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日正当中

殷颖

 

前言

  中东巴勒斯坦地区一小国以色列,位於耶路撒冷城外,曝晒在髑髅地各各他的荒山上。炽烈的中东日头,正照射着那里一小撮人。他们做了什么?一群罗马兵丁,正在执行当时行政长官,巡抚彼拉多的命令:以酷刑钉十字架的方式,处死一罪犯。这罪犯,正是自创世以来,三位一体上帝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这样一件惊天动地,改变了人类命运的大事,竟发生在如此狭小的弹丸之地?是的。时间约在主后33年四月,某一个礼拜五的正午时分。
  在这小地方出生的一位小人物(生为奴仆形像的基督,腓立比书2:7),改写了人类的历史。祂的出生,将人的历史切成两段:祂生之前为公元前(BC),祂生之后为公元后(AD)。祂的死亡,更将人类的命运彻底改变。祂在十字架上流的血,成为千古以来所有人类的救赎;祂以鲜血写下人类的大历史,也完成了救世的大使命。
  以下是当时情況的追记。

场景追记之一

“主定罪你(我)有沒随众嚣嚷?主定罪你(我)有沒随众嚣嚷?噢!每想起不禁让我战慄!颤抖!惊慌!主定罪你(我)有沒随众嚣嚷?(约翰福音19:6)”
(诗歌“主被钉你(我)是否在祂身旁”第一节)

时间:基督受难前一日
地点:耶路撒冷行政长官巡抚衙门刑庭
人物:被捆绑作为阶下囚的救主耶稣;隐身幕后主导要将基督问成死罪的大祭司该亚法(约翰福音11:49);将基督定罪后交付兵丁鞭打,並执行钉主十字架酷刑之彼拉多(约翰福音19:1-16)。另有一大批暴民正在狂呼:“除掉祂!除掉祂!钉祂十字架!”(约翰福音19:15-16)。

  当时,主耶稣必须要先被定罪,才可交付刑庭执行最残酷的死刑钉十字架,因以色列国早已沦为罗马国的附庸。原本大祭司应该可以宗教的理由将基督处死,但沦为殖民地后,死刑早已被罗马统治者剝夺了。只有耶路撒冷的最高行政长官巡抚彼拉多,才有权将人治死罪,但当时真正要处基督死罪者,是犹太宗教当局拥有最高权威者。而定基督死罪之主要原因,也因宗教而非刑事罪。当年轮值的大祭司名叫该亚法。他召开了一个宗教会议,与会者多为一帮法利赛人,群声检举基督行了许多神蹟,故大批宗教信奉者转而跟从耶稣,使耶路撒冷的宗教当局备受威胁。因必除去基督而后快,遂決定借罗马当局巡抚彼拉多之手除掉基督,以“保护”犹太教的“权益”。此事彼拉多也早已洞悉:这批宗教人士之目的,原出於嫉妒(马可福音15:10),所有的理由皆为捏造。而大祭司该亚法,要将主钉死。该亚法无意中说出一句,真正的预言:“独不想一个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国灭亡,就是你们的益处。”(约翰福音11:50)
  犹太人要将基督借彼拉多之手处死,甚至不惜用“政治”理由,将彼拉多套住。彼拉多虽深知将基督定为死罪,是一大冤案,本想释放耶稣,但犹太宗教当局要除去他们的“宗教敌人”,还不惜蛊惑一批冷血的犹太人大声喊:“你若释放这个人,就不是该撒(殖民地的最高统治者,但此人原本应为犹太人的仇敌)的忠臣,凡以自己为王的,就是背叛该撒了。”(约翰福音19:12)这批犹太人何等可怕,已完全变成撒但的忠实臣民了!这不就是所谓的“转型真理”吗?主早已说过:“黑暗掌权了!”(路加福音22:53)
  “钉祂十字架!钉祂十字架!钉死祂!钉死祂!”他们大声呼叫口号,要求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他们的声音就得了胜,而这不是所谓的“民主”之声吗?法国大革命时的罗兰夫人(Madame Roland, 1754-1793),如能在今天走上断头台从容就义前,留下的警世名言,应改为:“变了质的民主与自由!更多的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这种声音得了胜,便可为所欲为,将主耶稣定了死罪,送上十字架了。而在这种嚣张的声浪中,是否也有你(我)的“呛声”(钉死祂!)呢?

场景追记之二

“主鞭打鲜血沒溅你(我)脸上?主鞭打鲜血沒溅你(我)脸上?
噢!每想起不禁让我战慄!颤抖!惊慌!主鞭打鲜血沒溅你(我)脸上?(约翰福音19:1)”
(诗歌“主被钉你(我)是否在祂身旁”第二节)

时间:为基督受难前一日(由主被捕之夜晚,到次日凌晨)。
地点:由大祭司庭院,再转到彼拉多刑庭。
人物:被捆绑又被剝去外衣,赤裸上身受鞭刑的基督,彼拉多巡抚,及数名強悍执鞭刑的罗马兵丁。


The Scourging on the Back
by James Tissot

  保罗在陈述当年身受鞭刑的规定,是“每打四十減去一下”(哥林多后书11:24),这种陈述,本不会引起人的特別注意。而福音书中,记载基督被捕受鞭刑时,也只有寥寥几个字的记载:“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马太福音27:26)。但梅尔吉勃逊(Mel Gibson耶稣受难记导演)卻能将“鞭打了”这三个字,拍成全片的焦点,他几乎用了全片四分之一的时间,来突显基督在大祭司与彼拉多手下的受难。
  血,也是贯穿全片的特色。耶稣在彼拉多衙內“铺华石处”,希伯来话叫“厄巴大”(约翰福音19:13),他在那里受审与受难。罗马兵丁将耶稣剝光上衣,双手缚在石桩的铁环上,承受残酷的鞭刑。由两个兇残的罗马兵丁,各执籐条,先鞭打三十九下;再用带着数寸长之倒刺铁钩的皮鞭,将主的背部抽打。每一鞭重重抽下,都会在主的背上留下一条凹入的血槽。每一鞭都伴着耶稣的惨叫,及夹杂着行刑者的喝骂与狞笑。
  一时血肉橫飞,耶稣在石桩前辗转受刑,体无完肤,血水溅满了方圆一两丈的石地。流下的血水,甚至可以汇集成数个血洼。
  基督的胸背及双臂与双腿,每一寸都刻上血痕。一声声的哀号,震痛了四周围观人们的肺腑。现场除了大祭司该亚法,及其所率领的祭司与法利赛人以外,更挤满了吆喝的暴民。耶稣的母亲马利亚,与主的门徒约翰。
  这场惊心动魄的鞭笞,残暴的鞭梢与血雨飞洒之狂飙所呈现出的,是残酷的人间地狱。惊悸的围观者与影片的观众,连眼淚都惊恐得塞在眼中流不出来。每一个观众的心,都被吊在半空中,随着起落的狂鞭颤抖。
  主刑者与执刑者一面鞭打,一面一声声地报着鞭打的数目。每一鞭抽下去所溅起的血花,也都在记录着观众的罪孽,都在记述着人们犯罪的后果。
  梅尔吉勃逊所描述的基督,由被捕到钉死,这十二小时的历程,每一分每一秒都压缩得十分紧迫,让观众透不过气来,勻不出时间来叹息与感喟。梅尔的导演手法堪称上乘。
  剧中除了主角耶稣(由雅各卡威佐James Caviezel主演)外,角色十分吃重的,是主的母亲马利亚。耶稣由被捕到十架行刑,她都在近靠焦急伤恸得心肠寸断,既无助又无奈!剧中的马利亚,有几个动作,可以显示出慈母的伤痛。她用彼拉多夫人给她的布巾,匐匍在地上,从主被鞭打时留下的血洼中吸拭血水。当主被钉十字架时,她甚至痛苦地将双手插入地下(录自作者2005年著“人类罪孽之血与罚的聚焦”)。

  主被鞭打时,鲜血四溅;你如在现场,主的鲜血沒溅上你脸?

场景追记之三

“主被钉你(我)是否在祂身旁?主被钉你(我)是否在祂身旁?噢!每想起不禁让我战慄!颤抖!惊慌!主被钉你是(我)否在祂身旁?(约翰福音19:25-30)”
(诗歌“主被钉你(我)是否在祂身旁”第三节)

时间:约主后33年四月某一个礼拜五的正午时分,至当天下午三时以后。
地点:耶路撒冷城外,各各他山的髑髅地。
人物:被钉在十架上的基督,一群行刑的罗马兵丁,数位罗马政府监刑的长官,为主揹十架的西门,两个与主同钉的強盜与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及主爱的门徒约翰等。

  “她将双手插入地中,抓起了两把泥沙,颤抖着走到十架旁,亲吻钉在十架上之主的双足,让鲜血沾满了她的嘴唇与面颊”,这些动作都刻划得十分深刻,沉痛,惨痛而细腻。
  正如西面当初在圣殿中对她说的:“你的心要被刀刺透。”(路加福音2:35)
  剧中除了耶稣受鞭笞的主要场景外,另一个重要的场地,是主走往各各地刑场的“苦伤道”(Via Dolorosa)。基督在皮鞭的驱策下,一步步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走往刑场。每一步都极其艰辛,走几步便会被鞭打得倒下。相传主在这条短短的石路上曾跌倒十三次,甚至再也爬不起来。兵丁临时由旁观人群中拉出了一个叫西门的人,来帮主一同将十架拖到刑场。基督在撕裂天地的惨号中,手腳都被铁钉重重的钉在十架上。正面钉完后,又将十字架翻转过来,连同耶稣的身体一起砸在地上,再将钉透木架后面的钉尖敲倒,以免身体豎起时滑落,然后才豎起並闯进地上的穴中,手法粗糙而残忍,让人不忍卒睹。
  最后,兵丁用枪矛刺透主的肋旁,大量血水如雨淋下。这一幕幕都是十分血腥的场景。血,是这部影片的大特写。经上说:“人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希伯来书9:22)。而基督正是要为世上的罪人流血,才会以道成之肉身来承受流血的苦难。人类罪恶的症结便是要流血。基督在这里所流下的每一滴殷红的鲜血,都在突显聚焦人类的罪孽。
  剧中曾提到彼得的三次不认主,但着墨不多。倒是出卖耶稣的犹大,他那丑恶的身影竟尾随了主受难的前半场,最后,以上吊结束了叛逆者的生命。
  大祭司该亚法的角色,也很吃重。他是力主钉死基督的关键人物。其他演员如彼拉多等,表现也都很称职。
  这部影片使用的语言,为耶稣时代习用的亚兰语,只有主在十字架上喊叫:“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棄我?”马太福音27:46)才用希伯来语,更显得真实。片中以基督受难为主轴,间也提及主传道的片断,但都是短暂的过场。整部影片以基督的受难与流血为主题。
  总之,每一吋胶片,都拍得让观众心神俱裂。制片人将福音书中最后的记载,都尽量忠实地还原当时的情景,鲜活而逼真。为任何以往记述耶稣生平的影片所不及。导演为使演出者与观众都有真实感,耶稣最后所戴的荊冠,是用真的铁蒺藜做成;当主演者戴上时,铁刺刺入皮肉,血真的流下来。他的惨叫确有真实感。饰主的演员每天卸装时,也真的被打得遍体鳞伤;为背负沉重的十字架,肩膀还因而脫臼。但主演者为一虔诚信徒,为能演出这个角色而感恩。
  这实在是一部可以传世的不朽巨构。每一基督徒,都应该去亲身体验一次在耶稣鲜血中忏悔的洗礼,与灵魂深处的震撼与激盪。(录自作者2005年著“人类罪孽之血与罚的聚焦”)
  主被钉时大声嘶喊,惨不忍闻,天怆地痛,天幽地暗,飞沙走石,地大震动。髑髅地的现场,倒下了一大片观主受刑的人物,你(我)是否也在现场?甚至还近在主的身旁?而主的受刑与流血,不就是因为你,我的罪吗?你,我的罪要流血才可得救,你与我都未曾流血,但血卻由主的手,腳与肋骨一滴滴地流下,染红了十架,再染红了马利亚的双手与面颊。炽烈的毒太阳已将主的血晒干了,主的血与水最后都已流尽,主流下的每一滴血,都是因为你与我的罪孽才被钉流下。祂最后卻被父神天父所棄绝(因为当时祂背负了你,我的罪孽,上帝因而掩面丟棄祂的爱子),不就是由於你与我的罪,主才接受痛苦的惩罚吗?你与我当时都在主的十字架下?直至今日,你,我仍未受到主血(爱)的感动?!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