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访莎翁故居

音凝

 

  在伦敦的时候,曾特別到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参观,在那座高大峻伟的教堂中葬满了历代的君王与哲士。教堂虽然宽大,而且支殿甚多,卻都为死人佔满,比肩接踵,寸步难行。每一个人的坟墓上都雕了石像或塑了铜像,更显得十分拥挤,使人透不过气来;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要挤在这里供人观光;但英国大文豪莎翁之墓幸不在此,远在离伦敦146.5公里的斯特拉斯福德(Stratford-Upon-Avon),在那里可享一点清靜。邱吉尔(Sir Winston Churchill, 1874-1965)便很聪明,也不愿在这里排长龙供参观,而宁愿葬到故乡去。

  到英国而不访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是遗憾的也是罪过的,所以我花了一整天,请朋友开了八个小时的车子去拜访莎氏故乡,宁靜安谧的斯特拉斯福德,在半日中细细地品尝了莎翁故居的风味。
  斯特拉斯福德是一个可爱的小城,一进去迎目就是一丛丛在鲜花中的小茅屋,古色古香,有一处便是莎翁夫人安娜的故居。莎氏与安娜(Anne Hathaway, 1556-1623)在1582年结婚。斯特拉斯福德有一个明透的湖,环湖的草地绿得使人心疼,垂杨与丛丛的绿荫更加增添了它的风韻。遊人驾着小舟在湖中缓缓地荡,纪念莎翁的红色皇家莎士比亚剧院便依傍在湖畔,专上演莎氏名剧。该纪念剧场由夫劳维尔(Charles E. Flower)捐资两万镑於1879年在莎氏生日时建竣启用,但於1926年毀於火災。现有之建筑为伊利沙白斯各特(Elisabeth W. Scott, 1898-1972)所设计,1937年重建完成。


1879年落成之皇家莎士比亚剧院在1926年毀於火災


1937年重建之皇家莎士比亚剧院

  莎翁故居是坐落在亨利街(Henley Street)旁的一栋二楼小木屋,莎翁诞生於1564年四月二十三日,为莎士比亚约翰(John Shakespeare, 1530-1601)与玛利(Mary Arden, 1537-1608)的第三子。这座小楼便是著名的莎翁诞生处,二楼上有一张四百年的陈旧木桌,为莎翁写作的书桌,狭小的寝室中有一张简陋的木床及一个拙笨的木搖篮,在这里大文豪度过了他的童年与青年,据说他一直住到二十二岁才再到伦敦去,不少剧作诗作都在此完成。这幢举世闻名的莎翁诞生小屋,每年由八十个不同国家拥来约三十万遊客到此瞻仰大文豪的故居。在亨利街上充满了出售莎翁纪念品的小店,由衬衣,火柴到肥皂皆以莎翁为商标,是我看到的纪念品中名目最繁的一个地方。为免增加行李的重量,我只买了几张印有莎翁雋语的书签,也算到此一遊。


这幢就是举世闻名的莎翁诞生小屋


  沿湖岸的草地往前走,约二十分钟便到达莎士比亚埋骨的圣三一教堂(Holy Trinity Church)。教堂並不很大,但拥簇在湖边的绿树丛中卻透出一股灵秀之气;这座教堂对莎氏很重要,不但是他埋骨之处,而且是他诞生后受洗的地方。教堂的记录簿上记载莎士比亚於1564年四月二十六日受洗。莎氏的坟墓在教堂的侧殿中,莎翁夫妇及其爱女均葬於此,壁上有莎翁执鹅毛笔作写作状的塑像,墓地上置一小束红花,我到达时暮霭苍茫,遊人稀疏,立於莎翁墓前徘徊沉思良久,才步出这座古老幽靜的教堂。

 


莎氏的坟墓在圣三一教堂的侧殿中


莎士比亚

  一路旅行由耶路撒冷而日內瓦,而哥本哈根,而巴黎而伦敦,在这些大都市內所见到的都是雄伟的建筑,特別是巴黎,那些王宮教堂,抬头一望,高不可攀。但来到莎氏故乡,沿途所见尽是平实的乡村与牧场,而斯特拉斯福德的房屋多半是十六世纪的木屋,造型玲珑可爱,好像古书里的插图,特別是那些茅庐,点缀在色彩鲜丽的花朵中,古拙朴实而可读。在斯特拉斯福德的大街上有乡下姑娘着传统服装跳土风舞,也有在牛车上表演木偶戏,都呈现一种醇朴的美,路经一处袖珍小花园,设有淡雅的茶座,我们进去喝传统的英国下午茶。不料喝几杯茶,竟摆了一桌的刀叉碗碟,一连上了三道美味的甜点,主人劳伦斯夫妇殷殷劝客,这一顿下午茶不亚於一顿午餐。特別是佐以英伦乡村的风物,好像饮下去的是一杯莎翁的十四行诗。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