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自由可贵

刘广华

 


贝娜齐尔布托

  2007年的圣诞假期,正当普天同庆基督降生的时候,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娜齐尔布托(Benazir Bhutto, 1953-2007)在进行竞选的时候被暗杀。她的死讯震动全球,因为她是回教世界里面唯一一个曾经当过行政首长的女性,又是一个在回教世界里面大有勇气去倡导自由和女权的战士。在美国寄居的巴基斯坦人有许多是开邓肯甜甜圈饼店(Dunkin’ Donuts)的,因为笔者爱喝邓肯咖啡,认识一位老板和他的女儿。当贝娜齐尔布托被暗杀的坏消息传到美国的时候,笔者正好在店里喝咖啡和吃甜甜圈。老板指着他的女儿,哭着对笔者说:“当贝娜齐尔像我女儿那样大的时候,她是留学美国,在哈佛大学毕业的。她是天才中的天才,她死了,是巴基斯坦人的一个大损失!”笔者安慰他说:“她的死不只是巴基斯坦人的一个大损失,也是全人类的一个大损失,全世界爱护自由的人士都会十分难过。”贝娜齐尔布托不单留学美国,也留学英国,在牛津大学毕业。她从小就接受基督教教育,父亲布托(Zulfikar Ali Bhutto, 1928-1979)是巴基斯坦第一个倡导自由平等的民族英雄,被处绞刑而死。布托父女为巴基斯坦人民所留的血,总有一天会为巴基斯坦人民带来真正的自由。

  自古以来,我们中华民族都相信苍天有眼。犹太民族则说,“耶和华的眼目,无处不在,恶人善人,祂都鉴察”(圣经箴言15:3)。所以地上沒有一个残暴的政权可以永久享福。例如德国的希特拉(Adolf Hitler, 1889-1945),乌干达的依迪阿明(Idi Amin, 1920’s-2003),伊拉克的萨达姆(Saddam Hussein, 1937-2006),和利比亚的卡达菲(Muammar Gaddafi, c.1942-2011)等,只能橫行一时而已。还有,谁也沒有想到,曾经称霸东半球的苏联会在一个不留血的政变之下结束。苏联倒坍之后,虽然俄国人民在生活上並沒有多大的改变,但是他们比从前快乐多了,因为他们能夠享受自由,尤其是宗教自由。宗教不是头脑的思想,而是心灵的信仰。头脑的思想或者可以改造,但是心灵的信仰是不可以改造的。苏联统治俄人八十多年,已尽其所能将所有教堂的大门关闭,和把人民心中对神的信念洗除,但是当俄人重获自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上礼拜堂敬拜神。

  笔者是一个寄居美国的侨胞,本文的宗旨绝对不是讲论政治,只是谈谈自由的可贵。笔者曾经读过一个笑话,据说这个笑话是根据1960年代美国俄克拉何马大学(University of Oklahoma)教猩猩(Chimpanzee)讲话的实验改写而成。美国有一个科学家,相信可以教猴子讲话,因为猴子是我们人类的祖宗。於是他把一头猴子关在一个笼子里面,笼子里面摆满了猴子最喜欢吃和最喜欢玩的东西。他每天都花几个小时,坐在猴子面前和猴子亲近。开头的时候,猴子很惧怕。过了几个月之后,猴子不再惧怕了,於是他就开始教猴子讲话。猴子很聪明,有时向他张开嘴巴,有时手舞足蹈,好像明白他所讲的,可是总不会讲话。有一天,科学家对猴子说:“猴子啊,看你的样子,你好像完全明白我所讲的。你是我们人类的老祖宗,你有讲话的潛能,你为什么不对我讲两句话呢?老祖宗,请你讲吧,好证明我的理论是对的。老祖宗,请你讲,请!”突然间,猴子真的讲话了,说了三个字:Let me out!(让我离开这里!)连猴子都要自由,何況人呢!

  1986年,有一个有名气的苏联图书馆馆长名叫日克罗娜(Rinck Nonna)移民来美国,定居纽约的长岛区(Long Island, New York)。当她在苏联的时候,她的生活很好,有自己的公寓,还负责一个电视节目。可是当她初来美国的时候,为了谋生,她要在长岛区一家工厂里面做工人,工资很低。美国记者访问她,问她说:“日克小姐,您为什么离开苏联来到这里捱苦呢?”她笑着回答说:“先生,如果你把长岛动物园里面所有笼子的门都打开,我担保里面所有天天都在享受着好食好住的动物都跑回森林里面去。”

  著名美国演讲家厄尔南丁格尔(Earl Nightingale, 1921-1989)曾经讲过一个有关自由可贵的故事。他说,从前在欧洲有一个国王,为了要教导他的子民明白自由的可贵,於是下令士兵往街上去随便把一个人抓回来,把他关在王宮的一间豪华房子里面,並派士兵在外面严格看守,不让他出来。国王又下令每天送给他山珍海味,豪华衣着,和王族所阅读的书本杂志。但是那个人不单完全不欣赏那些东西,反而天天都在那里大声呼喊,说:“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是一个好公民,我沒有犯法,快点放我出去!”

  笔者有一个年轻朋友,是美国空军,在迈阿密(Miami, Florida)附近家园镇(Homestead)的空军基地服务,他告诉笔者一个故事。有一天早上,当他在排队拿早餐的时候,看见分餐的人分给在他前面一位陌生客人五条煙肉(Bacon)和三条香肠(Sausage)。可是轮到他的时候,分餐的人对他说:“先生,你要煙肉还是要香肠呢?”他说:“我又要煙肉,又要香肠,好像前面那位仁兄一样。”分餐的人说:“他是囚犯,你是服务人员。他沒有自由,你有自由。如果你要煙肉又要香肠,你就得要做囚犯。你愿意不愿意?”笔者的朋友说:“噢,我明白了,请你只给我煙肉吧!我不要香肠了,因为我要自由。”

  匈牙利有一首论自由的诗,翻成中文是这样: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

  自由实在太可贵了。我们要珍惜自由,维护自由,宣扬自由,盼望有一天全人类都能夠享受自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