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05-05-01


彩虹簷下(一)

冬篱

 

  一幅厚厚的雾,遮盖了这躺在太平洋岸边的城市。
  夜,靜寂沒有声响,风也停了。在睡梦里。一切在睡梦里。一片蓝灰单色的景象。朦胧的远山,金门桥顶探出两盏闪亮的灯,像披上薄纱的少女,露出清莹的双眼,四周的窥看。雾角像狮子低吼,也像微声的呻吟,惊醒了熟梦的人儿。
  附近山腰处,夹在高楼间,有一座两层高小楼,廚房里露出淡淡的灯光。一个中年男子,瘦长中型的个子,略黑的肤色,微苍过肩的发,将刚烧沸的咖啡倒到杯里,双手捧着杯取暖;走出廚房,穿过客厅,走进书房,把杯搁在窗旁的书桌上;开动了电脑,端起杯喝了一口热咖啡,等着电脑完成启动,再按了ICQ,然后步出书房前的阳台。
  红木搭成的阳台,栏杆上木盆里长着不同的花卉,书房內透出暗淡的灯光,依稀分辨带青蓝的颜色,红的,黃的,紫的。他走近栏前,腳下一层灰白的雾,露出数点淡黃的灯光。睡眠里的都市,本是一片靜寂,靜,只是靜;突而洗街车传出惊梦的声响,街上的积水显出搖曳街灯倒影,晃晃的动着,像是搖醒这大地。一阵轻风,吹动了低垂的雾;大地在雾的被窝里转个身,再回到睡梦里。书房中的电脑,传来敲门的声响,接着“哦噢”的一长叫。他转身回到电脑旁坐下,按开ICQ的视窗。

  “安安耶,若望,这么早就起床。”
   他按键回答:“妳也安安囉,孟湘。”
   “r u leaving SF for Italy today?”
   “yeap, w'll take a plane in an hour for Venice....cccc!”
   “Venice Italy?”
   “of course not Venice US...Ha Ha”
   “p^-^q 说不定我会到意大利会你喔!Dear John”
   “Fantasia,好阿,就在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见面囉,*.^”
   “My dear John,酱大的广场怎找你呢?”
   “My fair lady,最帅最酷的,威猛神武的那位就是我啦,呵呵呵。”
   “切,別自己面上贴金啦,少来,沒诚意。”
   “唔…”
   “唔舍得?”
   他从笔记簿电脑的皮箱里取出一份彩色的说明书查看,然后按键回话:
   “好吧,就在广场附近的Canaletto餐厅见面。”
   “什么时间耶?”
   “小姐,晚餐时候,七点半囉。”
   “Make sure you reserve a table for 2 lah, order一瓶好的香槟。”
   “Sure, I think Gianti is better.”
   “What ever, see U there. 不要食言啦。”
   “食言而肥,我才不会,变成胖豬,哪得小姐妳垂青囉,嘿嘿。”
   “你少来,一言为定,不见不散。”
   “I w'll be Venetian....cccccc”
   “Canaletto by St. Mark's square.”

  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听筒收在耳旁:
   “早,吳伯,我已经在你屋前了。”
   “天赐,谢谢送我到机场去,。”
   “不要客气啦,吳伯,应该的。”
   他放下电话,重回到电脑键入:
   “孟湘,我的坐骑到了,企机场啦。现在香港几点啦。”
   “香港几点我不知,我现在这里晚上九点多。”
   “那香港九点多,还早,妳飙网去。”
   “嘻嘻,谁说我在香港呵。”
   “好了,妳聊天室耍宝去,不跟妳聊了,掰掰。”
   “Have a nice trip, 881, See U lo.”

   * * *

  在离三藩市南边四百多哩的贝华利山,一间旅馆顶楼套房里,穿着白睡袍长发女郎,坐在笔记簿电脑前,将ICQ里的history里的对话抄录下来。再打开“雅虎”搜索器,一回便跳离座位,双手向天一举大声嚷出:
   “宾果!”

   * * *

  若望把电脑关了,结束了刚才的一段Cyber Space对话,穿上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将装手提电脑的皮包掛在左肩,下楼,提起大厅门旁早已预备好的墨绿色皮箱,走出大门。
  踏上弯曲的小石径,层层疊疊的雾铺在径上,也绕着石径边的花圃,阵阵的花香撩起这早上清鲜气味,见不到蝴蝶的飞舞,蝴蝶呀,还在睡梦里吧。
  铁鸟梦也似的在金色云雾里飞翔,载着一百多位慾望,幻觉的寻觅客,徐徐地降落到这沙漠的城楼,呀!虛拟的城市,拉斯维加斯!(待续)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寰宇古今

哥伦布的航行 ✍文中旴

寰宇古今

清末民初的基督教发展 ✍黃彼得

乐趣飘送

音乐的大能 ✍刘广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