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农历大除夕

余卓雄

 

  嘉励放学回家,把外衣往沙发一拋便嚷道:“明天我可以不上学去。”
  这种语气,似乎是一种挑战。她在等着妈妈的质问:“为什么不上学?”那正好给她一个郑重宣佈的机会。
  妈妈果然谦虛地向她请教,问道:“为什么不上学?”
  “因为,”嘉励脸上充满了荣光道:“明天是中国新年!”
  “哎!”做父亲的也才如梦初醒。
  嘉励心里也许觉得这一对父母实在太疏忽,想道:“你们还算是中国人?”
  我们的家,的确从来沒有守过一般习俗。如果这就被看为数典忘祖,那是十分冤枉的事情。精神上,心灵上,我们热爱中国的深度,恐怕只有自己才知道。特別是半个世纪的兵荒马乱,万里流离,每逢思念故里,便有说不尽的恋情哀歌…
  嘉励一时呆在旁边,问道:“爸,你为什么不说话?”
  “噢,我回想在中国的新年。”
  嘉励的眼睛忽然闪起了亮光,问道:“你有沒有舞过狮子?”
  “沒有。那狮子头看来太重了。”我说。
  还有一个原因,做父亲的不好意思说出来,就是他害怕爆竹。他倒爱听锣鼓的声音,那些节奏,很使他鼓舞。
  嘉励报告她“发现”新年的经过:“今天,老师在班上说:‘明天是中国新年,为了向我们的中国同学致敬,如果他们需要留在家里庆祝,这一个缺席是我们都同意支持的。’她又告诉我们一些中国新年的习俗,如灶神,大扫除,红封包等…爸,为什么我们不拜灶神,不举行大扫除,不…”
  “因为,”我也“脸上充满了荣光”的答道:“我们是基督徒。凡属迷信忌邪的举动,自从你曾祖父母的那一代,我家不再沿守了。”
  “那么谁能看出我们是中国人呢?”这个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显得焦急。
  “守礼义,知廉恥,爱同胞,爱人类;敬拜真神,就是这么简单。其实,这些美德是不分种族的。这些就是吉祥的源泉,我们用不着在物质或仪式上去求吉祥,新年的气氛,应该是一年到尾的气氛。”我感慨地说。嘉励陷在沉默中,她也许还未全部懂得以上一段话的意思。
  我反问道:“家里明天既然沒有什么庆祝的仪式,你还是照常上学去好不好?”
  內子卻低声说:“那你倒明明丟她的脸。你想,班上的同学还看她是中国人吗?”
  我便问嘉励:“明天你打算怎样度新年?”
  她早胸有成竹的回答道:“练习钢琴,做功课,洗碗,靜靜地看一本书…”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