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1-10-01

起初神创造

亚谷

 

惟耶和华是真神,是活神,是永远的王;…耶和华用能力创造大地,用智慧建立世界,用聪明铺张穹苍。(耶利米书10:10,12)


南仁东

  南仁东(1945-2017)任首席科学家和总建筑师,建造了至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天文望远镜—中国设计建造,有完全知识产权。历时二十二年,於2016年九月二十五日落成,设於贵州省南部。
  这名为“中国天眼”的巨大器械,是一具镜面五百公尺球面射电望远镜(Five-hundred-meter Aperture Spherical Telescope),简称FAST。据说,可以窥见太空一百三十七亿光年—当然,还不是宇宙的边界;而且宇宙正在继续向外扩展。


中国天眼
Source: hklaureateforum.org

宇宙与时间

  天文学家常用的“光年”一词,其概念是什么呢?光行的速度为每秒二十九万九千八百公里,年距离是九万四千六百亿多公里;或约略十万亿公里。就说我们卑微的银河系(GalaxyMilky Way System),其体型大概跨越十万多光年,就有达数千亿的星,数千星云团。这类的银河系,用天文望远镜可以观察的距离宇宙范围內,不止成千上万!我们向嵌满钻石般的夜空观看,真可以听见星辰的音乐,心底不能不浮起讚叹: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穹苍传扬祂的手段。
这日到那日发出言语,这夜到那夜传出知识。
无言无语,也无声音可听。
它的量带通遍天下,它的言语传到地极…(诗篇19:1-4)

  如果问这宇宙是如何形成的,不仅是多余,简直是暴露自己的肤浅和愚钝。古时希伯来的诗人,早就说过:

诸天借耶和华的命而造,
 万象借祂口中的气而成。
祂聚集海水如垒,收藏深洋在库房。
愿全地都敬畏耶和华,
 愿世上的居民都惧怕祂。
因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篇33:6-9)

宇宙的存有

  二十世纪绝顶聪明的英国人霍金(Stephen Hawking, 1942-2018),起意写一本通俗的小书,时间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Time, 1988)。不错,实在不算巨著,而且避免用“行话”,全书只有两个equation,但读了还是夠枯燥的。有人希望他会提说有神;沒有,书里找不到!也有人想用以证明无神,更是等於知识上的自杀。聪明人沒有谁不相信有神的。不能证明沒有神,所以不必说反常识的愚昧话。那么,问时间是什么时候有的,岂不更该问:时间是什么?
  多年前,奧古斯丁(St. Augustine, 354-430)这样的思考:如果沒有人问,我还好像是知道;问起来,我原以为是时间,实在只是时间的长短。
  很早人类就有兴趣於天上遙远的星,过於自己內心。不过,那是有关星象的迷信,不是科学。把天文学当作严肃的科学,还是较迟的发展。
  哥伯尼(Nicolaus Copernicus, 1473-1543)提出的太阳中心理论,试图代替传统的地中心观点,带给他宗教上的麻烦。他制作的雏型天文望远镜,还曾被认为魔幻巫术有关。从那里进步到FAST,实在是痛苦而缓慢。
  天文学家大都是聪明人。我们不能不佩服,有人确实似乎有不可抑制的傻气。南仁东穷其半生之力,自己奔波选址,设计,鸠工庀材,最后阶段,他已年逾七十,还亲自攀高走低,抱病劳碌,幸而能看到大功告成的日子—仅一年后,他就辞世了。
  有人说:“造这么大个家伙,並沒甚实用!”甚至有的理工人,科学人,也这么说。他们以为无益於国计民生,不如扶贫!也有人以为无裨於世道人心!不过,这至少能夠提醒人,叫人知道应该在神面前谦卑,知道自己並不是那么伟大,圣经说来沒有称扬谁,只是说:“万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尘…”(以赛亚书40:15)然而,人造出工具窥测宇宙,不能不想到这浩渺的宇宙,必然有一位创造者,就算是开始时间的那位。

你们向上举目,看谁创造万象,
按数目领出,祂一一称其名;
…因祂的大能大力,连一个都不缺。…
你岂不曾知道吗?你岂不曾听见吗?
永在的神耶和华,创造地极的主,並不疲乏,
 也不困倦。祂的智慧,无法测度。(以赛亚书40:26,28)

  天文学家既然是聪明人,他们中间很难找到无神论者的立足之地。圣经所说的,该是可靠的辨认—“愚顽人心里说:‘沒有神。’他们都是邪恶,行了可憎恶的事;沒有一个人行善。”(诗篇14:1)

在时空之外

  对於提倡爭取“民主”的人,有个好消息,宇宙是大家共有的,谁也不能独佔;现在在抢夺,想独佔或多佔的,将来连一点股份也沒有。“溫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马太福音5:5)

你们蒙了造天地之耶和华的福。
天,是耶和华的天;地,祂卻给了世人。
死人不能讚美耶和华,下在寂靜中的也都不能;
但我们要讚美耶和华,从今时直到永远。
你们要讚美耶和华!(诗篇115:15-18)

  不过,现今的世界,並不是我们永久的家乡。圣徒蒙神所召,为我们预备了荣耀的基业,是在基督里的永远盼望。圣经说:

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祂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祂为承受万有的,也曾借着祂创造诸世界。祂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常用祂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祂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希伯来书1:1-3)

  关於这世界的将来,和圣徒永不衰残的基业,远在遙远的青天外,是神为祂借耶稣基督所救赎的儿女所预备的。所以我们沒有理由,为了地上区区的疆界纷爭。那么多得无算的星球,尽夠所有古今因信称义的众圣徒居住,绝对不会有狭隘的顾虑。

主啊!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
 天也是你手所造的—
天地都要灭沒,你卻要长存;
 天地都要像衣服,渐渐旧了;
你要将天地卷起来,像一件外衣—
天地就都改变了;
惟有你永不改变,你的年数沒有穷尽。(希伯来书1:10-12)

  我们照神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既盼望这些事,就当殷勤,使自己沒有玷污,无可指摘,安然见主。”(彼得后书3:13,14)人如果“只是关心腳下的事情,是沒有未来的。”还要知道,如果只是看得见宇宙的浩大,可望而不可及,也沒有多大好处;世人要登天有路;而且必须得着那无比美好的才好。

  在2007年五月十四日,时任中国总理的溫家宝,於同济大学百周年庆前夕,访问其城市规画学院,写过一首诗,后来给人民日报文艺副刊於是同年九月四日发表后,有江西电影厂取作一部影片的主题曲;到了2010年,又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作为校歌。那首诗题目为“仰望星空”。那次溫向师生所作的即席演讲谈到:“一个民族有一群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腳下的事情,是沒有未来的。我们的民族是大有希望的民族!我希望同学们经常仰望天空,学会作人,学会思考,学会知识技能,作一个关心世界和国家命运的人。”
  “仰望星空”这首诗,平易质朴,表露对於真理,正义,自由的思考和向往,也正是人类命运相共的大同思想。
  祝愿这启示的“春雷”,在中华大地上响起,振奋长久沉睡的狮心,不仅能称雄世界,更能认识创造万有,统管万有的神,並认识救赎的主,得着永远荣耀的基业。阿们。

 

仰望星空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辽阔而深邃;
那无穷的真理,
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庄严而圣洁;
那凜然的正义,
让我充满热爱感到敬畏。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自由而宁靜;
那博大的胸怀,
让我的心灵棲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
那永恆的炽热
让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响起春雷。

 

Looking up to the Starry Sky

    Jiabao Wen

I look up to the starry sky,
Finding it so boundless and profound.
Its infinite truth makes me try
Try to seek it and follow by.
I look up to the starry sky,
Finding it so solemn and purified.
Its holy righteousness inspires
Inspires me with reverence and passion high.
I look up to the starry sky,
Finding it so free and fairly quiet.
Its broad mind makes me fly,
On it I perch and snuggle by.
I look up to the starry sky,
Finding it so magnificent and brilliant.
Its eternal flames
Ignite hopes and spring thunder follows by.
    (覃军 译)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谈天说地

走路 ✍刘广华

艺文走廊

人生四梦(二)红楼梦 ✍殷颖

寰宇古今

蒙古帝国和元朝元币 ✍曲拯民

点点心灵

后园果熟鸟先知 ✍湮瀅

寰宇古今

关於悲伤“癒花园”的感想 ✍殷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