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满窗秋色

湮瀅

 

  尽管这里是異乡,尽管我的心情怅惘多於欢愉,但我仍然无法排拒这满窗的秋色。欣赏秋色,应该是在祖国,在故乡;多么不甘心拥有这異国的秋,多么不甘心被这異国的秋所拥有,但我仍然无法排拒这满窗的秋色。就在这种不忍暴殄大自然的美的心情下,我会偶尔一抬头,偶尔向窗外望上一眼。只要望上一眼我便会呆呆地愣上半天,唉!真的,要想排拒这满窗的秋色,专心在书桌上用功夫,还真不容易呢!
  我的书桌旁是一个落地长窗,将窗子推上去,可以走到一个白色的平台,而平台外面所接触的尽都是秋色。我平时极少到这平台上去,我甚至很少打开这扇窗子,为的是怕迷失在这異乡的秋色里。尽管我这样小心翼翼地避着它,正襟危坐目下斜视,但避开了眼睛,仍然避不开耳朵。在这寂靜的小楼上,声音便特別敏感,最是这秋的声音,它像耳语一样,低到不能再低,但它是在我耳旁轻轻发出来的,只那么一点声响,便能使我的心灵震颤,我几次都被落叶的敲窗所困惑,总以为是个熟悉的友人在叩着这弱不禁声的心扉。而飘零的落叶,像只蝴蝶一样,会巧妙地穿过廊上的栏杆,直扑我的眉睫,有时它会无声无息地飞到屋里来,轻轻地落在我的肩头上,提醒我窗外的秋色正浓。所以你尽管避开了视觉与听觉,但你再也逃不开这秋的手指的触摸。真的,我从来沒有被秋色这样逗弄过。
  当我禁不住抬头向窗外望去的时候,我便会久久收不回这迷茫的眼神,这面窗子不知道怎样安排的,刚好在这满园秋色中剪裁了一幅最美的画面。镶在这长窗两旁的是碧绿苍翠的松树,稍稍推出去是一些金黃色树叶的不知名的树,再出去是一片赭褐色,透视到最远,才是血红耀眼的枫树。那片红色真惹眼,秋叶不像春花的红,春花予人以姣艳的感觉,而红叶予你以沉雄的美,它使你感受到一份重量,会由你心中升起一种说不出来的悲涼与淒美。
  色彩的变化,在秋天,在这異乡的秋天,实在太令人惊異了。要是我,绝舍不得在那么短暂的时间里,挥霍掉那么多颜色。剝去了碧绿,涂上金黃;刮掉了金黃,涂上丹红;我真想告诉造物者,不要一下子用掉那么多颜色。但秋的作者才不会理会我这小气的建议呢!他尽兴地涂抹着,蘸饱了他的画笔,将贮存了一年的颜色,在一夕之间用掉,这才是创造宇宙的大手笔。当你惊悸震颤於这许多色彩的感受时,他会很快的用帘幕掩上他的作品,而在考虑另一幅构图了。
  这儿秋天的天气真好,可以穿一件夹衣,但不穿,它也绝不介意。天是湛蓝,云是纯白,而秋阳总是将这多彩的秋色塞进我这面长窗。浸在这浓郁的秋色里,心中会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沉郁。今晨忽然下了一天秋雨,落叶与秋雨一齐打到窗上来,水气与雨滴使长窗变得迷离而斑驳,望去颇似印象派的油画作品。一场秋雨,竟将这满窗秋色,与我这凝重的乡愁都添到十分。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