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明路与开路

史述

 

  人类生而有交通的倾向。有话说:“路是人走出来的。”本来沒有路的大地,给人的腳踏出路来,当然要很多的人,也加上兽蹄和车辙。熙熙攘攘的人,离家踏上不可知,从前还常有危险的路,起初是为了狩猎,取得食物,后来是为了商贸利润。古代最艰危漫长的路,是从西汉的都城长安,橫越中亚,由陆路经西域达到欧洲的路。
  两千多年前,汉代的外交家,探险家,旅行家张骞(公元前164-114)忠勇兼备,奉汉武帝之命,两度持节出使,开发西域;曾经遭匈奴禁阻扣押十余年,历尽艰险,终於完成使命归国。
  远在张骞以前,这条路上,已经有商贸往来,主要是赖骆驼运载。张骞把西域产物带回中国,其中有葡萄和苜蓿,並大宛的优种汗血马。西域路上的驼铃,伴随着中西交通,来到中原的农产品,冠以“胡”字,以別於原产,如:胡桃,胡萝卜,胡椒,胡豆,胡瓜等;较晚的为番茄,番石榴;后来从海上来的,洋蔥,洋煙,洋火等。
  西方从中国买进什么呢?古时的中国,是世界文明的主要发源地,有很多进步的器物;但最为西方豔羨的,是神秘的蚕丝及其制品。
  蚕丝是中国原产。史载:“黃帝居於轩辕之丘,而娶於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黃帝正妃。”(史记.五帝本纪)考古学家在出土的文物中,发现的蚕茧和丝织品,可以断定丝绸在中国存在使用,确有五千年以上。
  丝绸初始用为祭祀,后来为王公后妃阶级使用;然后成为普及的经济作物。不过,平民穿丝绸,仍然表示尊贵。孟子说:“养生丧死无憾,王道之始也。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孟子.梁惠王上)可见丝帛仍然是受尊敬的老年人衣着。到了汉代,行重农轻商政策,有一度甚至规定,商人不准衣丝乘车。即至后来,习惯是称随身物件有贵重细软—贵重者是金玉珍宝,细软自然是绢丝绸缎锦繡。


张骞出使西域

  “丝路”(The Silk Road)一词,是一位德国人於1877年开始使用的。是指贯通欧亚的北部传统商路,与南方的茶马古道对称。东起长安,经关中平原,河西走廊,塔里木盆地,到达波斯,並联结地中海各国。由这条路西运的货物中,当然不限於蚕丝,只是以丝绸制品最为有名,包括南,北,中三条路线。实际上,我们不能移想为今天那样的一条通衢大道,而只是一个穿越山川沙漠,並且沒有标识的路网,走向一个方向;在其是迷路,是各人自己的事,並非不常见。有人更恐怖的形容,是以白骨为志。
  三国演义的赤壁之战,描述未免夸张,但可见水师已经形成战斗群。晉代就远航到达台湾。宋朝的抗金战爭,已有相当规模的水战。南宋的皇帝,曾经在海上御驾逃难,其龙运也在海上结束。
  不过,宋朝的人民,已经开发海上丝绸之路的东西贸易,经南洋诸岛越印度洋,或经非洲航路。其主要商品,不仅有丝绸,还有大批瓷器;以至中国与瓷器成为同字異义。近来打捞其的沉船,其中的商品,最多的是瓷器—西方人青睐的另一项中国产品。
  这样,我们或者可以推断,起自长安的西北丝路,经由川滇的西南茶道,发於泉粵的东南海航,似乎是预设的,不同地区的三条贸易路线,把是中国古老的特产:丝,茶,瓷,的珍奇,随着驼铃,马銮,风帆,並非物质文明,一同运载到远方;远方的奇珍異宝,动植物的稀有品种,也进入中国,从古至今,自然进行不辍。

  如今,成吉思汗的战马嘶鸣,帖木儿的強弓硬弩,早已过去。代替的丝路上的绿树,沙漠之舟的驼群,飞驰在铁轨上的火车,洋溢着进步和平的景象。人民已经忘卻跋涉原野的辛劳,享受着现代的交通。简单的牧民们,宁肯把枪矛打成镰刀,妇女们在制作蚕丝,代替缝制征衣。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
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
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棄於地也,
不必藏於己;力恶其不出於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
盜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闭,是谓大同。(礼记.礼运.大同篇)

  现代当政者公佈的方策,是达至“小康”—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政方针,也就是儒家社会主义。其最高理想是大同。因此,一带一路理想的达成,就是物尽其用,货畅其流。这解決了两个问题:资源方面,货不棄於地,不藏於己;劳动方面,就业力不为己,就是为公众而劳动。如此,就根本消除了阶级斗爭。人民不分男女老幼,以至疾患退休人士,得到了充分照顾,民生乐利。管理这样的社会,选贤与能,不是投票政治,而是圣人智者政治;选拔推举,要“內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不是靠宣传稗贩的手段,连卖膏药都危险,有效的政府,也加以禁止,惟有品德和才干的人,才可以登上政坛。而在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际,必须能夠以诚信相待,绝不尔诈我虞;和平相处,绝不互相攻伐—讲信修睦,才可达到大同的理想。
  如此的理想社会,似是海市蜃楼,太美好了。惟有借和平的君王基督耶稣,才可达至:

慈爱和诚实,彼此相遇;
公义和平安,彼此相亲。
诚实从地而生,公义从天而现。
耶和华必将好处赐给我们;
 我们的地也要多出土产。
公义要行在祂面前,叫祂的腳蹤成为可走的路。(诗篇85:10-13)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