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尼布甲尼撒

—但以理的独白

異翠

 

I 时候

一年,二年,三年…
尼布甲尼撒王连续的征伐,
连续的胜利。
后来,他忽然的消声匿跡。
宮中传出消息:
王远出了。过了一段时期,
又说:王御体不适,暂时
国家的事务不能夠亲自处理,
由王后和王子代摄政事。

三年,四年,五年,六年…
战爭停止了,扩张停止了,
沒有凯旋的仪式,
也沒有行军。
建筑沒有进行,
沒有朝臣聚集在朝门。
大巴比伦失去了音乐的声音,
早晨的太阳似乎总是黯淡,
一直到薄暮黃昏。

有一天清晨,
我穿上华美的盛装,
我但以理必定要见王!
侍从们仍然说:王病了在休养,
有什么事向王子稟报也是一样。
他们忘不了打官腔,
搪塞,推宕…
经过了通报,和长久的等候,
终於见到了我熟悉的那当国女皇。
她像是奧德修坚贞的盼诺洛珮(注1)
依然明艳的脸上盖着冰霜。
我给她请安后,说明来意;
她迟疑的说:
“看你的的情形,好像有些不比寻常,
这些年来,你第一次作这样的请求,
为什么定要面见大王?
当然,你不屑贪功邀赏,
莫非你有神的指示?
你可曾仔细思量?”

“请快带我去见他,时期满了,
今天,伟大的尼布甲尼撒,
将要恢复健康!”
王后相信我从不虛谎,
立刻,顾不得換妆,
就匆匆领路前往。
我这才发现,只一把钥匙
竟带在王后的裙带上!

II 荒园


Hanging Gardens Of Babylon
by Martin Heemskerck

不止一次,我曾蒙王召来过,
奇丽无比的“空中花园”(注2)
不枉那伟大君王的精心设计,
他不仅堪称为“金头”,
他的头脑才华也真个了得;
不论是统兵作战,
或是建造庭园,宮殿,
无一不显出规制分明次序周全…
唉,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都变了。在眼前
一片,蔓草荒煙!
整洁的花畦,许久沒有修剪,
有的树枯萎了,
成排的垂柳,是那么凌乱。
那里有华美的建筑,
卻尘封蛛网满佈,沒有人管;
御床上堆着陈旧的朝服,
好像是蚕蛾蛻下的破茧。
我踏在地上,腳步声那么空洞,
屋子只賸得空壳,什么人都不见。
寻寻觅觅,
差不多整个花园都走遍,
只在园中的一个角落,发现
有一个略具人形的活物就地曲蜷。

III 是人是兽

王后低下了头,哭泣着
藏身在树后,不敢,或是不忍观看。
我走上前,拨开乱草,
所见到的,是一具孤单
的人形,还不如园中的兽有个配偶;
他露出牙齿,喉中发着哭般的低吼。
他的指甲像鸟爪,
满身的长毛上,闪着未干的夜露。
难道这是尊贵的王所挂的珍珠?
你的智慧哪去了?
你的威严哪去了?
再沒人为得恩惠来向你祈求,
也沒有向你搖尾乞怜的走狗。
你四肢並用的行走,
对着嫩芽的草,张开口,
啃着,嚼着,仿佛是珍馐。

我喊着:“尼布甲尼撒!
我是但以理呀!”
他像是稍为震颤了一下,
然后,再低着头,
可是也失去了向上望的自由?

我沒有什么可讲,接着唱:
“只有耶和华为圣,除祂以外沒有可比的,
也沒有磐石像我们的神。
人不要夸口说骄傲的话,也不要出言狂妄;
因耶和华是全知的神,人的行为被祂衡量。…
耶和华使人死,也使人活;
使人往上升,也使人往阴间下降。
祂使人贫穷,也使人富足;
使人卑微,也使人高贵。
人都不能靠力量得胜。…”

他露出似懂非懂的神情,
眼里还带着迷蒙。
王啊,你可曾在听?
你是否熟悉这歌声?

当年,你曾征服了以东,
佔据了耶路撒冷,焚烧了王宮;
你毀坏了坚固的城牆,
活捉了西底家,剜了他的眼睛。
你把圣殿烧了,把石牆拆平,
在凯旋的时候,掳掠了圣所的器皿。
你造了巴比伦作你伟大的京城,
你建造了空中花园,苦心经营;
你可想过,是谁使敌人的心惊恐?
是谁把守军的腰带放松?
是谁叫你能跳过牆垣?
是谁,加你膀臂有力能开铜弓?
你卻自为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強国,
你连连的西战东征,黩武穷兵;
这连续的胜利,不过叫你刚愎自用,
你不纳谏言只喜逢迎;
你大兴土木,只为了满足自己,
全不顾府库亏空,国计民生;
宗教人为讨你喜欢,向你俯伏歌颂,
你忘记了至高的神,自己得意忘形!

IV 重见天日

“尼布甲尼撒呀,快悔改,仰望你的神!”
我扬声,大喊如同雷鸣。
他似乎从外地远遊归来,
无神的眼,略有些转动;
山顶的雪开始融化了,
阵阵的细雨,习习的和风。

我好像看见,何烈山上的光华,
宣告神无比的庄严。
我再唱:
“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
要将国赐与谁,就赐与谁,
立极卑微的人执掌国权。”

这歌声,喚回了他的记忆。
这歌声,带给他強烈的震撼:
他慢慢的醒转了;
他搖了搖头,好像是要搖掉恶梦,
他从四肢着地,改成用两腳直站,
他可以举头望天。
东方的太阳,穿过了浓云,
射过了密林,照进他的心间。

V 期望

虽然他沒有立即穿上衣服,
卻恢复了王者的尊贵。
尼布甲尼撒的眼睛发出光辉,
如同那棵巨大的树,巍然可畏;
像粗壮的树枝一样,
向天举起他有力的膀臂,
用宏亮的声音发出人言,
向至高的神,无保留的讚美:
“神啊,我不过是你的仆人,
不过像虫一样,软弱,卑微,污秽;
我不敢夸口自己的能力,
我哪能数算自己的智慧?
永远的神啊,你的权柄无限,
你凭自己的意旨行事,沒人能抗违!
我是你的仆人,在你的面前俯伏,
知道自己不配,如尘如灰!”

称颂完了,他上来拥抱我但以理,
亲吻我的面颊,口还带着青草的余味。
他的记忆还是那么好,
首先,走到那別院里,
从御榻上寻起王服穿回,
立即恢复了诸王之王的权威!
这时,王后也跟了来,喊着:
“尼布甲尼撒!”他们互相拥抱,
流下了欢喜的眼淚。
回到王宮里,被臣仆们欢呼包围。
王盥洗过后,換上了朝服,
重新召见,我才注意到
七年岁月英武的王已经发白鬓摧。

王后传令御廚设筵庆祝,
丰美的食物很快就齐备:
满桌仍然多是他惯食的青草-
只差是烹煮的菜蔬,缺少腥肥,
我发现多了一位朋友,尼布甲尼撒,
享受素菜白水,我但以理最乐於奉陪!

欢乐的回到住处,我打开古老的书卷:
十五年,还要再十五年!
怀着期望,
我查考先知耶利米所写:犹大被掳的期限,
耶路撒冷要荒涼七十年才为满(注3)
怀着期望,我更查考
先知以赛亚:神要膏立兴起古列王,
在他面前神打开铜门,砍断铁闩(注4)
不过,那还不是以色列的复国,
那只是少数的余民归还。
怀着期望,
等到大卫的根再发嫩芽,
受膏的基督从天显现:
祂要坐在大卫的宝座上
与祂的新妇(教会)一同施行审判,
成就神与亚伯拉罕的约直到永远。阿们。

  • 注1:Penelope是Odysses的王后,在夫出征Troy后,坚贞守候十年,等他回来,始再团圆。
  • 注2:据说,尼布甲尼撒的王后Amytis是玛代人,因怀念故国的山景和青绿而抑郁不欢。王为了取悅她,在王宮一角,建造了空中花园;是连接一系列的屋顶傍山而成,取幼发拉底河水浇灌。
  • 注3:见但以理书第九章2节
  • 注4:见以赛亚书第四十五章1,2节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