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遙寄致挚友的怀念

怀念挚友周联华牧师

殷颖

 

  今阅报载挚友周联华牧师已在主內安息,他以九十六岁高龄归天,突失良友,伤逝与感怀交织;想到与周牧师交往已超过一甲子时间,乍闻此讯,难免伤感。
  犹记得第一次与周牧师交往是在神学院中讨论“大秦景教中国流行纪念碑”的历史,我们交往密切时,正是催生基督教论坛的日子。当年每周相聚的朋友,多为许牧世与周联华。许氏啣命由“美国NCC文字事工会(Lit-Lit)”来台为台湾教会成立百周年,带来一件礼物,盼为台设立一所教会週报,邀约台湾主流派教会:“台湾长老教会”,“台湾圣公会”,“卫理公会”与“台湾信义会”,作为共同奠基者。周牧师要达成的使命,要邀约四大教派领袖组成董事会,创设这所教会周刊。他往来穿梭,终於完成了基督教论坛周刊催生的使命。我忝列创刊董事之一(代表台湾信义会),但周牧师则聘为周刊顾问(因周属浸信会,不在四教派之內)。周牧师与论坛同工相处极密切。后来在论坛风雨飘搖时期,出任过董事长,並掌理社务与编务一段时间。
  我出长“道声出版社”时,他便为我办公室之常客。我先后为他出版了祂的伤痕等数本书。再后来我主办“多媒体福音传播事工”时,他都热心支持並参与。“道声出版社”荣获最佳出版物金鼎奖时,他也偕我同赴总统府,接受严家淦总统的约见,畅谈“版权”的理念。


昔日周牧师与笔者同赴总统府会见严家淦总统照

  我受各教会委托,主办先总统蒋公逝世周年追思礼拜,地点便在他的教会怀恩堂中。记得他还邀请了何应钦将军在大会中担任节目,也邀请张学良将军出席参加。那天张将军以洪亮的东北口音自我介绍:“我是张‘效’(东北音‘学’)良”。
  周牧师为人所共知之蒋家三代的牧师。他的知名度高峰时,是为先总统逝世主持追思礼拜:他身着黑袍,手捧圣经,在蒋氏灵柩前引导奉安大典,此照片还印成纪念邮票。当时无人不知周牧师大名。
  后来周牧师感慨地说他在先蒋总统逝世后的一段时间內,不敢坐计程车,因司机在他下车时,都坚持拒收车资;他甚至也不敢去小饭馆吃碗面,因饭馆老板也拒收他的饭费。
  周牧师一生主持过许多要人的追思礼拜,其中令我难忘的,是在林语堂大师的追思礼拜中,他的证道词十分“文艺”。
  他一生也与张学良结下不解缘。张在台幽居岁月很长,蒋夫人便要周牧师去向他传道。张也跟周牧师学道,对信仰极为深入。后来经周牧师劝说,不宜与赵一荻小姐维持同居关系,应正式结婚。为此张还与在美国的原配于凤至办了离婚手续,並正式与赵四小姐在周牧师主持下,举行了婚礼。张夫人信仰十分基要虔诚,来美后在教会服事十分热心,都与周牧师启导他们二人的信仰有关。
  周牧师任凯歌堂牧师四十年,他曾告诉我:“蒋总统信仰十分虔诚,每晨都恭读圣经,对圣经十分熟悉。”他在台上证道时,凡提到的一些圣经章节,不论新,旧约,坐在首排的蒋公随手翻阅,都能立刻找到。周牧师一生获蒋氏夫妇的信任,但周氏从不对外人道,也不与大官密切交往。保持他清高的人格,令人敬佩。
  周牧师在教会及民国近代史上,均有重要的地位,他一生的行谊,应会长远留在信徒心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