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冬阳三帖

音凝

 

我喜欢坐在海边断崖的枯木上晒太阳,默默坐上一会儿,便能听到木头晒裂的轻响,像是附在耳边的窃语…

  早晨,我由海边散步回来的时候,阳光便已晒满了书室的一角,照在书架的苏东坡全集资治通鉴上,不久,再转移到Wilder的草原小屋系列诸子集成的另一个架上,这时,冬阳便差不多已经佔领了我整个的斗室。
  冬天的阳光和煦地照在身上,脸上,是十分舒服的。写字台上的书,砚以及桌面,都晒得溫热烫手,两盆植物也在阳光中显得勃勃有生气,红的与绿的叶子,都被日影将泽彩疊印在书背上。伏在窗玻璃上的一只冻蝇,开始在阳光中飞舞,一遍一遍地在书室中画着弧形,撞在玻璃上,发出轻微的响声,与窗外细碎的鸟鸣相应呼,卻无碍於收音机中流出的柴可夫斯基的小提琴协奏曲。
  人靠在椅背上,闭起了眼睛,仍然能感受到满室強烈的阳光。张开眼睛,便能清楚地看到楼外不远处那棵巨型墨松上跳跃欢噪的雀鸟,沓杂而恬靜的啼声,透过阳光,透过玻璃,透过室中的音乐,清晰地送入耳中。这斗室以外的天地是非常寂靜的,除了鸟声之外,只偶尔会传来一两声犬吠。再偶尔能听到的,是窗外楼梯在阳光烤炙之下,发出的一丝必剝的轻向,若不十分留心,是不易听见的。
  由於屋里的阳光太充足了,耀眼生辉,读写便成为一种困难,只好将窗帘拉上,但薄薄淡绿色的窗帘,仍不能将強烈的日光挡住,只好将椅子移到日光照不到的地方,方可以开卷。如果在台北的夏日招来这样的一室阳光,那便要算一种酷刑了。而这儿的阳光卻是可爱的,许多建筑物都开专室来享受阳光。在冬日它是溫馨而受人欢迎的。
  但冬日的阳光卻很短,日影移动极快。每天早晨我在艺术博物馆的回廊中散步。都可以清楚地看到日光的腳步,它原本平贴在屋顶,卻在一眨眼之间,便跃上走廊。岁月的殇逝,在此刻特別明显。
  我最喜欢坐在海边断崖的枯木上晒太阳,剝光了树皮的松木,用手掌抚上去,肌理细致而透出微香。默默地坐上一会儿,便能听到木头晒裂的轻响,像是附在耳边的窃语,在咿唔间传给你冬阳的心事。
  犹忆冬日坐在故居学屋的门限上,如痴如迷地读三国演义。冬阳将头上的毡帽晒热了,将身上的棉袄晒热了,将手中的书卷晒热了,也将书中的人物晒活了。张翼德在当阳桥头的一声断喝,是多么痛快的一件事。而眯起了眼睛,伸长了懒腰,将四肢舒展到极限的那只老花貓,伏贴在溫炙的石阶上,才能将冬阳无微不至的体贴与爱意恣意地刻画出来。

沉思之美

  沉思是一种至美的境界,年龄愈大,这种感受愈深。沉思好像一杯加糖的咖啡,沉到杯底的部分,是最甜的部分。
  每当我为一首诗着迷,或为一篇奇文感动时,便会不自觉地沉入深思之中,将整个的思维和情感都沉湎在诗文的境界里,将全部的心灵融注於作者的创意里,或哀伤,或愉悅,或愤懑,或矜怜,或激动。恰似参与了作者创作的全部过程。
  在傍晚的时候,夕阳还逗留在窗的右侧,在玻璃与窗帘上涂了一抹绛红。楼下树上的鸟声渐起,这时我掩上手中的书卷,将双目阖起来,让思维靜止,心中莹澈宁靜,让思绪跟着古典音乐的旋律起伏,飘动,像幻想曲中的卡通画面,在音乐的节拍中飞扬低回,那种境界之美,是不可言喻的。
  我每逢看到罗丹的思想者雕像,都会深深地受到感动。他那凝定的眼神,支颐的手臂,与整个身体的坐姿,都有一种靜止的深沉的美。你注视上一刻,便也会垂下头来,为罗丹的手法所感染,凿入沉思之中。
  随着年龄的递增,思绪早已超越单纯的美感,而沉潛到哲学与神学的境界,我喜欢单独一人坐在松下的山崖上,面对着深邃的大海,将呼吸调整均勻,将视线投向海天的苍茫,让思想推入形上,或将全部的思维凝结,卻常会意外地有所收获,许多在平时纠结困惑的问题,都会自动地浮现出圆满的答案。

小桃事件

  当我的心情还停留在冬的感受里的时候,卻忽然被后院里火辣辣地烧起来的一株小桃给吃了一惊。原来春的腳步早已在不知不觉中佔领了冬的疆土。当前一阵子木叶脫尽,后院中剩下了几株萧索的枯枝,冬才以象征性地几场寒风与冷雨向大地表了表态,算是草草地报了到。而当人们还沒有充分意识到它存在的时候,竟一声不响地溜走了。
  其实我还沒有做好迎春的心理准备,一眼看到后院中那株小桃,我有点嫌它红得太早。冬天即使不带雪来,也不必走得那样匆匆,像存心要逃避什么似的,连正式的招呼甚至都还沒有打。我真希望它能重新来过,但火红的小桃既已抢着点燃,任凭呼喚,残冬也无颜再回头了。
  有好几天我不想正视那株桃树,但终於拗不过春风,无法不承认这喧闹的鲜红的事实。其实在这秋城中,春,夏与冬所佔的地位都很有限,都不过是短暂的过客,只能作象征性的展示。在这里谁也不能不接受秋的统御与节制。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