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无中生有

余卓雄

 

  “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这个问题,不仅使孩子们困惑,连许多父母也不明白生命的本源,这是人类除了吃饭养生以外的重要题目。平时我们用“无中生有”讥讽那些制造谣言的人,因为人无力把“无”变“有”。但以“无中生有”喻上帝的创造,一读之下,虽然有点幽默,而其能把创造的奧妙表现无遗,使人拍案叫绝。
  无神论反驳创造论的最得意语句是:“谁创造上帝?”龚天民著唐朝基督教之研究一书,录有当时一神论的原文,洋洋万言,其中说:

天无柱支托,若非一神所为,何因而得久立不从上落。既是神力,故知无天梁柱,天得独立。天既无梁柱托独立,则知天不独立。人亦无安置处,尔许时不崩不落,转运万事,不见一物,但见神力,使一切物,皆得如愿。譬如人射箭,唯见箭落,不见射人。虽不见射人,之箭不能自来,必有人射。射人力尽,箭便落地,若神力不任,天地必坏。

  以上帝为万物的开始,能使我们的推敲特別顺利,不但答覆了缘起论“最初存在”之谜,且给无神论一个生存的目标,也给唯物论予做人的喜乐。其实万物“偶然”而得的看法,一经研究,才绝不偶然!生物学上的神奇,物理学上的定律,天文学上的伟大,不知经过了科学家多少次的修改,心血交瘁,我们还未得窥全豹。
  微生物和原子,是宇宙的能,进化论把人看为“能”的结晶。人虽有化学混合物(chemical compound)的成分,但最使我们瞠目的是,人竟为万物之灵!他几乎有上帝的能力。创世记述说上帝首先创造全地,然后造人,说:“看哪,我已把遍地一切赐给你!”

  约伯提议:“你且问走兽,走兽必指教你;又问空中的飞鸟,飞鸟必告诉你;或与地说话,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鱼,也必向你说明。看这一切,谁不知道是耶和华的手作成的呢?”(圣经约伯记12:7-9)这是三千多年以前的写作。约伯其人本来富贵荣华,卻饱尝痛苦,他的豪语,足以反映了人类起初至今天对创造者的仰望和倚靠。我们不要单在试验室中探讨生命,要到森林中去观察野兽的生活。又在月明的晚上,靜听海洋的启示。再三思想婴孩的啼哭,是否对生的盼望有关?勇士对死亡的恐惧,为何使唯物论者相顾失色?
  科学的发现原来是见证上帝的权能。科学家不能夺去上帝的荣耀,何況创造论根本是智慧的科学。从来沒有人说过科学家“都”反对创造。物理学家金顿说:“科学是一种找寻真理的可靠方法。”火箭专家布伦说:“科学证明沒有任何东西会完全毀灭,我相信灵魂永存。”天文学家急巴拉说:“我全身发颤,我的血液沸腾。上帝等待了六千年之久,我才来体验祂的伟绩。”
  进化论相信万物互相排挤残杀。如此看来,战爭和谋杀是我们的进步呢。枪林弹雨过后,我们真的比以前更快乐吗?直到如今,我们还未看见进化论的好处,它只替教育当局解決了一课头痛的教材。而基督的福音卻实际上改变了苦难的世界,人不再以杀头为乐,人学习了舍己,不但希望今天的日子能达到快乐,更祈求他们的子孙也要同样地享受到欢笑和舒适。
  每一次我和儿女们上动物园,从不愿意在猴子笼前多留一刻,因为恐怕会联想到假如猿猴真的是人的祖宗的论说来,心里便会不安:这只猴子,几时会变成人呢?为什么猴子不上学校去呢?人几时再演进下去呢?我究竟是什么呢?一旦道德观被否认,人也要被困进铁笼里去!请看,我们周围所建筑的监狱便是。这样子的“进化”,真的是宇宙之福吗?
  上帝是我们的中心,如同太阳和众星的轨道,差之毫釐,就是世界的末日。这位管理者的智慧,当然不为人仍属有限的头脑所能理悟;上帝的自在永在性,於此更形可靠。进化论说一只蛹可以变为蝴蝶,蛋会孵出小鸡,何奇之有?狗口里不会生出象牙,才是大道理啊。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6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