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心灵 ✐2009-11-01


巴黎的冷雨

音凝

 

  傍晚坐在香榭丽舍大道旁边的露天咖啡座中,看往来的行人,是一种享受;但还沒有雨天坐在玻璃咖啡座里看雨中的行人来得有趣。我几次到巴黎都碰上落雨。因我去的时候多半在早春,巴黎刚刚由寒冬中甦醒过来,地上该绿的地方都已经绿了,但大部分的树枝都还是光禿禿的。只有沿着巴黎铁塔向两边延伸出去的公园里,可以看到早开的红得泼辣辣的大片郁金香,在向遊人们強调着巴黎的春天。但一场冷雨浇下来,人们都赶忙将脖子缩进衣领里,找到临时可以避雨的地方,呆呆地等上一阵子。但也有不少巴黎人卻泰然地在雨中漫步,既不撐雨伞,也不着雨衣,好像下雨与他丝毫沒有关系。这种风景,最是耐看。虽然我自己缺乏这样的勇气,但卻极为欣赏在雨中漫步的那种洒脫的风致。
  其实我自己也在巴黎淋过雨。有一天到圣心大教堂去,在踏上第一层石阶时,便开始落雨,我努力爬了十几分钟的阶梯,到达大教堂的广场上,已全身湿透。但居高看煙雨中的巴黎,一片白蒙蒙的调子,好美。走进大教堂,淡黃色的灯光下,正在举行弥撒,低沉的吟詠与教堂外的骤雨组成最佳的和声,我合上眼睛,沉醉在那种神圣的美里,历久难忘。


罗丹的思想者雕像,在冷雨中沉思的表情,最能使你感染上典型的巴黎式的抑郁。

  在我的印象里,巴黎的铁塔与塞纳河畔的铜像从来沒有干过。有一次我将风衣顶在头上,沿塞纳河桥上走了很长的一段距离,看冷雨由长满了绿色铜鏽的雕像上流下来,再流进河中,滾滾地逝去,颇能刻出一幅哀伤的调子。而在雨中看巍峨的王宮旧第,特別容易触动历史的创痕,让你无端地惆怅上半天。巴黎整齐古典的建筑,在雨中欣赏更有其朦胧的版画美,罗丹(Auguste Rodin, 1840-1917)的思想者雕像,在冷雨中沉思的表情,最能使你感染上典型的巴黎式的抑郁。
  我曾经两度被赶进街旁的店里去避雨。一次走进一间书店,无意中发现了一本印得极美的诗集,我读不懂法文的诗句,但它精美的纸张与封面设计都诱使我买下来,摆在书架上,作为一种装饰。又有一次我走进一间花店,里面的花美极了。像一间水彩画的展览室,我一盆盆地仔细鉴赏,等雨停出门时,只买了一朵小蓝花。刚巧有一个小女孩,由街对面走过来,我顺手插在她的衣襟上,博得她粲然一笑。那一朵绽在有几颗雀斑的小脸上的笑容,成为那个雨天下午最珍贵的收获。
  坐在咖啡座里,啜着香醇的咖啡,看行人由冷雨中悠閒地走过,应是巴黎街头最美的插画。偶尔你会看到一两片叶子落在行人的发上或肩上,但他们绝不会去拂落它,那似乎说明了法兰西文化的浪漫的气质。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点点心灵

天心 ✍音凝

谈天说地

神的奇異战略 ✍于中旻

寰宇古今

德国智者后面的人 ✍史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