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脸谱

余卓雄

 

  朋友从台北寄来一套小摆设的京剧脸谱,五颜六色大花面,外行人看去当然有点害怕,其实把粉墨抹去,还不是一个平常人!京剧对表情和性格的強调描画,不但发於內,且形於外,自有其独特的风格。

  父亲生前业摄影,我在童年时刚是摄影术的初期。我沒有忘记那些玻璃的曝光棚,镁光粉末的室內光等。相片的底片是玻璃的,一不小心掉地,相中人便要“肢离破碎”。父亲很忠心於他的工作,往往做到深夜。他伏在一个方形的木盒上,里面有灯光,能把底片照得很清晰。他用一枝坚硬的铅笔,小心地修缮人像內不必要的皱纹。
  这样修缮能把瘦的变胖,麻脸子变成光滑俊美。普通人最喜欢自己的照片,反而不一定是其庐山真像,而是所有的缺点,能隐藏的都尽力而为了。最有趣的是从乡下来的农夫村姑,一定嘱咐父亲替他们画上金牙齿,绿玉戒指,项鍊等,这些都慷慨地“赠予”了。还有那些穿西装的白衬衫和领带,不过是一块围巾,如果是影半身,那末下半截还是原装的“牛头裤”,赤着足。至於那些道具如汽车,飞机,老虎之类。如今想起来还不禁喷饭呢。
  现代人感觉最不自然的照片,要算驾驶执照和护照上的“尊容”。为什么?因为沒有经过人工的修缮,可算如假包換的“真我”。在人类历史上有谁的神来之笔能把我们掩盖不住的心事修改?谁能把我们的悲伤改成勇敢?谁能把我们的忧虑改成自信?我们常渴望亲见某些伟人一面,谁的面容我们从未看见过而为万人心神向往?这个“面容”又能薰陶凡敬爱祂的人,使他们有祂属灵的肖像。祂是谁?
  耶稣的面容最使世人仰望。除了祂在地上三十三年左右见过祂的犹太人和外邦人等,二千年来沒有一个人亲眼见过祂。但人类对祂的印象。到了最深刻,亲切的地步。画家只能在想像中画祂,我们的精神上想像祂。
  耶稣的面貌究竟如何?以赛亚对祂的描写:“祂无佳形美容,也无美貌使我们羨慕祂。”但祂的面容是怜悯的,彼得在否认为其门徒三次后,耶稣回头向他一看,四目相投,彼得惭愧得无地自容,便出去哭了。祂的面容又是希望的象征,在最后赴耶路撒冷之际,“祂一直抬头面对圣城”,从容就义。在黑门山上,经过灵修祈祷,祂在彼得,雅各和约翰面前变了形像,脸面明亮如日头,有声音从云彩里出来说:“这是我的爱子…”。这就是上帝的面容了。
  耶稣降生在摄影机发明之前,我们无法替祂留下一幅真正的相片,但每一天在无数人的心坎中,祂的面容常为失望者憧憬鼓舞,使在苦难中的人受安慰。我推想祂的容貌是严肃的,但卻和蔼和亲。祂有不平凡的吸引力,是属天的,但又轻松充满人性。祂不会作无意义的嬉皮笑脸,但有无限的平康和欢欣。
  慈禧太后在照相机前曾害怕真魂魄被摄去,今天有很多人在新闻照片中惟恐坐不到前排中央。以耶稣属灵的荣美来推测祂的脸容才是最令人感动的:“照片”。某些庆典里大人物的放大照片成百成千,不想看也不成,这是为什么“偶像”会令人生厌的缘故。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