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亚历山大之死

史述

 

  六十多岁的希腊哲学家,亚理斯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感到非常衰老,也感到深深的失望。亚理斯多德爱亚历山大,不仅因为他是自己的学生,更因为他是自己理想中的“哲王”,把世界文化的希望,寄托在那个年轻人身上。但现在信息迭传,随着那少年英雄东进的胜利,希腊疆域的扩展,也更加高傲,居然自以为神!老人家觉得,像是雕塑家手下的艺术品,出了大毛病,不是自己所期望的;那理想中的少年王子死了,实在的,他宁愿亚历山大真的死了,或是他自己死了。


亚历山大受教於亚理斯多德

  十三年前(335 BC),亚理斯多德在雅典郊外,创立了莱思蒙(Lyceum)讲堂。次年,他看到亚历山大(Alexander, 356-323 BC)耀武扬威出师东征。亚理斯多德把极大的希望,寄托在这青年的马其顿王身上。当那英武的王子十三岁时,马其顿王腓力二世,就让儿子在亚理斯多德门下受教。三年多的造就,眼看着亚历山大成长,似乎是理想中的“哲学家王”。在文学和辩论之外,王子还对生物和医学表现兴趣。
  腓力王猝遭暗杀。在三个月之內,二十岁的亚历山大,赢得希腊诸城邦的拥戴,成为他们的盟主,並共同的统帅。


亚历山大与迪奧真尼

  联邦议会散后,许多显贵,名流,学者,纷纷来庆贺;只是著名的犬儒派哲学家迪奧真尼(Diogenes, 412-323 BC)缺席,是美中不足。过了些日子,亚历山大亲自到郊外的地方去见他。迪奧真尼住在一个大浴盆里,全身赤裸,只腰间围着一条布,对亚历山大炫赫的声势,只冷看了一眼,半句话不说。
  亚历山大说话了:“我是亚历山大王!”
  “我是迪奧真尼,一条狗!”
  亚历山大问,可有什么他能夠帮忙的事。
  迪奧真尼说:“有的,站开些,不要挡住我的太阳!”再无一语。
  亚历山大默然离开。路上,臣仆们在议论那个人。他们的王卻严肃的说:“如果我不是亚历山大,我愿作迪奧真尼!”
  然后准备骑上他的名驹乌骓奔驰飞路(Bucephalas),兴师东征亚洲。


画家笔下的亚历山大和他的名驹乌骓奔驰飞路

  在临行时,亚理斯多德对当年的学生殷殷嘱托,要收集亚洲的罕有动植物,按时送回,供给他作归类研究。这也是亚历山大的兴趣所在,欣然允诺:哲王的信诺,总是可靠的。
  亚理斯多德也叮嘱:对希腊人要溫和有爱,对蛮族外邦(亚洲人),要严峻;不可让希腊人与他们联婚。
  亚历山大也对恩师有个请求:要克理真尼(Callisthenes, 360-328 BC),亚理斯多德的姪儿同行,作他的史官,和随军宣传家,利用其傑出的文学天才。有几年的时间,二人是同窗好友。但亚理斯多德更知道,克理真尼是个哲学家,实话实说,不是逢迎君王,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材料。不过,克理真尼自己愿意去,扬名異域,还希望能夠辅佐劝谏亚历山大。这显明他自视太高,对亚历山大不夠了解,或低估了环境对人事改变的力量。
  到那时候为止,亚历山大对亚理斯多德还保持尊敬。当然,他不曾称亚理斯多德为叔父,王子不那样作的;但在同克理真尼谈话中,会称昔日老师“叔父”,意思是你的叔父。亚历山大在所有谈话中,则称他是“哲学家”。
  亚历山大王吩咐国库总管,那位“哲学家”无论要用多少钱,总要照付。有一次,亚理斯多德要支取一笔钱,约当於一万锭银子。管库官觉得数目太大了些,要先请示王。亚历山大欢喜的说:“数目大,因为他看得起我,何必请示?照付!”
  马其顿的捷豹,是历史上罕有的军事天才。他攻取了推罗,敘利亚;然后南下埃及;埃及人欢迎他为解放者。继续向东进发,一路连战连克,有时艰苦並激烈,亚历山大数次身被重伤;但智勇双全的统帅,和忠勇效命的将士,彻底击败了希腊的宿敌波斯,佔领了其首都。
  王子学生东征的得意,对亚理斯多德並不尽是利益。希腊诸城邦並不是那么和谐,雅典人看不起,嫉妒马其顿人的成就,更反对独裁;亚理斯多德总得为亚历山大辩护,使他爭议性的行动合理化,这有时就得冒生命的危险。
  330年,波斯的大流士王,被篡逆的部下所弒,亚历山大佔领了巴比伦,苏珊,北上玛代,俨然是希腊和波斯的共王。但姪儿克理真尼连续的报告,越来越使亚理斯多德烦恼,並担忧。亚历山大更加霸道,易怒,有时不论敌友,拂逆的人,就遭受严厉的惩罚,或集体屠杀。
  亚历山大率军离国多年,将士损折伤残很多,有的是年老从征,也愈加衰老。虽然不断从本国得到补充更替,希腊诸城邦只是勉強应付,大部分人力资源来自马其顿;随着疆域扩大,人力越明显的不敷分布,必须更多使用本地人。
  为了得征服地区人民欢心,亚历山大接受波斯的文化和习俗。他最喜欢的,是波斯俯伏敬拜。奴颜婢膝的人,为了取悅大王,把他当神礼拜。希腊人以为这样的礼仪,只限於用对神祇,不甘愿这样作;克理真尼更知道他並不是神,公然表示厌恶。亚历山大暂时取消称神的举动。但他从小就由母亲教导,养成幻想,以为自己是宙斯的儿子,古英雄亚奇力或海勾力士的化身。加以左右的逢迎,在酒醉心醉的时候,真的是飘飘然,更使他以为真是这样,或但愿如此。
  在328年,亚历山大连日广开筵席庆祝。志得意满的王,酗酒无度,酣饮之后,全然不顾体统。其中有克雷托斯(Cleitus, 375-328 BC),与他爭执起来,指着亚历山大,夸伐自己救过他的功劳;並说先王腓力二世,才是真正的英雄,他不过是承袭父荫而已,沒有什么了不起。亚历山大暴怒而起,用长矛把他昔日的好战友刺透,当场身死。亚历山大懊悔悲伤,一连几天拒绝饮食,作要追随好友於泉下的样子。亚纳其珠(Anaxarchus, 380- 320 BC)进到帐中劝慰他:王不必受法律约束。因此,追赠给克雷托斯叛逆之名,死是罪有应得。史家说:这标识着自由的结束。
  不久后,发生了五名侍僮同谋叛逆的事件,他们都先后被处死,有的是遭裂肢酷刑。还有其他的人,在恐怖的嫌疑阴影笼罩之下。不过,失宠克理真尼,並沒有牵涉到里面,但因阴谋背叛之类的罪名,被监禁七个月,死在狱中,或许是被处決了(敢於反对领袖,就是反叛)。大家知道,那是哲学家执着真理,说真话,敢於反抗異议的结果。
  似乎是被什么力量驱使,为了荣誉,为了建立世界性王国,亚历山大以不停的征伐,为他的事业。在327年,他率军越过山岭,到达了印度的恆河彼岸。
  到此为止,将士们都服从他们的王,为他的豪气所感召,不论什么艰险,从不退缩,也不曾怀疑。但到325年,马其顿来的将士们,背离家国已经九年了,思念家人故土,在征服印度之后,決定不肯再往前走了。在亚历山大召开的高层军事会议中,一位将领起来说:“成功的伟人,在於知道什么时候停止!”
  亚历山大发脾气,施压力;又说,如果他马其顿的战友们不去,有人为了荣誉,会跟随他继续前进;不过,后人将记得,他们在危难中丟棄了他们的王!
  这样,还是沒有达到预期效果。亚历山大最后宣告:寻求神的旨意如何。自然由心腹的希腊先见和加勒底星象家为他求问,所得一切兆头,都是不可再往前进!
  亚历山大低头了,接纳将士们的请求,先给资遣返年老伤残的人。然后,分遣军队,率妇孺伤残並辎重,乘船由印度洋恆河口,循岸入波斯湾,自己则率军由陆路越山岭,踏上艰难的凯旋路程。
  324年春,回军波斯的行政首都苏珊。
  亚历山大娶了大流士三世的女儿芭欣(Barsine又名Stateira)为后,他的爱将骑兵指挥海非司臣(Hephaestion, 356-324 BC),则娶了王后的妹妹。还有一万名娶波斯妻子的将士,都发给妆奁。显然的,他忘记了亚理斯多德的话:希腊是文明世界的人,其他蛮族,都是奴隶,不适用人道待遇。
  过了不久,海非司臣染病,很快就死了。他怪罪医生失职,看顾不週到,去参加筵宴,误了病人,把医生杀了。在巴比伦,耗费一万锭银子,为海非司臣举行葬礼,並下令封为神祇。
  以仅十二年的时间,征服了大部分的欧洲,北非,和西中亚。盖世英雄一代豪傑亚历山大,在巴比伦,一场连日的筵宴中豪饮,忽然染疾,终於323年六月十三日崩逝。临终时,有人问谁将继承。亚历山大说:“強者得之!”沒有谁能夠继承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之死

  亚历山大到底是怎么死的?有人说,是亚理斯多德调制了毒药,叫一名马其顿人侍从,秘密混在饮食中,给亚历山大服下,导致他的死亡。
  以讲品德著名的哲学家,会作出这样的事?
  从伦理观点衡量:亚理斯多德不是为姪儿的缘故,而是为爱希腊,爱真理,过於爱一位暴君,可以构成任何反对行动的正当理由。不过,亚理斯多德终於离开了莱思蒙学院。据说,他最后的话是:免得雅典重犯获罪哲学的恶行(指雅典曾以亵渎神明罪,鸩杀苏格拉底)。


亚历山大雕像

  亚历山大崩逝以后,土利买(Ptolemy, 367-283 BC)运他的遗体,奉安在埃及的亚历山大城。那里自然有他的雕像,把他当作神。希腊各邦的城中,也都有他的雕像。斯巴达人讽刺的说:“亚历山大想为神,就让他为神吧!”
  安提帕(Antipater, 397-319 BC)是亚历山大信任的元帅之一,一同转战各地;承父之荫,他的儿子凯山大(Cassander, 350-297 BC),受委马其顿摄政;他每次经过亚历山大的雕像,都不禁战慄。
  史家以为希腊文化的传播,罗马帝国的统一,以至基督教成为世界性宗教,拜占庭帝国的延续,都是基於亚历山大的成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