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厕所文学另一章

区室

 


梅尧臣

  不论中西,文学避免涉及污秽的事物。宋朝的名诗人梅尧臣(圣俞,1002-1060),作诗以深远古淡知名。他以为诗的最高境界,是“状难写之景如在面前,含不尽之意见於言外”。他有一首“晨兴如厕有鸦啄蛆诗”:

飞鸟先日出 谁知彼雌雄
岂无腐鼠食 来啄秽厕虫
饱腹上高树 跋觜噪西风
吉凶非予闻 臭恶在尔躬
物灵必自洁 可以推始终

  中国士人,不仅手不作粗重污秽的工作,也不写污秽的东西,以为那是“不雅”的;这绝不像今天的文人,公开谈论慾性之类。这种情形,有了转变,似是受禅宗发展的影响。寒山,拾得等人,以口语入诗。南方云门的创始人文偃禅师,当僧来问他:“如何是佛?”云门回答说:“干屎橛!”虽然藏有“佛不是物”的机锋,但这种语言,是前此未有的。
  尽管梅尧臣诗用词受其影响,诗人的用意,是表明持身应当高洁。
  乌鸦是不洁的鸟,甘於到厕中(当时的农家通常用露天的厕所)啄蛆为食。诗人显然不信“鹊鸣吉,鸦鸣凶”的传说,但他知道,必须是自己洁淨的鸟,不贪爱污秽的食物,才可以传出可信的信息。
  这个看法,颇合於属灵原则。约伯记古老的智慧:“谁能使洁淨之物出於污秽之中呢?无论谁也不能!”(约伯记14:4)
  魔鬼是粪堆之王,所以別西卜称为苍蝇之王。它是污秽的,它的随从者也是如此。圣经以乌鸦是不洁的鸟类,照律法不可以吃。对现代人的教训,是要分別为圣,不可与不洁的人同流合污。
  圣经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不洁的〕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別,不要沾不洁淨的物,我就收纳你们。”(哥林多后书6:17)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