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比理.桑岱

史述

 

  比理当然知道偷东西是罪,因为母亲教导过他;但在飢饿的时候,他仍然偷来吃,或在感觉有別的需要的时候。他知道母亲的痛苦,因为当兵的父亲,在南北內战中逝世;但他里面背叛的性情,总是惹爱他的母亲生气,连外祖父他也反抗。因此,母亲无法养活他,外祖父不肯养活他;当比理九岁的时候,母亲只好送他和十一岁的哥哥爱德(Ed),一同去战士遗孤收容所,以解決衣食的问题。他知道飢饿的滋味不好受,虽然不愿意,也只得前往。
  比理不缺乏肉身飢饿的经验。他也有灵里飢饿的经验;当他成为棒球明星,並沒有志得意满,反而感到灵里飢饿,正像他挨饿时的感觉,直到他得着基督。


John D. Rockefeller, Jr.

  二十多年以后,1917年五月,比理.桑岱在纽约第168街的“荣耀谷仓”大会幕(“Glory Barn” Tabernacle)传福音,许多人在外面整小时的排队,其中有小洛克斐勒(John D. Rockefeller, Jr., 1874-1960),那可不是正像饥民待赈!在讲台上,面对着约二万会众,比理说:“洛克斐勒是全世界最飢饿的人。”小洛克斐勒心里想:“这个爱阿华州农场上的孩子,怎会知道我父亲的情形?我是否也这样的飢饿?”


比理.桑岱(William Ashley Sunday

  比理.桑岱(William Ashley Sunday, 1862-1935)生於1862年十一月十九日,在爱阿华州的农场上;从记事起,就是个孤儿,从沒见过他的父亲。母亲艰难的抚养他长大。但他和哥哥爱德二人,总是爱玩爱闹,给母亲惹无尽的麻烦。到了孤儿收容所里,也少不了惹事生非。到十四岁那年,母亲要他们回家。爱德作了农场的帮手;比理则去到城里,在前任爱阿华副州长家帮忙杂务。主人司科特上校(Colonel Scott)为人良善,送他去中学里读书。比理因为基本程度太差,成绩並不傑出;但他记忆力好,口才优越,能夠背诵名著诗章,特別是跑得很快。他成为当地的百码短跑冠军。毕业后,进入业余棒球队,成为傑出的外野手。
  有一天,著名的芝加哥“白袜棒球队”的队长安生(Adrian “Cap” Anson)来访问,见到比理。1883年,著名的“白袜”(White Stockings),邀二十岁的比理.桑岱参加为队员。


1885年芝加哥白袜队

  比理动作敏捷,冲刺比谁都快,並且善於偷垒。他得到同队的喜爱,受新闻界的注意。他的照片出现在棒球卡和广告上。其他队员虽球艺精湛,但生活不检;而比理生活谨守无疵,得队长的尊重和信任。芝加哥人喜爱比理。
  1885年,芝加哥白袜队成为冠军队。

  芝加哥的太平洋花园宣教所(Pacific Garden Mission),举行佈道会,比理随着音乐走进去。宣教所创立人克拉克上校(Colonel Clark)祷告的时候,比理的眼淚流下来。他承认自己的罪,接受耶稣基督为他个人的救主。
  他参加傑弗逊公园长老会(Jefferson Park Presbyterian Church)聚会,在那里,认识了耐莉(Helen Amelia “Nell” Thompson)。耐莉的父亲William是个富商,对比理素无好感;但她母亲同女儿喜欢比理。从一见耐莉,比理就相信,神把他们带在一起。
  比理在打球之外,努力追求在教育上进步。他参加神学课程;他进修英文,地理,历史,物理,修辞学和演讲。他喜欢引人归向基督。他也对青年会的小组作见证;不久,当他随队出赛的时候,他受邀在各地的青年会和教会讲道。
  终於耐莉的父母同意他们的婚姻;婚期订在1888年九月五日。

  匹茨堡的阿利根尼(Alleghenies)棒球队,连年的球赛纪录不佳;他们急切的觅求一名出色的球员,希望能夠挽回失去的声誉。结果,在1887年末,找上了比理。所出的薪金自然比白袜队高得多。比理说,他得先同耐莉商量。二人一同祷告的结果,是应该接受。不过,这表示在婚前要有长时间的分离;婚后必须移居到匹茨堡。
  比理接受了。
  阿利根尼队的经理腓利浦(Horace Phillips),和该队的总裁尼米克(W.A. Nimick),对比理很好;队员们也都友善合作。
  比理一有空閒,就写长信给耐莉,报告他生活起居的每件事;他也去基督教青年会或宣教所,並邀约同队的人一起去;有时他们请他讲道。
  婚期近了。比理请婚假去芝加哥。在那里,由麦考米克神学院(McCormick Theological Seminary)的马奎斯(Dr. David Marquis)博士为他们证婚。以后共同生活的四十七年,耐莉给比理一个安全和溫暖的家。
  第二天,新夫妇乘火车去匹茨堡。1888年到1889年的棒球季节,阿利根尼队创下了获胜的记录。比理击球获分123,偷垒84。全队士气高涨,前景非常的乐观。但在比理的心里,觉得他的生命不属於职业球队。他的心灵倾向于周遭人群灵里的需要。
  那时,美国群众流行棒球热。球员们组织工会,勒求高价。比理厌恶那种贪婪的嘴脸,不肯参加。
  比理和耐莉一同祷告;他们说,如果是神的旨意要他在基督教青年会服事,就让球队同意他在三月二十五日提前退出。在三月十五日,队方准许比理离队。
  就在这时候,试探来了。辛欣那提要求比理签约,单1891年的薪资就有五千元。这在当时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但他接受青年会宗教主任的职务,年薪只一千元。

  比理在芝加哥青年会,工作努力,看见圣灵的同在,陆续有人信主,有的是刚硬久拒绝福音的人,也接受了救恩,改变得着新生命。这带给桑岱夫妇很大的喜乐。只是每天例行的工作,狭小的办公室,仿佛成为樊笼。
  1894年,忽然收到柴普曼博士(Dr. J. Wilbur Chapman)来信,约比理.桑岱同工。柴普曼是名牧师兼佈道家,经过一位共同朋友的介绍,要比理同往中西部扩展帐篷佈道工作;比理的责任是作他的先锋,安排聚会事务,联系支持者,支搭帐篷,组织唱诗班,並且卖书,必要时,还代替讲道。
  比理接受了。
  那时,耐莉已经生了女儿海伦(Helen),並儿子乔治(George)。他们都还小,耐莉不能同比理出去旅行。因此,他们分离的时候为多,比理孤单思家;耐莉只能为他祷告。
  比理从柴普曼学习佈道的方法,二人同工甚为喜乐。
  1895年圣诞节,比理和家人在一起欢聚。前一天,收到柴普曼的来信;耐莉要他等节后再开来读。
  出乎意外,柴普曼说,从前事奉的教会,邀他回去再牧会;他接受了:从1896年一月一日,比理将独立工作。但柴普曼乐意尽力给比理介绍工作。这表示他对比理的信任和欣赏。
  果然不错。第一封邀请信来了:是柴普曼博士的介绍。在爱阿华嘉诺(Garner)的教会,请比理在一月去,领十天的奋兴聚会,地点在当地的剧院里。那是一个不知名的小镇,比理也欢然接受,以为是神的印证。唯一的问题是他只有八篇讲章,得及时再预备两篇。
  十天的聚会中,有人悔改信主;其中有个全郡最富的人,曾在二十一年前听过穆迪(D.L. Moody)讲道,当时硬心拒绝,现在含淚接受救恩。
  从那里,到西皋尼(Sigouney, Iowa)。聚会甚是蒙福。当地报纸把他比作穆迪;会众一致通过要求他延长聚会。但他已有邀约。
  他继往尼布拉斯加的庖霓(Pawnee, Nebraska)。在那里,工作甚为成功。会期未完,下面的邀请就相续而来。
  比理一边传讲,一边研读,信心渐渐增加。以后的二十五年,比理从来未缺少讲道的机会,只是缺乏休息,不得不尽力找安靜和家人相聚的时间。他说,他效法耶稣的原则:“主从不寻求群众,但绝不避免个人。”他不计较听众多少,更不管经济收入的微薄;但看见传福音结出不少悔改的果子,就心满意足。
  他用最浅白的话讲道,並加上生动的表演;听的人绝不感觉枯燥,用不着带字典,更不必组织委员会研究其中的意义。
  渐渐的,比理从小镇受邀到较大的城市讲道。到1900年,他已经能夠请得起音乐指挥了。第一个指挥是费思尔(Fred Fisher),出身是铁匠。比理注意到同工的需要,先带他去一间商店,给从上到下,装备得衣履一新。
  比理的声誉传扬开来。所到的地方,他总是责备严厉罪恶,特別是酗酒,虐待妻子家人,赌博,淫乱,跳舞等,毫不留情。他也照柴普曼的方式,使用帐篷佈道和決志卡片。桑岱每到一地聚会,镇上的酒家座位一空;新闻报道说:某镇每天有火车载运三十五箱酒来,还是原载回去。
  偷窃的人信主悔改了,把偷的东西送还。有一名宾夕维尼亚的店员,在十年前偷了五元三角五分钱,如数赔罪还给从前的店主。有一个记者,进入伊利诺州的一间商店买衬衫,故意说比理坏话;店里的人立即请他出去。
  1901年,比理因为佈道用的帐篷,常受到风雪的威胁,首先有“大会幕”(Tabernacle)的新构想:仿照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方式,在连续的聚会中,用预先设计规格尺度的建材,钢架木板,雇用工人迅速立起可容数千至万人以上的大建筑,费用只几百元,音响效果好,而比帐篷牢固。在走道和前面的地上,铺上木花和锯屑,以減低泥水和走动的声音,成为“木屑路径”(Sowdust trail);会中悔改皈信的人,循木屑路走到前面,填写決志卡,以坚定他们悔改的意向。又因为在森林里走路的人,用在地上撒木屑的方法,认记回家的路;所以木屑路也有迷失者归回天父家中的意思。


比理.桑岱大会幕(S. Pierce St, Lima, Ohio

  比理.桑岱无论到哪里,聚会总是人满。他勇敢无畏的传讲悔改的信息,责备人的罪。他说:“我向你们讲神,並非你们的仇敌;我是魔鬼的仇敌,它要拖你们下地狱。我绝不跟它妥协!”许多人以他为现代的施洗约翰,拥挤乐於听他。
  1903年夏天,比理受邀到溫诺纳湖(Winona Lake)的会议中心讲道。离开暑气逼人喧嚣的芝加哥,去到涼爽安靜的湖边,使人心旷神怡。比理和耐莉爱上了那地方,总想法抽暇带孩子们全家在那里住多几天。到1911年,他们在那里建了一座房子,暂时成为在地上永远的家。
  比理虽然已经多年传道,还未经按立。他向芝加哥长老区会申请按立为牧师。在考问过程中,显出他的弱点:对教会历史细节,有不尽了解的地方。一位委员站起来说:“桑岱先生无疑的了解圣经的教训。他引导人归主,比我们所有的人加起来还多!”大家不再讲什么,长老会宣佈按立他牧职。

  比理.桑岱走遍美国各州的城市乡镇,所到之处,大受到群众欢迎。他的佈道团随之增长。孩子们也长大了。耐莉经过祷告,把他们交给比理的母亲和一位忠心的主內姊妹照顾;她自己则随着比理照顾他和佈道团的事务。
  1909年,桑岱受邀到斯泊坎(Spokane, Washington)主领佈道;那是首次到十万人以上的城市佈道。一批有恩赐的人,加入他的同工阵营。洛迪海华(Homer Rodeheaver)是他的音乐指挥和最得力的同工;耐莉则是密切配搭的总管。在那段时间,耐莉所跑的路,较比理还多出一倍。
  桑岱传扬福音,所到之处,也宣讲禁酒运动。由於他幼年继父酗酒的记忆,他指斥酒毒害人类,助长罪恶。伊利诺州一间酒家,掛出牌子:“奉桑岱令停业,听候指示。”
  1914年,他与曾为总统候选人的柏莱安(William Jennings Bryan)联合,在非拉铁非等城市宣扬禁酒。桑岱並受邀请在纽泽西州议会两院联席会中,讲禁酒信息,那是州议会请教牧讲道的第一次。
  1916年,在底特律市,桑岱建造了最大的会幕,挤满了二万九千劳工;最后一晚更达到约五万人的纪录。


群众拥挤听比理讲道

  桑岱佈道的最高峰,是1917年五月,在纽约的“荣耀谷仓”大会幕,十週的奋兴会,挤得人山人海,共有十万人签決志卡。那时欧战正酣,群众情绪低沉。桑岱在会中吁请会众买爱国公债,他自己率先倡导;並将聚会中所收奉献,除开支外,全部捐赠红十字会和青年会,以支持在欧洲的军队,共达十二万元。这在当时是极为巨大的数目。到六月十七日,有三次聚会,共有七万五千人出席。桑岱连续讲道一百二十次。当然,有人反对他,指他煽动感情,指他贪财。小洛克斐勒暗中叫人调查,发现耐莉经理的帐目清楚,对其他组织慷慨捐助,绝无自己中饱的事。
  在言词攻击之外,有时还有人施用暴力,对他身体攻击。有一次,比理.桑岱从讲台上跳下去,亲自制服一名暴徒。
  桑岱讲道的时候,总是全力以赴,大声疾呼,跳来跳去,几乎无时停息。会后还要加上辅谈,握手,祷告。在纽约的一系列聚会过后,深夜才回到住处,一头跌进床上。耐莉要他起来吃点东西;比理说:“妈,我连拿叉子的力量也沒有了!”
  大部分由於桑岱宣扬的结果,一时民心振奋,支持欧战。比理並且宣告,他愿意自己赴欧洲,拿起枪,射杀那罪恶化身的“德皇比利”!不过,威尔逊总统请他去白宮,感谢他的支持,但阻止他去欧洲;总统说:“我们沒有谁比得上你在国內所作的贡献。”
  1917十一月,桑岱受邀到亚特兰大(Atlanta, Georgia)举行一个多月的奋兴会。桑岱不赞成种族歧视;但因为那时代的成见,仍然必须黑白分別聚会。到会群众每次超过一万五千人。那是首次白人受邀在黑人的大聚会任讲员。桑岱实在爱黑人的唱诗;他建议黑人诗班到白人的聚会中唱诗。乔治亚州长和爱特兰他市长都出席;当地的大报Atlanta Constitution每天刊载桑岱的全部讲章。会后,黑人和白人都以为种族关系大有进步。
  1918年十一月十一日,欧洲正式停战,第一次世界大战胜利结束,全国欢腾。不过,更大的胜利是1919年一月,国会通过的禁酒法案,经全国各州四分之三以上确认,成为宪法第十五修正案。
  战后的美国文化,是自由,放纵,乐观,和道德败坏。1920年代的经济繁荣,使人人趋向钱财,成为贪心文化。到1933年宪法第二十一修正案,恢复准许制造贩卖酒类饮料。加以自由派信仰流行,教会变成不冷不热。美国变了。
  但桑岱的信息沒有改变。仍然不乏人邀请;不过,来自东岸大城市的邀请越来越少。自由派的人士预言,基要信仰将继续沒落,不久即将绝跡。桑岱继续作旷野的呼声,警告教会。
  桑岱相信神要他继续传讲;他继续能夠吸引人,所有的椅子坐得满满的,虽然改为在教会里面。那时,开始有电台广播讲道,可以达到百万人以上;桑岱甚为兴奋;但试过以后,认为那对他自己不适合。
  但家庭的悲剧发生了。他的儿子们不成器,背着他酗酒,甚至有一个离婚,並且破产。桑岱因为幼年的经历,对孩子们的要求说不出“不”字,也陷於困难。老夫妇一同祷告;比理说:“神仍然是神;我们仍然是我们。”在比理.桑岱离世许多年后,1950年,年高的桑岱妈妈(Helen Sunday),对年轻的葛培理(Billy Graham)和同工们说:“青年人,要记得,不要忽略你们自己的孩子们;我从前以为我们的孩子还好,他们四个都直坠入地狱!”言下不胜伤感。
  桑岱不肯退休坐在家里。他的小儿子说:“爸爸忘记自己的年龄,他作的工作比一半年纪的人还多一倍!”
  1934年,他在故乡爱阿华州讲道,忽然吐音不清,神志模糊。那是他第一次心脏病发作。会众为他祷告,希望神多留他在地上些时日。他不肯进医院;在妻子照顾调理下,渐渐痊愈了。
  老战士又能夠讲道了。1935年十月二十五日的聚会,教会座为之满,拥挤要听他的信息,连走道也挤满了人。他讲:“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呢?”有四十人接受救恩。那是他最后的讲道。
  十一月六日,七十三岁的比理.桑岱在芝加哥离开了世界。
  他一生领过三百多奋兴佈道会,参加他聚会的人数,有共约一万万人次,所收自由奉献共超过一百万元,约有共一百万人在聚会中悔改決志,走上“木屑路”。他成为现代复兴运动的典型;虽然他的腳蹤沒到过美国之外,其影响力遍及全世界,历久不衰。
  中国名佈道家宋尚节,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桑岱还在世;宋即使沒亲见个桑岱,至少也该读过他的传记。所以宋活泼的讲道方式,是其来有自。从前的宣教士,有称他是“中国的桑岱”,可能原因在此。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