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18-07-15

威力最大的超级武器

于中旻

 

“我们爭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哥林多后书10:4,5)


爱因斯坦
©Courtesy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晚年,在进深研究所工作,他习惯的散步同伴是顾德尔(Kurt Godel)有时会讨论些科学上的问题。有一天,他似是独行,有一个在毗邻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生遇到他,问说:“将来有什么能源可供研发的?”爱因斯坦回答说:“祷告的能力!”
  爱因斯坦是个和平主义者,一向厌恶战爭。他在病榻上将离世时,对朋友说:“我此生犯的巨大错误,是在与其他难民科学家致罗斯福总统的信上签字—唯一的辩解是希特勒正在赶着研制原子弹!”他所说的信,促成美国制造並使用那毀灭性的武器;如果与他所持的信仰连结衡量,则爱因斯坦著名智慧的回答,不仅说祷告的能力,更是说,惟有祷告的能力可以阻止人类陷入愚昧的自我毀灭。
  圣经使徒保罗书信中使用的喻意,大部分是讲当时人熟悉的农事,间或也及於生活中的建筑,工商,运动等,说到军事的很属少见。这里提到交战和武器,是其例之一。
  信仰的爭战,和企图折服对方的意志,实际是光明的势力要解放黑暗中的人,因此惟有战爭的比论最为适合。不过,有所不同的,这不是说要攻城略地,也沒有杀害,掠夺,分赃的意图。

武器的性能

  使徒所说的“武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也就是超越世界系统的超级武器。从人类堕落以来,该隐第四代的子孙土八该隐,“是打造各样铜铁利器的”(创世记4:22)。湔及现今世界上的国家,就以生产杀人的武器为重要的工业。现代強国的军事工业,以研制,消耗,杀害,毀坏,图利的恶性循环,役使政客们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決定他们侵略,扩展,霸佔,压榨的国策:实质上是满足私欲!
  但属灵的武器,不是要杀害,相反的,是要救人出死入生。从古到今杀人的武器不同,其方式如出一辙,叫人失去生命,自然就失去抵抗的能力,实际上以石以梃,冷兵器到热兵器,还不是一样的;不过,卻沒有一种武器,能叫人失去抵抗力而得到生命。这样,所说的超级武器,就是远更伟大的能力了。
  借着神无限生命的大能,是唯一得胜那恶者势力的方法。

使用的对象

  原子核分裂爆炸,能夠产生极高的热度,不仅把建筑化成瓦砾,还把瓦砾熔为琉璃。神的大能,是“攻破坚固的营垒”。这不是碉楼城堡,而是人脆弱的脑壳中,所装的东西;是摧毀人以为自夸的理性。
  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这里所说的“计谋”,並非什么战略构想;而是指假智慧,各样的幻想和虛无的辩论。这些並不是什么真知识,也不是实用的科技,美术,而是叫人腳不沾实地的高傲,与实践真理无关的。自高最基本的表现,显明是严重缺乏常识,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用使徒保罗的话说:“若有人以为自己知道什么,按他所当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哥林多前书8:2)一项生活中的实例,就是面向光明就看不见自己的影子,而当背向光明的时候,才见自己很长。所以以为自己很高,正是证明不认识神,也不能认识神。人必须自己谦卑,才可以认识神而蒙恩。
  世人都被魔鬼所迷惑,思想被捆绑,惟有神的大能,可以解放人,脫离魔鬼的辖制,而得着真正的自由。

所期的结果

  世人的心思,意志,情感,都为魔鬼所掠夺;人以为很会精打细算,其实是为那恶者所奴役,心中无主,谁也不能真作自己的主。结果终其一生,营营役役,就像以色列人在埃及为法老建造积货城,不论仓容多大,都不能夸为自己的成功。
  世上真正英明的政治领袖,以战爭为最后的手段;並不是为了杀人盈城盈野,更不是像流氓火拼,快意恩仇;而是要以武力为手段,屈服对方的意志,达到使其顺从的目的。
  属灵的战爭更是如此。由於人犯罪违背神,人的思想领域,被撒但魔鬼用诡计非法佔领了,属基督的子民,有责任收复失土,将其夺回,使其归於神的国度。所以主真正的“义师”,是使人归义;神的儿女要展开基督的旌旗,“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这是说,信仰基督的人,是完全属於主,其一切理想,动机,想望,決定,都是为了主,这就像发生在试图保罗身上的转变一样。这不是辩论折服,不是理性的说服,更不是压制降服,是靠着神的大能,超级的武器。

  康士坦丁(Constantine the Great)於主后312年,在米尔维安桥,与马克森蒂(Maxentius)決定性的交战胜利,決定他获得罗马帝国的伟大战果。交战前,传出马克森蒂能夠运用魔力的消息。康士坦丁大为震惊,向“至高权能的神”祷告。在正午的天空中显出異象,太阳中有一个十字架,並“凭此得胜”的字样。夜梦中基督显现,命令他把XP字写在士兵的盾牌上,以为保护。康士坦丁照作了。那天的战爭居然以少胜过优势的敌军。此后,罗马的皇帝归正,並且开始优容基督教。
  大有学问的保罗,对他工作的哥林多教会说:“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稣基督並祂钉十字架⋯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哥林多前书2:2,4)
  主和平福音的使者啊,你凭什么?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威尼斯印象 ✍郭端

谈天说地

神在其中 ✍亚谷

谈天说地

伪证之害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另一种洗钱 ✍于中旻

寰宇古今

南京大屠杀前奏 ✍史直

捕光捉影

捕光捉影:东之伊甸 ✍松桂

乐趣飘送

音乐之都多瑙河畔 ✍曲拯民

点点心灵

浅写林泉深读经 ✍湮瀅

点点心灵

写在他们脸上的记念 ✍王人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