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过零丁洋今昔

凌风

 

  文天祥曾有“过零丁洋”诗:

辛苦遭逢起一经 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 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 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天祥

  七百四十年前,忠心的状元宰相文天祥(1236-1283),不自量力的斗爭,走到了尽头,见证南宋在零丁洋的水面最终沉落(1279年)。大元帝国的旌旄,在岸边和海上扬起,雄壮的骑兵群,驰骋的煙尘也渐止息。
  古人曾詠叹:“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文信国公“人生自古谁无死”,並不逊其悲壮。后来,北廷羁囚数年,真是“时穷节乃见”,最后的“正气歌”,留下忠烈的典型。
  海,不是大陆的边限,卻是地的延伸。
  现在,橫越那片海域,已经建起了长逾百里的大桥(长55公里),其中包括海底的管道,形成了连接港珠澳的大湾区。区域內的人口,超过七千万之众。新的海上丝路,不是扩张武力,带着和平的信息,是要促进共同利益,建立人类命运的共同体。古老的港湾,曾经挥送他们勇敢的孩子耕犁着蔚蓝的海面远去,绕过大半个地球,访问多少个口岸,又再伸展开膀臂,欢迎他们回到溫暖的怀抱。


零丁洋上的大桥

  如今的零丁洋,多称为“伶仃洋”,这里所发生的历史悲剧,早已经被遗忘。海面上偶然出现一片帆影,会成为摄影的对象。载着集装箱的巨大轮船,如同巍峨的楼宇,在海上往来移动,代之而为新的场景,不如樯桅云集,白帆翕张的诗意。当年的零丁,更是极难体会了。只是多少人的工作,多少家庭的生计,卻赖以供应。
  不久前,政坛有一位名人溫家宝,有人说:谐音“溫加饱”,莫怪其颇孚民望!那曾是亿万人民的愿望。现在,大家的目标取向小康社会,进一步的理想是“大同”世界,岂不是自然的,难说是奢望。只有邪恶的政客,不顾民生意愿,扩张自己。
  将六百年前,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水师,出现在海天相接的东方海面上。郑和的宝艐,云帆蔽日,到达许多国家,並非为了征伐拓土开疆,或寻找猎取黃金,而是为了和平!
  中国文化中,修桥铺路,传统以为是善事。但在另一方面频频造牆建垒,以至穷兵黩武,干戈相向,相侵相害,结局唯有同归於尽。
  美国有个不学有术的领导人,出身奸商,满脑子诈欺,压榨,掠夺,垄断,竞爭,控制,缺乏良善的气质,更不具有基督徒的观念;不仅沒有基本品德—诚实,更自私自利,唯独想到自己短浅的利益,不知道和平发展的长远利益。
  时人习近平先生,倡“一带一路”,施行为中国的政策,实在无異於儒家特色的社会主义,翕然相从者达百余国。近来且引唐人马戴“送朴山人归新罗”诗名句:“浩渺行无极,扬帆但信风”为论,潇洒而不失其远象。不意新罗当政者文在寅大统领,表示有生之年愿见统一,北上乘铁路循今日丝路西行,达於欧洲。可见交通合作,是多数人心灵的意愿。
  不过,世界上尽多是不满足的人。不满足於物质,不满足於四堵和一盖范围內所有的,一亩三分田所产的,促成各行各业的商贸活动。我们总得有不满足於这世界的人,他们不是要走熟悉的回家路,卻是要“找一个家乡”,循着亚伯拉罕等先贤的腳蹤,想望另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希伯来书11:13-16)。这些信心的客旅,不惜撇下世上的财物,看重将来赏赐,步向永恆。
  今天有谁跟从他们的腳蹤,在新的丝路上,寻觅宝贵的珍珠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