取得资料,加上前在煙台工作的美国传教士,教员和医生的第二代所存的文件,书冊等,於1985年写出並出版了煙台毓璜顶医院与护士职业学校一书,印三百本,系“非卖品”;复於1988年,完成並出版煙台教育发展史话1865-1945,印五百本,亦“非卖品”,各早经送完,费用自出,邮资在內,不肯收取分文。读者大都海外同乡同学,约有半数寄至中国大陆。第一本书仅61页,但有插图60;第二本书有155面,插图143张。借此,我将地方最重要的教育历史保存了下来。当时为此有感:人虽年老,但仍有一点生存上的价值。
  1994年医院编写80周年纪念冊,委员会取拙作为蓝本,宠予“顾问”名义;学校於1996年举行130周年校庆,我收集资料及旧照片並46页寄赠。
  郭显德下葬的“美国公墓”,在1950年代抗美援朝时期被破坏,棺木被焚,屍骨无存,碑石被砸,料郭墓亦遭池鱼之殃。何曾想到当年有一位深具大义不知名的人氏,为纪念这位劳苦功高的美国传教士,胆敢将他的墓碑运到山上原为省立八中后改为警备司令区的院中一角,妥为保存至今,而卒为煙台地方史志办公室所发现。这座墓碑的保全和发现,我认为是一奇蹟。
  我对煙台史志办公室所可供献的是拙作两本,自开埠到抗日战爭为止,美国传教士,教员,医生等有关文章八件及旧照片五十多张。今年年初起,该办公室向四万多地方学者征集意见,欲编写地方史,主题分成八类,其中一项是历史人物,郭显德被选。其他六外已久闻於地方者为元朝的丘处机;明朝的戚继光,他以保境安民除倭寇闻名於历史;王懿荣,清末国子监祭酒並团练大臣,是发现甲骨文的第一人,於八国联军破北京时,与夫人一同自尽;张弼士,创煙台张裕酿酒公司;徐镜心,同盟会员,是中山先生的得力助手,死於袁世凯之手。其他理,卢二君未曾有闻。
  郭显德的墓碑显然已稍被破坏,石色和刻字较暗,拍照难识,地方史志办公室主任刘铭伟,着人做出拓片,始易辨识,文曰:

郭公显德大美国名教师也遵救主圣名远涉重洋来煙台五十六载传福音足遍山东如巴拿巴被圣灵充满大有信心历险阻而不顾置生死於度外,作盐作光济世济人设教兴学成绩昭著,施洗信徒不下三千。今牧师功圆果满驾返天国其道范遗训永垂不朽。圣经有云:有智慧具备训众归善者必辉光在天明耀若星永世弗替
     主历一千八百三十五年十二月八日生
       一千九百二十年一月七日终

  碑的另一面是英文:

  HUNTER CORBETT
  Born at Leatherwood, Pennsylvania
  December 8, 1835
  Died in Chefoo, January 7, 1920
  MISSIONARY FOR FIFTY SIX YEARS
  They that turn many to righteousness shall
  shine as stars for ever and ever.

  此碑将重树在毓璜顶山上的公园里。史志的煙台精华一书,已经出版,共216页,英汉对照,郭公传记佔五页半。
外国宣教士,至少一般来自美国的传教士,绝非所谓“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利用传教来达成文化侵略,或做间谍工作”。先前之谬解和控诉可得昭雪。那些不同今时代的人,很有当代林肯总统所持守的“自由,平等,博爱”精神,更是遵照了基督耶稣的“爱人如己”的教训。
  凡工作嘉惠本国同胞者,可视作寻常;唯舍己全为異邦人者,则非人可及。郭公一生的牺牲和成就,试问在近代的历史上,究可数出几人?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