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郑板桥的诗书画

余仙

 

  郑燮,字克柔,号板桥,清福建兴化人。天性纯厚,不拘细节,书画自成一家,诗词並工。他的诗文浅近,而绝不装腔作势,又好遊戏笔墨。有时自己检讨,觉得讽世固然是为好,刻薄骂人,也有时太过分些。
  板桥在“与弟书“中写道:

以人为可爱,而我亦可爱矣。以人为可恶,而我亦可恶矣。东坡一生,觉得世上沒有不好的人,最是他长处。愚兄平生漫骂无礼,然人有一才一技之长,一言一行之美,未尝不啧啧称道;橐中数千金,随手散尽,爱人故也。…
一捧书本,便想中举,中进士,作官,如何攫取金钱,造大房屋,置多田产,起手便错走了路头,后来越做越坏,总沒有个好结果。

  板桥是个读书人。他不着意於功名,不肯谄事权贵,俯仰随人,所以颇有陶渊明的性格;他既不贪污,不弄钱,哪有得孝敬上级高干?他又看不起巴结钻求的人,好说话,免不了得罪人,作不成大官,便挂冠而去。

 

  在他作县令的时候,有个冬天,微服出门,衣着简朴,可能显得寒酸些。到了一个秀才的家。秀才稍读诗书,识得几个字,态度颇为傲慢。高坐在那里,看着来客,问说:“读过书吗?”
  板桥说:“略认得几个字儿。”
  秀才态度似乎好了些。再问:“会作诗吗?”
  “可以勉強湊合几句。请先生出过题吧!”
  秀才想不到陌生人还会作诗,鼻孔不再向天了;指了指在炉上吱吱作响的水壶说:“就以‘壶’为题吧!”
  板桥随口吟道:

  肚大嘴尖柄儿高
  才免飢饿便自号
  量小不能容大物
  二三寸水起波涛

  “柄”谐“病”音;“自号”谐“自豪”。二三寸水沒多深度,很容易沸滾,水壶就叫了起来。如果水深些,就不会那么容易出响声了。这是借物嘲讽,劝人不可自满高傲。秀才受了教训,知道是县太爷,态度也就改变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