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为后世负责

于中旻

 

晉平公铸为大钟,使工听之,皆以为调矣。师旷曰:“不调。请更铸之。”平公曰:“工皆以为调矣。”师旷曰:“后世有知音者,将知钟之不调也。臣窃为君恥之。至於师涓,而果知钟之不调也。”是师旷欲善调钟,以为后世之知音者也。(呂氏春秋.仲冬己.长见)

  犹大国恶王亚哈斯的统治,是个背道的噩梦。他的崩逝,人民沒有谁悼念。希西家王继位,如同旭日乍现,带来一派新气象:圣殿的洁淨,和宗教的复兴。神赐福全国,使他们兴盛繁荣。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偏在这时,敬虔並且奋发有为的领袖希西家,竟患了不治之症;先知的信息是,他的人生到了尽头。他转脸朝牆哀求神,得蒙怜悯,他的寿命延长(历代志下32:24;以赛亚书38:1-6)。


病榻中的希西家王
Hezekiah lies ailing in bed, surrounded by anxious soldiers and ministers.
Credit: Wellcome Collection.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CC BY 4.0)

  就在这时候,亚述西拿基立強大的军队,像是浓重的乌云,从东边的天际涌来。他们旌旗展开的军队,像蝗虫遍满地面,淹沒了犹大设防的城池,围困了孤城耶路撒冷。先知以赛亚奉神的命令,坚定希西家王,完全倚靠全能的神;神差遣一个天使,进入亚述军中,一夜间杀灭了十八万五千人。接着,西拿基立王两个儿子合谋篡逆,弒了他们的父王,然后是旷日持久的內战。亚述的势力,不得不暂时退出了地中海边的舞台。
  英国浪漫诗人拜伦(Lord George Gordon Byron, 1788-1824)对这历史事件,有很好的描述:

西拿基立的毀灭

亚述人下来如同狼入羊圈,
他的军队穿戴着金紫闪现;
枪矛的光耀像星在海面上,
加利利夜海翻腾蓝色波浪。

如同夏天林间丰绿的树叶,
落日照着大军飘扬的旗帜;
如同秋风吹过林间的枯叶,
明晨大军的旗帜散落堆积。

死亡的天使展开他的翅膀,
经过时吹气在仇敌的脸上;
睡者的眼都变成定着冷殭,
他们的心也停息不再激扬。

那里躺臥的战马鼻孔全张,
只是沒有喷出气息的骄狂;
奔跑的白色口沫凝在草上,
像是冲击岩石散落的碎浪。

那里躺臥着骑士苍白扭曲,
战甲上有褐鏽眉间有冷露:
帐幕靜寂无声旌旗不飞舞,
号角不再吹响戈矛无人举。

亚述的寡妇举起哀声遍地,
巴力庙里的偶像也都破碎;
外邦的军威不是刀剑击溃,
神只一观看就如雪融冰颓。

  亚非之间的南北贸易路线畅通了。犹大国有地之利,在经济上享利之润,民富国強,隐然成为地区诸小城邦的领导力量。“有许多人来到耶路撒冷,将供物献与耶和华,又将宝物送给犹大王希西家。此后,希西家在列邦人的眼中看为尊大。”(历代志下32:23)
  这不仅举国欢腾,也成了那地区的国际新闻。复兴古国的巴比伦,依然在亚述威慑下,也不远千里,派遣国使,车载丰厚的贺礼前来结交,期望能结为与国。
  犹大王希西家受宠若惊,十分倾心这个可能的新友邦,憧憬着将来结盟共同称霸的前景。他像是个兴奋的天真孩子,向小伙伴展示所有的新玩具,要表现自己的丰富。为了赢得人的尊重,不保留的显露真诚的信任,完全的交心置腹。圣经详细记载:“希西家喜欢见使者,就把自己宝库的金子,银子,香料,贵重的膏油,和他武库的一切军器,並所有的财宝,都给他们看;他家中和全国之內,希西家沒有一样不给他们看的。”(以赛亚书39:2)老子曰:“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不懂得深藏能容,流入虛浮爱炫耀的毛病。看来巴比伦王子米罗达巴拉但,是个智慧的军事家;因为孙子兵法.用间篇说:“故明君贤将,能以上智为间者,必成大功。”巴比伦轻易战胜,后来並灭犹大国,可能与这些情报有关。
  在这件事上,希西家失败了—圣经的原则是,属灵的失败,导致政军上的失败。他沒有宣述神的美德,反自我陶醉,蕞尔小国,夸耀自己的富強,不唯失智,更盜窃神的荣耀。巴比伦的使臣刚离开耶路撒冷,也许,希西家王还在得意其进退应对如何得体,先知以赛亚的腳步,就踏进他的宮廷,庄严的向他宣告上面来的信息。

以赛亚对希西家说:“你要听万军之耶和华的话:日子必到,凡你家里所有的,並你列祖积蓄到如今的,都要被掳到巴比伦去,不留下一样。这是耶和华说的。並且从你本身所生的众子,其中必有被掳去,在巴比伦王宮里当太监的。”(以赛亚书39:5-7)

  这不祥的预告,实在难算是恩待,还不如不知道更好。不过,如此严重的警告,对於沉醉在现实物质生活的人耳中,竟然沒起到多大作用。你想:听到这样信息的人,会有怎样的表现呢?希西家反应,出於许多人的意料。希西家並沒有像得知身患绝症那样;他沒有痛哭;他沒有懊悔承认自己的过错,求神施恩怜悯;竟淡然处之—对以赛亚说:“你所说耶和华的话甚好,因为在我的年日中,必有太平和稳固的景況。”(以赛亚书39:8)
  这就是属灵领袖世俗化的结果。难怪敬虔的父亲,生出那么邪恶的儿子,空前绝后的败坏的玛拿西。如果希西家看见儿子趋向邪路,他大概会警劝他,溫柔的说:“我儿啊,不可这样!…”(撒母耳记上2:24)先是以为“沒有关系”;后来就说:“沒有办法!”如同以利的措辞,小心避免过於激烈,尽量轻描淡写。儿子也承受了父亲的问题,不介意沒有眼见的事,倾向於崇拜可见的,天上的星象,地上的巴力偶像;父亲看见以为那不过是孩子戏耍,反正不会长见远忧。眼前发达,兴盛,后来不可问闻:“这是出於耶和华;愿祂凭自己的意旨而行!”(撒母耳记上3:18)只剩下属灵的术语了。看,这多么可惜!
  作为负责任的人,师旷知道眼前的环境不好,卻着意后世的知音,坚持把事工作得完美。属灵的领袖,如果失去对将来希望,只求眼前欢,外面的敬拜,仪式,习惯,自然还存在,撐持着局面;但沒有远忧,会留下怎样的属灵遗产!后来的人,以至今天的人,怎能不儆戒呢!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