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和合本圣经,思富善牧师

和合本圣经面世九十年有感

林向阳

 

  现在通用的中文圣经和合本圣经,又称为和合本官话圣经国语和合本圣经,是一本一百万字的巨冊,已经有九十年的历史。由於和合本圣经乃是白话文,不像以往的文言体裁的圣经译本,为一般民众看得懂,读得出,深获中国教会信徒的喜爱。


中文和合本圣经

  九十年前,也即是1919年,当和合本圣经在中国面世时,曾引起发行中文圣经空前未有的高潮。很多教会用它来作为文盲信徒的识字课本,圣经公会又以远远低於印刷成本的价格出售,和合本圣经出售的地区几乎遍及中国各省及东南亚各地。神的大能,慈爱,救赎与旨意透过神的话语彰显出来,使千千万万中国人悔改归向主,接受十字架的救恩,因耶稣基督的救赎成为新造的人,脫离罪恶的捆绑,从黑暗进入光明,成为神的儿女,也使无数的信徒信心得以坚定,更加经历神的丰盛。

和合本圣经与富善牧师


富善牧师
Rev. Chauncey Goodrich

  谈起和合本圣经,不能不想起其翻译的过程,及负责翻译的宣教士富善牧师(Chauncey Goodrich, 1836-1925)。富善牧师本是英国人,祖先在1643年移民美国。富善牧师的父母定居於美国麻省,都是虔诚的基督徒,坚守主日,家里业农。
  富善生於1836年,在七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三。十岁时蒙恩得救,二十岁时听了萧富勒(Dr. William Schauffler, 1798-1883)博士讲道,被圣灵感动,立志到海外传福音。富善自小就和其兄弟一同帮忙农牧,想不到神借着这些农业技术来装备他。多年后,当富善在中国当传道时,住在中国北方,他就在空閒时栽种蔬菜果树,饲养家禽,克服物质供应的困难,改善生活条件。在就读神学院时,富善研修希伯来文,神借着这门功课来帮助他以后翻译圣经的工作。
  年轻的富善被圣灵感动,看见中国的需要,決定要来到这块广大的禾田作抢救人灵魂的工作。他在1864与雅碧小姐(Abbie Ambler)结婚,同年被按立为牧师。次年与妻子来到中国,先在北京传道,因妻子水土不服,身体欠佳而调往通州。富善在当时的华北大学(North China College Tung Chou)与道学院(Gordon Memorial Theological Seminary)教学並担任道学院教务长。
  富善热爱中国人的灵魂,为了容易接触中国人,更能把福音广传,富善在生活习惯上尽量与中国人认同。他像中国老百姓一样留长辫子,穿长袍短褂,头戴小帽子,並且千方百计学习中国语言。他仿效小孩子学话的过程,留心別人讲话的音调,自己设计一套记录音调的办法,从简单的字开始,渐渐到词句与成语,反复练习,随时随地在街道上向百姓学话,马上记录起来,回家反复溫习记忆,不停地生动运用。这样日积月累,到了中国不久的富善牧师就成为在宣教士中,北京话讲得最标准,最流利的一位。
  为了传福音,除了牧会,教神学外,富善牧师的腳蹤遍及整个华北,他经历了无数次艰难的旅途,有时要淌过水深及腰的河流,有时遇见尘沙蔽日风暴,有时为了要到边远的地方传福音,因为交通不方便,他常常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大清早起程。
  1874年,富善牧师的妻子雅碧在通州病逝。接着两年华北经历严重大饥荒,富善牧师和几个宣教士从北京出发,到达陕西西安,作二千英里,为期四个多月的救災和传道的工作,立下一个关怀民众的好榜样,让中国人对宣教士刮目相看。
  1877年,富善牧师续弦,与来自日本的宣教士Justina Emily Wheeler结婚,可惜她不幸在四个月后因患斑疹伤寒病逝。1880年,富善牧师与来自美国,比他年轻十九岁的宣教士Sarah Bordman Clapp结婚,婚后仍在通州事奉,结婚多年才生下第一个儿子,取名昌西。
  1888年,伤寒和痢疾在通州相当猖狂,死人无数,当地有五位內地会的宣教士就因伤寒逝世,富善牧师的儿子昌西,是年才一岁,不幸也因痢疾病逝,使富善夫妇非常伤痛,后来神再赐给他们三个儿女。
  1900年,义和团作乱,很多宣教士和信徒被拳匪所杀,富善牧师一家逃难到北京。富善把孩子送到天津,再到日本神戶。为了翻译圣经,富善牧师仍旧回到中国,由妻子把孩子送回美国。两年后,富善回美国休假,一年期满,留下十一岁的大女儿在美国读书,与妻子带着二女儿露西和小儿子回中国。

办学校,关怀基层民众

  1905年,二女儿露西因糖尿病逝世,富善夫妇把原准备给女儿读书的钱,另外再筹款,在通州为乡下女孩们,办了通州有史以来第一间寄宿女校,有学生五百人左右,在毕业生中,有不少成为传道人的妻子或在社会上为主工作。
  1907年,富善夫人来到北京,负责贝满女校,她关心中国妇女的福利,是第一个提倡解除妇女缠足和禁鸦片煙的人,在当时的满清社会,引起了很大的风波。她还作了一些实地的工作,如带领无依无靠的妇女缝制衣服,使她们自给自足。富善夫人看见在天寒地冻的北京,人力车夫拉完车,满身大汗,常常脫去上衣,露天休息,有的受涼,得了肺炎死的人不少,她就利用她的影响力筹款,在一些人力车夫停车的地方盖起小房子,里面有煤炉子,热水供应,车夫可以在里面休息避寒,等候顾客。她並筹办老人院,收留无依无靠,无儿无女的穷苦老人,富善夫人关心中国基层民众,由此可见一斑。1923年,富善夫人因胃癌在北京病逝,当地的国人为她流淚哀伤。

翻译圣经,恩及神州

  富善夫妇忠心为主,为拯救中国人灵魂尽心竭力,富善除了佈道,牧养教会,教学,编纂英汉字典,汉文研究外,还作了一件影响深远的工作,就是参加和合本圣经的翻译工作。当年的中国,已经有马殊曼(John Marshman)与拉沙(Joannes Lassar),马礼逊(Robert Morrison)与米怜(William Milne),以及麦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与郭实猎(Karl Friedrich Gutzlaff)等的译本,但是在文意和字义上,都不能令人很满意。於是在1890年,圣经公会在英美宣教士中,物色有希伯来文与希腊文根基,又熟悉中文的人来重新翻译新旧约圣经。
  1891年,富善牧师被任命为和合本官话圣经的翻译委员。和合本翻译委员包括来自各宗派的宣教士,前后共有十多人,每个委员带着自己的中国同工参加翻译。在漫长二十多年的翻译过程中,由於他们工作繁忙,都是兼职,有的后因年纪渐渐老迈,健康体力不如前而请辞,有的病逝,故此,委员会的人选一直不稳定。1900年,义和团作乱,很多宣教士和信徒被杀,其他的宣教士均要避难逃亡他处。虽然如此,但在神的恩典下,经过十六年千辛万苦的努力,和合本新约圣经终於在1907年出版了。


狄考文
Calvin Wilson Mateer

  1908年,因圣经翻译委员会主席狄考文(Calvin Wilson Mateer, 1836-1908)逝世,富善牧师被任命为委员会主席。他辞去了道学院所有的工作,专心致力於圣经翻译的工作。自1912年,差会答应了委员们的要求,不给他们任何其他的工作,让他们可以全职从事翻译,因此,旧约圣经翻译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1918年,和合本旧约圣经定稿,圣经翻译委员会解散,富善牧师继续负责至出版为止。
  1919年,和合本新旧约圣经全书经过二十八年之久的翻译工作,终於面世了,而富善牧师已是八十二岁高龄。所有参加这份圣工的人,只有富善牧师从头到尾都有份参与,神又给他有夠长的寿命看到整本圣经翻译本的出版,他的喜乐与感恩之心,难以笔墨形容(註一)
  富善牧师一生为主辛劳,尽心尽力,流淚撒种,並沒有看见太多的功效。义和团之乱已经过去,中国教会正在蓬勃生长,但是撒但的权势在古旧的神州卻是根深蒂固,多神论,拜祖先,鬼神偶像之风极度盛行,反基督教的暴风雨也在慢慢地酝酿。在以后的日子,教会经历了无数的试炼与迫害,但是神的道已借着圣经和合译本在中国扎下了极度稳固的根基。在和合本翻译的圣工上,富善牧师有很大的贡献,他在主里的劳苦效果,要存到永远。

圣经彰显神的大爱,恩典与旨意

  看到这里,可能你会问﹕是什么动力让这些宣教士,如富善牧师等人,甘心把自己的一生都为这个排洋,保守,腐败,古旧的中国摆上?从富善牧师在1903年所写的“差传合算吗?”一文,我们可以略知道一二。他引用神的话语,重申自己宣教的心志﹕是的,因为圣经如此记载﹕“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就是因为神爱我们至切,故此主耶稣才降生尘世,为担当我们的罪孽舍命,並在死后三天复活,叫世人可以因耶稣基督的宝血罪得赦免,能与神和好。惟有神的大爱才能救这个世界,才能救中国。拯救人灵魂是神的心意,也是信徒最重要的人生目标。富善牧师在此文中回应神对他的大爱,这正是他为主尽力摆上,传扬主名的原因。
  义和团的“杀洋扶清”,以及撒但各种的逼迫,不但沒有把基督教信仰赶出中国,反而使基督教在中国蓬勃生长,这是神奇妙的作为。亲爱的弟兄姊妹,圣经翻译本来得不容易,你们有每天研读神的话语,亲近神,好叫你也能明白神的心意,又在一切事上靠主荣耀祂的名吗?

註一﹕取材自富善,林振时著,福音文宣社出版。

(本文同载於真理报Truth Monthly美东版第95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