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三月的奇蹟

音凝

 

  三月的阳春仍然有如此美的雪,实在出乎我的意外。这几天由各种跡象都使人感觉到春天即将来临,地上的积雪在慢慢的销融,而压在雪层下的枯黃草地的边沿,也颇有绿意了,但谁也想不到造物主竟在这阳春的三月才展出了他最美的白色的作品。
  早晨一拉开窗帘我便怔住了,生平看过多少次的雪景,但从未经历过如此的美。太迷人了,当我走到园中时,我的呼吸都被逼住了,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满园塑成的雪树,晶莹洁白,玲珑剔透,整个的树都被雪压满了,连树身的那层皮肤也粘满了白雪,而每一条细枝上都积有两三寸厚的雪,实在教人无法想像是怎样疊上去的。树干与树枝几乎全看不见了,只映现一片莹白,像水晶,像浮雕,像美丽的童话,像梦…在朝阳中闪闪生姿,比什么花朵都美。松树的枝叶似乎不能负荷那么沉重的白,都坠得弯弯的,而且有几根松枝被压得折断了。眼前的重楼,也变成了一抹琼楼玉宇,明透如天上的宮阙,这真是不易看到的奇景,我失神地站在雪地上,被一种神奇的美所震慑,感到无可名状的压迫。我实在难以形容这种感受,我发觉我对於美的表达的能力,竟是如此的贫乏而拙劣。

  在我滞呆的脑海中,不时涌现出一些描绘雪景的丹青傑作与詠雪的诗文,但每当这些画面或奇文佳句浮上心头时,我便立刻将它们否定而且抹杀,因为那些技巧与词藻都嫌太伧促,太简陋,太笨拙,人的手笔无论如何也写不出这样的神品。
  我惶然地站在这幅作品里,像是在儿时的梦中。我不相信这是真实的境界,我也不相信这是真正的雪—满园老树能在顷刻之间获得了洁白的新的生命,由单调的枯枝幻成为一片莹澈的玉树,实是难以置信的奇蹟。我希望它能多留一刻,但作者似乎对他的作品一点也不珍惜,随着三月的暖阳与早春的和风,这片空灵的奇景不久便失去了蹤跡,使我感到一种无可奈何的惆怅。当我还依稀浸在这使我灵魂震颤的美里,我要勉強试着记下来,否则它会稍纵即逝。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