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对待罪疚

于中旻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也是中日战爭的结束。盟国彻底打败了轴心国,至今是七十週年。
  人类历史发展到这一代,科学和工业,达到了高峰,残暴也达到了最低鄙的程度,具体的表现,是德,意,日三国的所谓“轴心国”,倡言他们是优越民族,共同以奴役人类为目标。这可是自人类生在地上以来,最狂妄的想法,是神所难容的事。圣经说:神“从一本[血]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使徒行传17:26)。所以人不可有违逆神旨意的计画。轴心国挑起全地的战火,牺牲了几千万的生命,资产丧失更不可胜计,侵略者最后落得无条件投降。
  惹下这么大的乱子,给人类留下长久的创痛,事情可不能过去就算;国际法的惩罚之外,个人的悔恨,还有国族集体的罪疚感,是沉重的负担,都是不能轻易抹去的。对於罪疚的不同处理,与其文化背景有关,也与其国家前途有关。

及早悔改

  先说轴心国的老大哥,是意大利,而不是德国。意大利於十九世纪成为统一国家,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 1883-1945),法西斯(Fascism)的师祖,於1922年取得政权任首相,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法西斯政府;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初持中立,后参与德国的轴心战线;1943年,意大利在北非遭受军事失败;盟军攻佔西西里后,墨索里尼失势,意大利国王下令逮捕墨索里尼,並向盟军投降,最先退出战爭舞台,转而反对纳粹德国。后来墨索里尼为希特勒(Adolf Hitler, 1889-1945)设法救了出去,以其残余,成为北意大利的“共和国”领袖,无異於希特勒手下傀儡,直到完全溃败。到1945年欧战结束时,意大利卻算是盟军一方,定四月二十五日为“解放日”。不过,正因其势力不夠強大,为害也比较小,所受的创痛不夠深,悔改得早,卻不夠彻底,给和平后的政治环境,留下麻烦。


墨索里尼(左),希特勒(右)

不能不说

  第一次世界大战失败德国,以仅二十年的时间成为強国,恢复得快,挟恨报复,给自己和世界,都造成极大災难。德国素有“空中王国”之称,表明产生过深思明辨的哲学家,又是一个务实,认真的民族。很希奇,竟然被不学无术,语无伦次的军曹希特勒误导,其侵略行动,给世界许多地区人民带来严重的祸患,本国也深受伤害。
  战后的德国人民,反省纳粹的祸国害民,決定永远摒棄纳粹主义,列入宪法,予以禁止;任何人予以宣扬,即构成违法。他们将其认罪记录,永远保存,以警后世,不再陷入同样错误,致使人类经历惨不堪言之战祸。这些纪录案卷名为“不能不说”(见使徒行传4:20),表示其基督教的根源。但德国给国际印象,是诚实可靠,这与认罪的彻底有关,值得推崇。

讳而改说

  日本在晚十九世纪,即加入侵略中国的行列;甲午战后,割据台湾,勒索鉅额赔款,兇残远过於西洋列強。至入二十世纪,日本军阀,觊觎中国益亟,趁国人內爭不能同心,攫取东北,並挑起中日长期战爭,先后达十四年久。其屠杀掠夺,贪婪残忍,到史无前例的地步。1945年,日本战爭耗费,致民穷财尽,力竭势蹙,並遭受人类史上首次原子爆炸痛击,才迫不得已,接受波茨坦宣言Potsdam Declaration)的无条件投降。
  不过,战后的日本,虽在被佔领情势下屈辱媚外,终未痛悔觉悟;倒是在和平宪法限制军备下,不仅获得经济复兴,成为富国。近年美国因为爭霸侵略,穷兵黩武,国势寖弱,借助其昔日仇敌,今天盟友日本,帮其出力;日本得以骄傲,妄想重振其军国主义暴力。追跡其原因,实在是由於未彻底思省悔悟,才故态复萌。不过,圣经从来沒有教训用武力胁迫人悔改;说真的,当年还不是主政者为了眼前利益,不惜放棄民族尊严,甘愿不提旧账,跟昔日的仇敌作生意交換,可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忽然记起往事?这恐怕很难解释吧!
  圣经说:“遮掩自己罪过的,必不亨通;承认离棄罪过的,必蒙怜恤。常存敬畏的,便为有福;心存刚硬的,必陷在祸患里。”(箴言28:13,14)当然,中国並不是沒有过犯,完全无辜受害。神允许中国遭受災难,实在是用日本为刑杖,像在圣经中使用巴比伦,惩罚背道的犹大,使他们被掳悔改;中国的崇拜偶像,腐败自私,痞氓当政,內斗不休,是积弱招侮的原因,应该悔改自強,走上归正复兴。

赦而不忘

  教会有个传统语词:“赦免並忘记”(Forgive & Forget),乍看乍听,似乎是出於圣经;但如果查考圣经,必会发现有许多:“记得”,“不可忘记”,“免得你们忘记”之类的语词,正是不要你忘记,才可不重蹈覆辙。神自己诚然赦免我们的罪,把可恥的旧账涂抹得干淨,如同厚云消散,不过那是表示消除罪的污点,不再追讨罪孽;但那绝不是美化历史,相反的,新旧约圣经中满了重提人的堕落和失败,为要我们“以史为鑑”。神给人有记忆,不是惩罚,故意叫我们痛苦,揭旧疮疤;而是恩赐,借痛苦的记忆,革新与进步,这就是罪得神赦免,还会想起罪来,免得人骄傲自高。
  古时有一位高干,在臥室內放着一个箱子,秘不示人,只有时自己打开来看看。仆役以为是甚麽珍宝,后经发现其中只一件极破旧的衣服。那是贫贱时候穿的,有时自己拿起来看看,免得忘记自己的出身,以至失败。旧衣能有这样的功能,确该算是真宝贝了。
  对待罪疚的态度,在国际事务上,国格和个人品格,认罪与蒙恩,原则是一样的,我们应该深刻的思想。“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忘记过去的痛苦,是期望将来的災难。祝世人真学得功课,悔改归向主。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