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地中海上的落日

音凝

 

  本来是要到山顶上去看希腊神庙,卻意外地在那里第一次邂逅了落日,地中海上的落日。
  爬上山顶的时候,已近黃昏,历千百年仍然矗立在那儿的巍峨的白色石灰石柱子,几处倾圯的牆角,一排石雕的女奴,用双臂吃力地擎着沉重的石樑,过了几千年仍然沒有放下来休息的机会。在今天人权主义的潮浪下,她们似乎在向苍天作无语的控诉,抗议古希腊历史给予她们的桎梏;而观光客们卻漠然无动於衷地一味在拍照留念,似颇欣赏昔日奴隶制度下这些受害者们的美姿。只有风雨会同情她们,在一世纪一世纪缓缓地进行着剝蚀的工作。如果沒有天災与人祸,这种残酷的劳役,怕还要继续几千年,等到这些石头完全风化了,才能卸下她们肩上的重负,喘一口自由的空气。
  我倚坐在一块斜倒在崖边的石柱上,出神地凝视着石柱上模糊的字跡,企图读出神庙建造的年代,建造者彪炳的功绩,以及一些曾经不可一世,但早已不为人知的名字…默想着斑剝沒落的古希腊文化出神,逐渐发现石柱上涂上了一层红色的淡彩,猛然一转头,必然看见海上浮起了一大团圆圆的红,赤晕染红了半边天,渲红了一海水,像血,红得沉甸甸地几乎要将地中海压下去。像炉里刚倒出来的冶金,但卻凝固在那儿不动;一时我的心也与那堆红金融铸在一起,连呼吸都几乎停顿了。我愕愕地望着它,觉得有一股神奇的力量由那团红里透出来,将我整个的心神都慑去。我真想跪下来,我好像失去了感受的能力,我从来沒有看到过如此真实的落日,我偷窥了宇宙的奧秘,在无意中看到了它毫无遮蔽的裸体。而地中海的海平线终於被它压弯了,吃不住它红色的重量,我目送它一点一点地沉下去。最后留下了厚厚的一层紫,但不久就晕淡了,变成了一抹靛青,成为苍茫的黑。
  当我将目光收回来的时候,白色的石柱已染成深灰了。我扶着石牆站起来,一种古典的苍涼透过我的掌心,我仍然能感到那种几千年古老文化的韧力。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