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关於悲伤“癒花园”的感想

殷颖

 

  根据台北中央社的报道,台北护理学院近日建造了一处“悲伤癒花园”(Grief Heal Garden),该园的理想,是要以“园艺治疗”(Horticulture Therapy)的延伸,並以中国“道法自然”的造园旨趣,与“自然和谐”及“天人合一”的人文精神相呼应。
  台北护理学院生死教育与辅导研究所所长林绮云指出,加拿大教授兼悲伤辅导专家Alan D. Wolfelt於1986年设立“失落与生命转化中心”(The Center for Loss and Life Transition),首先提出“悲伤园艺化模式”(Grief Gardening Model)。Alan认为,通过悲伤,是自然而必要的过程,可经由协助与陪伴而达成。林绮云又提到Ulrich在Healing Garden一书中曾指出,花园之所以能产生对人之疗癒力,是由於花园透过设计须达成控制感与隐私权(Sense of Control and Access to Privacy),社会支持(Social Support),生理的移动与运动(Physical movement and exercise),接触自然或能使转移焦点的正向消遣(Access to nature and other positive distractions)等四种效果。
  悲伤疗癒花园可以提供心灵受伤者一个纾解悲伤情绪疗癒心灵的环境,以及寻求谘商,接管辅导的管道。目前正在各级学校宣导建置“悲伤疗癒花园”的林绮云指出,自杀已连续七年进入台湾十大死因的排行榜,且高居青少年死因的第三位。显示防治自杀工作刻不容缓。特別是辅导青少年建立正确的生死关,尤为重要。不论软硬体设施,都极需配置。
   “悲伤疗癒花园”一般规划为三大区域,首为“自我照顾区”(Self-care),这是一个协助有失落状況的个体,承认其现实状況,让伤恸者可以安全地自行纾发心灵深处的各种情绪。是一个心理与灵性发展的空间。第二个区域是“人际互动”(Human interaction),为一个协助有失落或悲伤的过程,其间曲折崎岖,彷彿走入一段黑暗,悲伤,抑郁的长廊。这段路程是陪伴或专业人员提供协助的阶段,由专业人员提供谘询服务。助失落者找到內在的新平衡,摸索对生命的假设和尝试改变。第三个区域是“和解花园区”(Reconciliation Garden),当人们历经失落,走过悲伤曲折的长路,並透过人际的互动之后,将进入一个崭新的境界,即“和解花园区”,一个五彩缤纷,花团锦簇,生意盎然的开放空间。象征柳暗花明般走出悲伤,如雨过天青般开放的心灵,经由自然与人文的滋养而尝试再经营改变后的新人生。而这就是“悲伤疗癒花园”的构想与设施。实在说,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构想,要借自然的力量为失落悲恸的人们疗伤,借自然与人文来抚慰人的创痛,使人们能得到新生,但这番努力能真的改变人们內在的伤恸而带来新的人生吗?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大自然在神创造人类之前,即已造成。它就是人生存的时空,与人有密切的关系。当初神也委托人管理过大自然,所以人与自然本是一种和谐的关系。但这种关系,卻在人犯罪后丕变。人赖以生存的大自然,因人的犯罪,也连带受到了影响;生出了荊棘与蒺藜(创世记3:18),对人的生活构成了威胁。人在犯罪之前,人与神,人与人,人与自然都为和谐的关系,但在犯罪之后,人与神,与人,与物,都失去了和谐。所以,人的痛苦,能否由花园中得到疗伤,实在是一个很大的疑问。但如佐以某种心理协谈与辅导,则另当別论。台北这处用以疗伤止痛的花园,要用大自然的花朵来怡悅人的性情,抚慰人心灵的宁靜,或有它的效果。但若奢谈,要建立正确的生死观,釐清死亡的本质,並进而导入一个崭新的世界,並打造成为“天人合一”的生命希望工程等想法,则无異痴人说梦,想像力太丰富了。人与自然的结合,是人与物的合一,並非天人的合一。是舍本逐末,缘木求鱼的做法。对人的伤痛仅具暂时包紮的功效,是无法完全治癒的。人灵魂的唯一疗伤止痛,是回到基督面前,才能得到拯救。因为祂曾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恶压伤。因祂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以赛亚书53:5)
  “悲伤疗癒花园”的构想是很好的,这使人重视大自然的功效,但大自然是神的创造,而人自背叛神而被逐出乐园后,人基本上已与自然的关系撕裂了。大地且因人的罪而生出了丑陋的植物,故这等危害人的植物並非是神的原创造,它是人犯罪后,因应人的罪而生出来的。由此可证,一切今日毒害人的病菌,如癌症,爱滋,非典型肺炎等,皆为因应人的罪恶而衍生的产物。神当初创造的天地与大自然原是好的,但卻被人污染並破坏了。今日我们这赖以生存的大自然,早已百孔千疮,随之而出的是数不清的天然災害。人必须要学会如何与大自然和谐相处,才可以生存。但首要的是,要与上帝建立和好,才能与自然和谐,才可以达到大自然的疗效。如果仍要強调人与大自然的调养,而期以新的人生,无異使悲伤加剧,让创痛加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