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音乐的大能

刘广华

 


爱因斯坦在拉奏他喜爱的小提琴

  音乐真的有大能吗?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1879-1955)说:“如果我能夠再活一次,我要做一个音乐家,因为音乐比科学更有能力。”爱因斯坦最有资格说这句话,因为他不但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也是一个小提琴家。他亲身体会到音乐的大能。但是音乐有两大类,第一类是世俗音乐;第二类是属灵音乐。大家都知道世俗音乐的能力很大,不但能夠影响我们人类,还能夠影响其他动物。

  马来西亚有一个年轻的农夫,在他的母牛和小牛面前弹吉他唱搖滾乐,结果他的母牛生气了,用腳把他踢伤。属灵音乐比世俗音乐的能力更大。因为世俗音乐的灵感是从地上而来,是橫面的,所以只能夠起平面的作用。但是属灵音乐的灵感是从上面而来,所以是纵面的,又是橫面的,造成一个十字架。換句话说,属灵的音乐是从神而来的福音信息。本文所说的,是属灵音乐。

  属灵音乐能夠使人永怀希望,希望给人能力活下去。犹太民族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当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了埃及,过了红海,来到西乃旷野的时候,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神唱歌(出埃及记15:1)。这首歌的內容是讲述他们出埃及过红海的经验,所以全民都明白。可是这首歌的曲调,可能不是新写的。因为当时出埃及的奴隶,有专家计算过,连大带小,包括其他非以色列族的奴隶,最少有二百万。二百万人沒有可能在短短的时间里面学会唱一条新调。所以这首歌曲,可能是当时人人会唱的一首民歌,就像我们中国的“长城谣”。摩西只是把歌词改写而已。这首诗歌鼓励以色列人经过西乃旷野,最后进入应许地迦南。

  今天以色列的国歌希伯来文叫做Hatikvah,英文翻译为The Hope,意思就是“唯一的希望”。以色列人亡国二千多年,流浪各处,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重返应许地,再建立他们的国家。他们终於在1948年,在神奇妙的带领下复国。十九年以后,就是1967年,在人类历史上有名的六日战爭爆发,以色列战胜了埃及,约但,敘利亚,伊拉克,一跃成为世界強国之一。圣经里面有三个非常重要的字,就是信,爱,望。我们信耶稣就得救,因为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望就是主耶稣复活升天,为我们预备一个永远的天家。

  音乐能夠使人勇往直前。圣经记载,主耶稣和祂的门徒吃了最后的晚餐,就唱诗,跟着出来,前往橄榄山(马可福音14:26)。祂所走的是一条受苦和受死的道路,因为祂知道犹大会出卖祂,犹太人的领导会把祂钉十字架。但是祂毫无惧怕,勇往直前,为世人献上自己,死在十字架上,成就了神的救恩。
  为什么耶稣一定要死,才能夠成就神的救恩呢?因为圣经说,世人都犯了罪,沒有义人,连一个也沒有。我们需要一个完全沒有罪的人替我们赎罪,我们才能夠得救。主耶稣不但为我们的罪死了,而且第三天从死里复活,证明祂是人类唯一的救主。凡接受祂的,不但罪得赦免,而且还可以得着新生命,进入神的国,成为神的儿女。

  1960年代,美国社会非常混乱,先是越南战爭,跟着是甘迺迪(John F. Kennedy, 1917-1963)总统被暗杀,最后是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 1929-1968)又被暗杀,引起全国黑人大暴动,许多美国青年都意志消沉。就在这个时候,无神派趁机在大学校园里面宣扬德国哲学家尼采(Nietzsche, 1844-1900)的超人学说,扬言人定胜天。当时在美国最流行的车尾标语(bumper sticker)就是“神已经死了”(God is dead)。


盖德夫妇

  到了1970年代,突然流行一首属灵诗歌名叫因祂活着Because He Lives)。作者是盖德夫妇(Bill and Gloria Gaither)。1974年,“因祂活着”被美国作曲家,作家和发行商协会(ASCAP)评选为1974年最佳福音诗歌。副歌第一句歌词是:“因祂活着,我能面对明天。”(Because He lives, I can face tomorrow.)这首属灵诗歌鼓励了千万信徒,重新得力,勇往直前。结果,到了1980年代,美国的经济大复甦,而美国的教会也大大的兴旺起来。这就是音乐的大能!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