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音凝

 

  生长在北方的人,对於春的来临,非常敏感。当旧岁辞去,积雪慢慢地消融,手上和腳上的冻疮开始热辣辣地痒起来的时候,虽然冷风的余威有时还在肆虐,但心中已来了一个強烈的暗示,春,快来了。

  北方的春天,来得虽不突然,但卻使你吃惊。昨天在你的记忆里,树枝还是光禿的,一夜之间忽然发现在枝头枝椏间已写上了几笔绿芽。也许你偶一回顾,在不久之前还僵裂的土地上,已抽出了嫰草。当你感到讶異,预备将严冬的意识改換为春天的心情时,盆中的迎春花已比你抢先了一步,索性将黃花开满了枝头,向滞留的残冬大胆地挑战,做了春的勇敢的前锋。迎春打开了头阵以后,你的感官再也应付不了在你眼前展开的锦繡壮丽的场面了。那一簇簇,一团团,一片片的象征着春天的生命的花儿朵儿都拥着挤着来了,一个跟着一个,一个拉着一个,爭先恐后地一窝蜂地钻了出来,使你目不暇给,而惊讶,而讚叹,而目瞪口呆。昨日才添了嫣红,今天又加上姹紫。早晨芍葯刚绽了花苞,晚上暗香又传来郁金的信息。它们顽皮地,像一群稚气的孩子似的和你捉迷藏。使你连惊嗟感叹都来不及。这时残冬早已夹着尾巴逃走,潛伏在地下的生命的种子,在春的一声号令之下,都一起钻了出来。春天的生命已堂而皇之地主宰了宇宙。当你放眼望去,你早已被无边的春色所包围了。
  春风和煦地吹着你的面颊,轻拂着你的头发;春阳烘得你的背上烫烫的。你这时才想起还穿着臃肿的冬装,赶紧換上轻便的袷衣。那笨重的棉衣将身子压了一个冬天,忽然得到释放,有身轻似燕的感觉。腳下轻飘飘的,好像地心忽然失去了吸力,身子要浮起来。背上似生出了两把羽翼,被春风一吹,要飞起来似的。那种滋味真是舒服极了,也妙极了,离开了北国,再也沒有尝到过这种滋味。
  赶着时候来的,蜂蝶的先遣部队,也进入了春的阵地,嗡嗡地,翩翩地,点缀得春的生命,有声有色,多彩多姿。随着青春的呼喚与感召,大地觉醒了,人也觉醒了。在整个蛰居的冬天里,人们已经閒散得不耐烦了。春天给人们带来了青春的活力,加足了生命的燃料,人们又开始了忙碌,而且忙得开心,忙得起劲,每一根骨节都仿佛被春天胀得要裂开似的。人们都卷入了春的生命的洪炉中,被燃烧在一起了。
  “春天不是读书天”,对孩子们来说,那真是天经地义的了。当孩子们坐在课室里的时候,春天在窗子外面招手:“来吧!这儿才是你们的天地!”孩子们被逼得心里痒痒的,小小的心灵早飞到原野中奔驰去了。下课铃一响,立刻拋下书本,投到春的怀抱里去,在草地上捉迷藏,做遊戏,在麦田里豎蜻蜓,翻跟斗;玩倦了躺在地上,抱着芳香的大地亲吻。春天是孩子的,孩子也是春天的。
  在被春风吹胀的原野里,是放风箏最理想的时节了。孩子们都兴致勃勃地去放风箏。抬起头来,五颜六色的风箏飞满了天空。蜈蚣,老鹰,仙人,八卦…各式各样,好像开了一个空中美术展览会。孩子们的雄心壮志,谁也不肯输给谁,看谁放得最高,将所有的线都放完了,到后来天空中已看不出什么风箏,只剩下一个黑点。望着,望着,嗤的一声,线断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惊呼,呆呆地瞪着那逐渐隐去的黑点,惋惜地嗟叹着,心中有着惆怅也有着痛快的感觉;好像松了气的皮球,心神随着风箏飞上太空去了。
  春天就是春天,人与其他一切的生物,都由一位创造主得着了活泼的生机,血管里都输入了新的血液。人们都被暖烘烘的火燃烧着。无论是孩子们,还是老人家,走起路来,腳步都轻快如飞,眼睛里也都闪烁着青春的光辉。人人的脸上都掛着一丝微笑。是的,人活在春天里不能不笑,因为天地万物都在向你微笑。
  珍藏了一个冬天,造物主迫不及待地将一切美丽的声音与颜色都搬了出来。在你看完了冬那严肃的素描与木刻之后,春天用鲜艳的色彩与明快的笔调改变了你的视觉。不但如此,它也将冬所奏的悲怆淒楚艰深晦涩的乐曲,代之以轻灵愉快娴雅抒情的小品,来填满你的心灵。如果你不会享受春天,你的生命真是太贫乏了。你应该捉住每一刻春光,去发现,寻找,探索宇宙生命的奧祕。只要你有兴趣,我保证你一定有丰富的收获。举凡一虫一草,一阵风一片云,莫不是创造主手下的傑作。只要你耐心地去咀嚼,春天将在你耳畔轻轻地道出那奇妙的生之祕辛。
  阳春三月,花事近了尾声,也是春的生命发展到了巅峰的时候。它如痴如醉地,疯狂地将它的生命无保留地呈现给你,向你唱出它最后的恋歌。当你由树下经过时,它会痴情地唾你一脸桃花,或洒你一肩香屑。当你在草地上春困醒来的时候,它用一片片的花瓣将你覆盖了。
  晚春是慷慨而多情的,它将大把大把的花瓣与香屑尽情挥霍着,洒在地上,洒在水上,如雨,如淚。燕子飞过,呢喃了一声,带来无限惆怅与迷惘的滋味。诗人在吟哦着未成的诗句,画家在擎着画笔出神。谁都想留下春天,但谁也留它不住。唉唉!谁到这儿,心中有点悲哀起来了。几番风雨,诗人惜別的眼淚在溪中涨满了。
  春天,就是造物主拿来赚人情感惹人眼淚的东西。当你觉得难割难舍的时候,它卻要走了,任凭多情的诗人将眼淚抹遍了每一片花瓣,仍然无法挽留春心。但毕竟这才是春天啊!春天如果永远不老,不去,春天也就不是春天了。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归回田园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