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岁寒三友

于中旻

 

  不知从甚时候,大概是远早於宋朝吧,松,竹,梅,並称“岁寒三友”。文人雅士以三友作诗入画;日本人似乎更普遍,更习惯的把三者用在日常生活中,也用以称酒,这至今流行不衰,也容易记得。


岁寒三友
宋.赵孟坚

  在1935年的一天,有几位文人雅集。据林语堂记:“席上遇在君先生,述夏日避暑莫干山,痛恨满山竹篁,曾吟成一律,虽说打油,妙喻而寓深,乃迫他放下筷子,拿起笔桿录下。”抢去发表在当年十月二十日宇宙风。同席的人是谁不能尽知,大概沒有什么人公开反对,也许有人脸红,说该是喝了酒的现象,不可深究,也沒有谁离席。

竹似伪君子外坚中卻空
成群能蔽日独立不禁风
根细善钻穴腰弱惯鞠躬
文人多爱此声气想相同

丁文江(1887-1936)字在君,据胡适说,他是“最良善,最有用的中国人代表。”他不是作翻案文章,是有所见而讽世警俗。

  这首妙诗,有人以为是“怪诗”,並不是故意反传统,也非要与爱竹的东坡,板桥等人唱反调,是与当时的环境有关。那是民国时代,中国多少千年的帝制被取消了,旧道德也被认为过时,当政者是些沒有原则的人物。为什么会这样呢?该想造反者从哪里来?其中普通人民很少,主要来自两类:知识分子和流氓;依劣币驱逐良币的惯常情形,“流”系当权,不肖知识分子就投靠当权者,背信棄义,沒有气节,是流行的新风气。这该加以说明:孙中山不是沒有缺点,但他大致守信重义,宁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有些天真;后来为黑帮篡夺的政治环境,投机文人,事奉肚腹,唯以生存为首要。此辈善於打躬作揖,卑颜屈膝,在达官贵人前逢迎,固然叫正人看了作呕,风暴来了,天颜震怒,就沒有立场的搖摆;更恶劣的是尚黑诸公,成群结帮的厉害,蒙蔽只有一个的太阳,哪里还有青天白日!不合时宜的丁文江先生看不过,宁可把三友減少;以至“三人行必有我师”,变成了三友中必有伪士,或许更佔多数。这成为嘲讽伪君子的怪诗,就是镜中影像的“正气歌”。实在说来,其诗並不怪,是其时怪。这中国的怪现状,叫后来林语堂把“中国不亡,是无天理”的民间俗语,译成英文,卻震骇西方世界。

  竹以有节,象征有气节,被认为合於邹鲁夫子“浩然正气”的理想,儒家提倡了二千年,在历史中,时穷气节还是罕见。对於基督徒来说,气节虽然不是圣经名词,但是持守真理的人,绝不能缺。缺少气节,就会被底下的马拖走,“贪爱现今的世界”(提摩太后书4:10),作犹大卖主求荣,或作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卖了田产自己留下几分,缴纳部分,博取属灵虛名,跻身入公社,图个终生养老;这不仅虛伪,还涉偷窃(使徒行传4:34,5:1-4),正如不少人隐瞒自己的财产,谎报欺骗社会保险,同出一辙。

  有一种人,圣经称为“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希伯来书11:38)。他们的特点,是坚持那看不见的信心实境。巴比伦俘虏的犹大少年人哈拿尼雅,米沙利,亚撒利雅(被改名为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蒙王赏识,简派他们掌管政务,俨然新贵。不过,他们在信仰上不肯妥协:独立特異,拒绝跪拜尼布甲尼撒王所造的金像。想想看!在九丈高的伟大金像揭幕典礼上,肃立的文武百官,听到奏乐,忙不迭如同风行草偃,纷纷跪了下去,俯伏拜那像:本来惯於作威作福,高高在上;现在竟然身段出奇的柔软,脊背骨忽地及时退化了,全然不会撐拒碍事,让华美的礼服,铺满遮盖了所有的土地。只有三名少年俘虏,不怕王的烈怒,甘愿被丟在烈火窯中,也不肯放棄自己的信仰:火窯焚身事小,失节事大!

  这叫人想起于谦就刑前的“詠石灰”诗:

千锤万击出深山
烈火焚烧若等閒
粉骨碎身浑不怕
要留清白在人间

他们不接受王的特別恩惠,不为自己留退步,只仰望天上,愿主的旨意成就。三个少年人,腰挺得直,连眉头也不皱一下,侃侃应对道:“尼布甲尼撒啊!这件事我们不必回答你;即便如此,我们所事奉的神,能将我们从烈火的窯中救出来。王啊!祂也必救我们脫离你的手。即或不然,王啊!你当知道,我们決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以理书3:16-18)

  这样的勇敢抗命,这样斩钉截铁的回答,真是掷地有声!事情沒有转圜的余地;不可避免的,三个少年人,被丟在更加七倍的烈焰中。不过,他们年轻的生命沒有化为灰烬,只是捆绑的绳索烧化了,他们在烈火中,神情自若,自由行走;同时,增加了“第四个人”;那第四个的相貌好像神子!原来那第四位的同在,是他们不被烧灭的原因:祂在必要的时候才出现,不是要施行抢救,而是显明祂完全的拯救大能(但以理书3:24-26)。

  作主的门徒,必须诚信,更应当持守气节。

  使徒保罗为主作见证,历经苦难,宣扬真理:“凡与你们有益的,我沒有一样避讳不说的…卻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神恩惠的福音…未曾贪图一个人的金银衣服。”(使徒行传20:20-35)。真理的灵,与“气节”是相关连的。保罗得圣灵保守,在将行完世上道路的时候,能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提摩太后书4:7,8)那些“腰弱惯鞠躬”的人,怎能希望他们守道呢!主的圣徒,该是另有一个心志跟从主,与世俗何等的不同!

  凡与保罗同一心志的人,虽然也会遇到患难,但那只是火的试炼,而不至於被烧毀,甚至不被灼伤,衣服上也沒有火燎的焦味。这就是所谓“得胜有余”,这就是守道终生的原因。感谢主,祂知道我们能力的极限,祂同在,祂保守到底。一切荣耀归於主!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