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阴阳割昏晓

─题採杜甫“望嶽”诗句,借詠“创世记”之晨昏─

殷颖

 

  读香港LTS英文季刊,內有一篇短文“信心系阴阳”(Faith with Yin/Yang)为Rev. Angus Wu所著。文中讨论中国的太极与创造之关系,引证约翰福音第一章3-5节,论述颇有见地。
  按太极为中国思想史上的重要概念,“太极”出自周易.系辞上:“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太极观念最早使用者为庄子易传,此观念多用於宇宙论与方法论;庄子

“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於上古而不为老。豨韦氏得之,以挈天地;伏羲氏得之,以袭气母;维斗得之,终古不忒;日月得之,终古不息;堪坏得之,以袭崑崙;冯夷得之,以遊大川;肩吾得之,以处大山;黃帝得之,以登云天;颛顼得之,以处玄宮;禺強得之,立乎北极;西王母得之,坐乎少广,莫知其始,莫知其终;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及五伯;傅说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东维,骑箕尾,而比於列星。”(內篇.大宗师第六)

  论及阴阳太极的观念,在中国固有的哲理书中,多有提及;有所谓“孤阴不生,孤阳不长”及“无阳则阴无以生,无阴则阳无以化”。老子道德经中说: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德经.四十二)


太极图

  太极阴阳之特性,有对立存在者,如热为阳;寒为阴,天为阳,地为阴,认为宇宙万物皆对立存在。但相对並非绝对;如上为阳,下为阴;山峰为阳,平地为阴;但平地如相对为地底下,则平地为阳,地底为阴。皆为阴阳相对性的关系。
  另有阴阳相互依存者,两者虽不同,卻可相互依靠,消长;二者也有相互转化的关系;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任何一方皆不能单独存在(如太极图像所示),彼此相互消长,又能变化出众多不同的现象;如阳代表天,父,光,热,表面,过去,奇数与強势;阴性则代表地,母,雌性,暗,寒,內里,未来,偶数与弱势等。
  以上种种,都是由中国古典哲理奧义中推演出来的观念,因中国的文哲大家,一向主张“学究天人之际”,要向无穷无垠的天际去探究宇宙创造的答案,而太极的阴阳便成为古代哲学家们虛拟出来的一个具体象征,然后再由太极生出两仪与四象,复由四象再衍生出八卦,而八卦更能演变到无穷。
  近代科学家接续上场,由霍金的时间简史中演化虛拟出黑洞与宇宙大爆炸说,而最后由当代科学家探索出来的,不就是“上帝粒子”(The God Particle)才为宇宙的第一因吗?
  中国的诗人想像力也超丰富,唐诗人张九龄(678-740)“感遇”的五言诗中有句:“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在Faith with Yin/Yang文中,Rev. Wu英译张诗为Circumstance governs destiny cause and effect are an infinite cycle。张九龄主张“文以明道”,而这个“道”便直指人心灵的安顿处,便已涉入宗教的范畴了。
  古人对“天人之际”可以探究,但卻无法探究出宇宙的真义。中国哲人发明的太极图,是否能洩露出一丝宇宙创造的奧秘,尚未之闻也。由於当下的科学家对宇宙奧秘的长久探索,最后终於寻到的“第一因”,卻是“上帝粒子”。至於Rev. Wu文中採用的张九龄诗“运命惟所遇,循环不可寻”,诗意涉入另一个思考的方向,还悄悄地与佛,道家的宗教意识掛了钩。视运命为轮回循环,引入另一层意识领域,需专文讨论,本文便无法兼顾了。
  太极中的阴阳论,涉及黑,白,雄,雌,男,女,善,恶,以及是,非等无限引伸之可能,而基本的阴,阳或可显示神的创造。

“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创世记1:1-4)

太极图中之阴,阳,或能略示神初创世界时的状态,圣经所示之黑暗,即为神创造时的“空虛混沌”,那时黑暗便已经存在,显示它不在上帝的创造之內。这种最原始的黑暗,使我们想到科学家霍金臆测的黑洞说,以及宇宙大爆炸等构想。如果真有宇宙大爆炸,很可能为神创造宇宙过程中的一个细微环节,因创世记並非科学书,並不记载神创造的种种进程,仅记录最后的结果。其中代表真理,大是,正义与爱的便为神正面创造的结果。神也郑重评定“光是好的”,即示意暗是不好的,邪恶的,是导致死亡的元素。早已在创世记中便定谳了。
  由圣经的旧约进入新约,约翰福音开宗明义的话语中,神又強调了真光(非物理的外在之光,为人內在的真理之光)。神已由日头所发的光,提升到真理之光了。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样不是借着祂造的。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卻不接受光。”(约翰福音1:1-5)

  在旧约创造世界与人类的神,是威严与圣洁的,故人对祂敬畏而远之,因人在犯罪之后,內心中潛伏的罪恶基因,使人不敢亲近神,否则见光便死了。而这光当然不是日月之光,而为神的荣光,但圣经一翻到新约,由於神对世人的大爱,故对人的态度便起了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转,因为道成肉身的基督已经诞生了。人虽然仍为原来的罪人,但神卻要亲自借人体降生凡尘,成为人的样式,可以使人在近距离亲炙。基督不仅成为借人之肉身诞生的人,而且是卑微的人,类凡夫俗子,更像仆人。祂与人们共同生活,与一般人无異。基督的生命就是人的光,是创造者的真光。太极所显示的阴阳,是另一种境界,因神不是物理的光,而为生命的真光,所以真光便成为约翰福音的主题。作为真光的基督,能深入人间並深植人心,为要照亮人性中的黑暗(邪恶)。於是光与暗便产生了激烈的冲突,黑,白对阵,由基督开始传道时,撒但大张旗鼓公然进行对主的试探(马太福音4:1-11)始,到基督临刑前在客西马尼园时的最后攻防(马太福音26:41-46)之肉搏战,都显出黑暗与光明的严重冲突与对決。
  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中,深入剖析了人肉身之內的“二律战斗”;肉体的律(黑暗)与上帝的律(人心中尚未泯灭的良知),其结果则为人体內之神律面对肉体之律时,卻每战必北。因撒但的黑暗邪恶已深植人心,早成为人肉体罪恶的基因。人如不靠基督的十字架,便永难掙脫黑暗的控制。圣经启示中从未予黑暗掌握者以轻视:

“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並不是与属血气的爭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爭战。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並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稳了,用真理当作带子束腰,用公义当作护心镜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当作预备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着信德当作籐牌,可以灭尽那恶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头盔,拿着圣灵的宝剑,就是神的道。”(以弗所书6:11-17)

基督虽以光明战胜了黑暗,但黑暗掌权者仍在今日的世界上橫行,黑白的矛盾与敌对,更有增无減。太极图所示的阴(黑暗)阳(光明),由创世至今,便尖锐敌对,自古已然,於今为烈。但二者的矛盾,日后必将统一,即世界末日(彼得前书2:8-13),屆时黑暗便将结束。黑暗及其掌权者,便都要被投入永死的硫磺火湖(启示录20:7-10),那时黑暗便会由宇宙中永远消逝,而象征黑白二元的太极图,也将随之殒灭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