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闹市中的点缀─“井底园”

谢顺佳

 

  中医诊症,常用“望,闻,问,切”的四道板斧。望者,观察病者之精神,气色,舌头,形态等。闻者,辨別病者之声音与气味。问者,询问病人自觉症状。切者,切脈与触诊是也。这四者能反映出病人之“表”─表面之状态。人有五脏六腑,十四经脈,十五络脈诸內部,这是“里”。里和表,互为作用,互为影响。
  园林之营造,亦然!
  古谓造园,“三分匠人,七分主人。”匠人者,工地施工之木匠,泥水匠,石匠,电灯师傅,搭棚大佬也。主人者,建筑师,园林设计师,工程师,政客,商家,律师,结构工程师,书法家,画家…等曾参与园林设计的幕前幕后人士。这些人士的参与,便是上述五脏六腑的“里”。

  湾仔港湾道花园,四周皆数十层之现代建筑,高可戛云,从飞机下望,肖如深井,故云“井底园”。此井底园之“表”,廊亭假山水石榭,挤在一起,好像选美会数十佳丽,好不热闹。同时灯球处处,钻石涼棚,金碧辉煌,仿如灵霄宝殿,材料豪华,冠绝港九任何园林。浩浩荡荡从祖国运来之石,建成之假山,有“乱石崩云”之态。而无“惊涛裂岸”之气魄,也是臃肿不堪。


港湾道花园

  中医分析病因有六淫之说,即风,寒,暑,湿,燥,火,继有七情,气,血,痰,虫,捐,伤之辨。还有八纲辨证:阴阳,表里,寒热,虛实,猗欤盛哉!
  构成园林之零碎空间,散漫无章,只见奢丽的建筑材料,缺乏诗情画意之气氛等“病”之原因,也是错综万千。概括来说,做价过昂,模倣过度,“主人”过多!制度不整。更加上一般崇尚暴发戶的社会心理状态。人有我有;毋不足,宁有余;毋适中,宁高且多且大。这些财经观念,放诸造型艺术,便是甜俗矣!
  建筑设计是一门社会艺术。建筑师的作品,只是反映幕前幕后五脏六腑的慾望。这慾望也反映了文化,修养和情操。
  话也说回来,中医诊理便秘,积滞,实热之法,多用润下法,寒下法,溫下法,泻水法。目的是把“里”的多余东西排出体外。如应用泻下法於臃肿之园林,则不容易矣,“換卻花篱补石栏,改园更比改诗难,果能字字吟来稳,小有亭台亦耐看。”诚然,修改园林实在困难,做小园以少胜多,便耐看了。做价方面,少钱建园,多钱保养,其效果便是朴实的空间,植物为主,建筑为次。这样,“深红浅白宜相间,先后仍须次第栽。我欲四时攜酒去,莫教一日不花开。”绿化环境才是有文化的环境。

  建筑设计和园林设计是一门社会艺术。设计的实用,是客观的。从客观来看,港湾道花园,是中午吃饭盒和晚上情侶约会的好地方。在港湾道一带,食肆林立。中午时分,白领们手攜饭盒,不用站在行人天桥,像驼鸟一般,兀兀然狼吞虎嚥。现在可以慢条斯理,坐在水泥涼柵之下,低斟浅酌。更有偌大之洗手间,饭后方便方便。甚至可以暂別繁华,高唐小睡。況且,高高的围牆,隔绝了港湾道的汽车嗓音,提供了宁靜的片刻。

  晚上华灯初上。此处灯饰辉煌,多如文具店门前吊卖之足球,篮球和排球。具有如此多之灯光,肯定有足夠亮度,确使匪徒歛跡。情侶攜手,心理上少了被打劫的顾虑。
  设计的艺术性,从角度不同,主观见解亦迥異。此公园是给予不同主观批评的好例子。
  明代计成园冶一书,首重“相地”。何谓“相地”?勘察环境是也。此公园之空间环境,成筒形垂直空间。仰望一口白云,每天获得阳光的时间,平均只有中午二三小时,夏照较长,冬暖较短。还有,咫尺间可见浩瀚的维多利亚港湾,波涛活泼,实非一盂小水可比。
  纵观香港市区环境,实非传统中国古典园林所临之环境,故处理手法,切忌因循。若以廊子通道,亭台楼榭,水池山石,拱桥排楼,強迫施诸此空间,后果遂成园林拼盘。

  大园忌散漫,小园忌臃肿。散漫者,可分隔之。臃肿者,惟除去多余之碍物,始见宽绰。大园如拙政园,分隔得体故能景物紧湊。小园如网师园,中间虛空,廊亭山岩靠边。简单之虛实,遂见玲珑。


苏州拙政园


苏州网师园

  港湾道花园之假山石,据云是从国內运送而来。此种石,轴线分明,边朗面平,多呈方体,只宜作戈裕良式的巨构,或作池畔台基之轮廊勾勒。
  此园之入口,造型庞大,酷似天坛,具法家之典,宗祠之制。嵌以风花雪月之对联。宜与不宜?颇待商榷。

  且见广东四大园林之余荫山房,其进口具儒味。过了前门,拐了两弯,顺着视野水平线,看到“余地三弓红雨足,荫天一角绿云深”的点题对联。诗情画意,倏忽扑面而来。
  毕竟,湾仔能有此休憩空间,管他散漫与臃肿,紧湊和宽绰,亦属难能可贵矣!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